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二十八)

佛教心理学(二十八)

2017-12-08 00:21:47 来源:陈兵

三、末那识的相应心所

关于末那识相应的心所,印度唯识学论师有说为我爱等四根本烦恼和触、作意、受、想、思,共9种(我见即是慧)者。华严宗法藏《华严一乘教义分齐章》卷二说,末那唯能起贪、嗔、无明、慢四种俱生烦恼。《成唯识论》卷四则认为与末那相应的心所共有18种,如《八识规矩颂》所概括:

八大、遍行、别境慧,贪、痴、我见、慢相随。

后四种贪、痴、我见、慢,即我爱、不共无明(我痴)、我见、我慢四种任运烦恼。

遍行,谓与一切心识相应的心所法,当然也与末那识相应:末那识在意识底层恒审思量,使心识与所思量的境——内自我结合,为“触”;恒常处于运作状态,为“作意”;念念确认内有个自我,为“思”;其认内自我常恒独一的觉知为“想”;领纳此内自我而产生自我感为“受”。

别境慧,谓属于别境心所法(只在个别情况下生起)的慧,指确认实有内自我,然是下意识或无意识的确认。

毫无疑问,末那识直接与以上10种心所法相应。

八大,指八种“大随烦恼”:掉举、昏沉、不信、懈怠、放逸、失念、散乱、不正知。这八种随烦恼,皆不受意识支配而无意识地生起,如坐禅者皆不想散乱、昏沉、掉举,而它们偏要生起;修行者不想放逸懈怠,而不由自主地放逸懈怠,不想失念(遗忘应该记住的东西)而总是失念不信、不正知与染污末那相应,意谓它们是先天具有,而与之相反的正信、正知,则须通过后天的闻思,经意识思惟抉择而建立。

四、关于末那识必有的论证

末那识本来是佛教圣者由修证而开发的慧眼所见,它在意识之下运作,微细难察,如何说服未得慧眼者信其必有?《成唯识论》卷五依《摄大乘论》等,引据两种大乘经、列出六条理由论证,称“二教六理”。

其所说理由,多数是引据《阿含经》和大乘经,证明末那识及其性质乃佛陀亲口所说,这在佛教因明学中称“圣教量”,即以圣人之言为真理的标准。这当然较难让佛教以外的人接受。论证末那识必有,只有从分析心理现象特别是瑜伽修行中的特殊心理现象,推知末那识的存在的可能性,从《摄大乘论》六条理由中,我们可以举出3条:

1、佛经中说,无想定与灭尽定这两种无心的禅定,皆停息了六识及随六识而生的一切心理活动(心所法),然前者系凡夫外道所入的世间禅定,后者唯有佛教中已断尽欲界烦恼的阿那含果以上的圣者方能证入。两种定的本质区别,在灭尽定停息了染污末那的活动而无想定未能。若不立末那识,便难以说清两种性质不同的禅定之区别。

2、佛经中说,无想天的众生,“一期生中,心、心所灭”,他们虽然没有六识及贪嗔等烦恼生起,定心寂然不动,但只是遮伏烦恼不令现起,并未断烦恼,尤其是烦恼之根——染污末那恒常执我的思量并未停息。如果不讲末那识,仅就现行的意识状态看,这类众生与断尽烦恼入了涅槃的佛教圣者便很难区分,然佛陀分明说这类众生是未断烦恼的凡夫。

3、如果没有末那识恒起我执,当起善心及非善非恶的无记心时心中并无贪嗔等烦恼,是则这时的心便应是清净无漏了,然诸经论皆说其为有漏,我人处于这样心理状态的场合也不少,但可以自己察觉这种心态并非佛法所言清净、解脱、开悟。那么这不得解脱的不清净为何种烦恼?只有建立末那识的不共无明——我执,才能说明善心、非善非恶心为什么也是有漏心。

末那识的存在,只要冷静内省,详析心识,也可以直觉去体察。表层心理活动虽然念念生灭,千变万化,但意识深处那种与生俱来、朦胧而顽固的自我存在、自我保护意识,从幼至老,任何时侯都不曾丧失,未尝变化,正是我人所认的最深自我,乃生起自我意识乃至一切意识的根。末那识持续不已的自我体认、自我挚爱,使众生下意识地保护、维护自已,其作用,可以从面临突如其来的危险时刹那间自然呈露的自我保护意志及以手护头等动作中去体认。大概是末那识的自我保护思量,产生下意识的自卫本能,使人在熟睡中虽会翻身而不致滚下床跌伤,使酣眠的母亲不会压伤她怀中的婴儿。太虚《唯识之名义》一文说:

至于睡最熟时,梦亦无有,则前六识皆无。但偶有虫咬及蚊刺时,即时身起盲动,用手搔爬,应知是乃尚有第七末那识执著有我故也。

即便是低等到几乎没有意识的小小蛆虫,其保护自己、趋吉避凶的自我挚爱也相当明显。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