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俗眼看佛门(四十五)

俗眼看佛门(四十五)

2017-11-20 15:18:53 来源:释如幻法师

路过大悲楼,听到一个极柔和、极耐心的声音:“……呐,就这样,撇出去……”遂退后几步悄悄偷瞄进去。果然是则光师父(小白)。天啊!真不敢相信是他!

俗眼看佛门(四十五)


书案前,则光师父正在教一个小女孩写毛笔字。(小女孩好像是当家觉乘师父的客人携来的。)此时的则光师父,无论语气还是动作,完全是一位超级“慈爱”的父兄模样,跟平时腼腆、单纯的样子很不一样。好似瞬间由邻家男孩变身“人天师表”。我眯着眼睛再次在心中打个问号:十八岁?

小白的十八岁生日

前段时间的一天,突然收到小白发来的一句话:

“明天我就正式满十八周岁了。” 后面还跟一个缺牙的巨大笑脸。犹豫了一下又郑重地说:“……我在考虑,要不要买蛋糕,我已经五六年没过生日了。这次比较特殊。”

啊!十八岁啊!我立刻问:“你们过十八岁生日,寺里有没有什么‘成人礼’之类的仪式?斋堂会不会给你做长寿面的?你自己要不要念什么特别的经?……”

“唉呀呀,哪有什么‘成人礼’、长寿面啊!我们不怎么过生日的。出家人不看重这个。”顿了顿,小白又羞涩地说:“……可是,毕竟,十八岁,比较重要吧?”

回想起自己平淡得想不起来怎么过的十八岁生日,于是极力撺掇小白:“当然要过了,要打电话谢妈妈,还要请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吃蛋糕。――对了,你喜欢吃什么,我下次来时带给你做生日礼物。”

小白推脱半天,拗不过我,最后只得老老实实说:“其实,你上次带来的那个素肉松挺好吃的……”掩藏不住地显现出一副无限神往、口水满地的可爱表情。哈哈,这么小的要求!完全是个小孩子嘛!

生日翌日,我赶去灵隐,兴冲冲问小白:“快说快说,生日怎么过的?有没有请客?”

“有啊。”小白想了想,笑眯眯地回答。

“哇!真的啊?你请了几个好朋友啊?”

“100多位师父跟我一起吃饭呢!”小白抿嘴鼓腮看着我。

“啊!――100多位!”我惊讶过后突然明白了,“切!还学会忽悠了哈!您老人家是说过堂吧!您哪天不过堂啊!”(注:过堂指僧人日常在斋堂集体就餐。)

小白腼腆地笑着。我没再说什么,但心里觉得……十八岁,没什么庆祝就那么过了……好像有点遗憾喔!对于一个喜欢吃素肉松的孩子来说,十八岁生日其实真的很重要。

“喏,则光师父,这个是我送你的小礼物。”我从包里拔出一本硬面宣纸空白册页,伸手递过去。

谁料,原本坐着的小白慌忙站起来,双手恭恭敬敬接过我那显而易见小得不能再小的礼物,又连声道谢,好似得了一个很珍贵的礼物。搞得我直后悔没弄块金砖来。这一举动,其实让我大为惊讶!说实在的,在灵隐寺这样世界知名的千年佛刹中,虽然师父们本身两袖清风,但什么好东西没见过?然而小白接受我这样一份微薄礼物的时候却如此恭敬、诚惶诚恐,实在让我汗颜。以我们俗家十八岁孩子的思想、行为来衡量,这个年龄收到这样的生日小礼物的样子绝对不是这样的。我们收到这么小的礼物无论满意不满意,一般情况下是比较少会如此恭敬礼貌、注意礼仪的。

不得不说,在此之前,我看小白,多半情况下感觉是一个纯真、善良的邻家弟弟;然而这一刻之后,却蓦的对则光师父升起了一种由衷的敬重。同时,也很感慨于佛门的教育:谦恭、稳重、有礼的优秀传统行为、垂涎素肉松的赤子童心,这两种貌似不在同一年龄纬度上的特质竟然能同时表现在刚满十八岁的则光师父身上!很神奇的事!

小白的童趣” Vs  则光师父的深厚学养

也就是自那天后,每每看到则光师父,我就会不自觉地拿则光师父的种种跟俗家十八岁孩子对比。

有时候看到的则光师父,可爱得让人忍俊不禁,跟我们俗家十八岁孩子差不多,甚至更有童趣:

俗眼看佛门(四十五)


某一天我打电话过去,电话貌似接通了,我听到:“别打了!别打了!说你呢!你打我也听不见!我这正上课呢!有事发短信,我还可以冒死给你回一条……”晕!上课!那不是正在上殿诵经吗?可是再仔细一听是葛优的声音,晕!这是小白新设的彩铃。呼!十八岁滴人啊!彩铃儿设滴咋的就恁毒辣捏?

春节前,收到小白的群发“祝福短信”:“我说:‘你是猪’,你说:‘我是猪才怪!’从此之后,我叫你‘猪才怪’。有一天,你终于忍无可忍,在众人面前大声喊:‘我不是猪才怪――!’”我恨恨地想像着小白这会儿乐不可支的样子。

前几天,寺里作息时间调整期间,有次小白去过堂迟到了,躲在檐下不敢进去。我晓得他们饭前还要念半天“供养咒”什么的,而且还看到有两位位师父在小白之后匆匆进入斋堂。于是鼓励小白快进去。小白一个劲摇头,“不行不行,迟到了,大家都看着我,我会很难为情的。”倒!“饿死事小,丢份事大”!这让我回想起自己“薄面皮”的纯真年代。……

十八岁的小白,“童趣”一箩筐,实在说不完,然而作为一名僧人,则光师父的种种事情更让我印象深刻,而这些与我们俗家小孩差别又是那么大!抛开则光师父佛学涵养不说,说说咱熟悉的:

俗眼看佛门(四十五)


 去年的一天,看到则光师父和子墨师父居然去浙大旁听哲学,让我大为惊叹。当年我十八岁时,抱着一堆《乱马》废寝忘食,压根就没想过主动正襟危坐听哲学课。

后来又有一天跟如义师父说到《诗经》,我费了半天劲,只记得那句妇孺皆知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没想到在一边的则光师父小声地念出后面一大段:“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虽然则光师父被如义师父开玩笑训了“则光,你整天就背这些啊!”,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熟悉程度却让我“视其项背,望尘莫及”――当然这是夸张了点,但说令我汗颜那是肯定的。

年三十看春晚时,则光师父不但看小品的内容,还注意到舞台布景是王羲之的书法《兰亭集序》,我还是从则光师父那里晓得现世流传的这版本其实是后人的摹本。

最近寺院中有些重大变动,然而他却只三个字:“随缘吧!”简单常见的话,用的态度却是常人少有的淡定无争。以我俗家人的眼光看起来,即便是年纪大的人,差不多也会弄得鸡飞狗跳、心神不宁,但十八岁的则光师父居然表现出一种异于常人的成熟,实在让人不得不敬佩!

……

事例太多,不一一例举。佛学我不懂,但从日常的这些事情看起来,十八岁的则光师父,在数年僧侣教育环境中,已经逐渐形成了一种令见者辄起恭敬心的深厚学养与庄严威仪。而这些丝毫无损于小白赤子童心的保留。这种组合在我们普通俗家十八岁小孩身上是很难见到的。

比较僧俗十八岁

五十年代唱十八岁的歌:

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

十八岁的哥哥想把军来参

风车呀跟着那个东风转

哥哥惦记着呀小英莲

风向不定那个车难转

决心没有下呀怎么开言

六十年代唱十八岁的歌:

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

红红的领章映着我开花的年岁,

虽然没戴上呀大学校徽,

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

七十年代唱十八岁的歌:

那一年我们正迷惑

日子在无知中滑过

爱情,只牵牵手

书本变的好重

十九岁的年龄

本来就不太懂

对我们这群人来说

爱情要比汽水可口

一成不变的日子

我们从来不过

十九岁的年龄

本来就该挥霍

(抱歉,70’s比较著名的只记起《十九岁的最后一天》和《十七岁的雨季》)

八十年代唱十八岁的歌:

陪我一夜不睡

陪我到处搞鬼

多美好的约会

都要说再会

谢谢你

这一年陪我走过大台北

一切没有所谓只有体会

才算十八岁

未来也许你是谁

这一天我很帅

世界总是不对

恋爱还是很美

听过谁说不信青春唤不回

我信今年我们过得无悔

爱跟爸爸作对

爱到狂野派对

快乐一来一回

……

……这是一个序列,一个按时代变迁排列的俗家人十八岁纪念序列。看看很感慨,世事变迁,每个时代的十八岁都不同。唯一相同的一点:我们俗家人的十八岁都充满了对爱情、自由等美好未来的憧憬,还有对自身的些许放纵。

然而,对于十八岁的僧人,以我目前见到几位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克己”。

此时的他们,多半还在受戒前后、很多刚读或读过佛学院。他们需要克服睡眠、饮食、爱情、财物等多方面的欲望,清心修持,学习更多更深入的佛学甚至儒道知识。

十八岁的则光师父有这么一句话一直挂在那里自警:“心是恶缘,形为罪藪。都摄六根,净念相继!”我请教过之后才晓得那意思,汗!六根,简单点说就是眼、耳、鼻、舌、身、意的六个识根。都摄六根,用我们的话说就是管好自己的种种念头,不要放逸它们。

再来看看跟则光师父同龄同时代的俗家孩子写的:

“十八岁的我有太多太多彩色的梦,也有太多太多的希冀,更有太多太多的渴望。还有很多很多的无奈和好多好多的凄迷以及那么一抹似曾相识的超然。十八岁,也曾想尽情地放收红玫瑰,也曾想全身心地释放自己,然而,又有太多的顾虑。也希望尽情地泛舟爱河,但却担心自己不是一个好水手……”(本段摘自网上十八岁网友博客)――看起来,虽有顾虑,但还是比较放逸自己对生活的种种憧憬。

一个克己,一个放逸,僧俗差别,在收放之间。俗家孩子十八岁的放逸没什么不好,这是在生活实践中去学习、体验生命的实质;而十八岁则光师父的克己,其实也是在认识生命本质,但不同之处是则光师父直接继承了历代先贤的思想精髓,而后证悟、悠游于生命体系中。相较之下,后者会少走很多弯路。

我在灵隐拍摄时,常听到有游客见年轻一些的僧人后会大大感慨:“这么小就出家了!”甚至有说:“小小年纪,有什么想不开的。人生的路还长着呐,何苦走上这一步?”

嘿嘿,说实在的,以前的我也会这么说。但现在,我会说:“这么小就出家了!”――当然啦,看起来是一样的,但内涵不一样。虽然我不像一些信佛的居士会很羡慕师父们“这么小就出家了”,但至少现在的我不会把出家看成跟自杀一样“想不开”的事。我比较感叹那些年轻的师父很早就选择了一条跟我们不同的证悟人生的道路,而这条道路,或许比我们要少吃很多苦头。或许我应该恭喜十八岁的则光师父,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如幻法师 作者:释如幻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如幻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