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妻子信佛的七宗罪,佛教真的错了吗?

妻子信佛的七宗罪,佛教真的错了吗?

2017-11-17 00:13:48 来源:不苦堂

在知乎,有位接近崩溃的丈夫痛陈自己的经历,说妻子自从信佛以后,发生了“疯狂”的改变,我总结了一下,长达七条:

1、不吃肉和五辛调料,餐餐全素,也不允许全家人吃,孩子不小心吃了一口鸡蛋,就要让孩子去洗胃;

2、禁欲,不再与丈夫发生性关系;

3、每天除了念佛拜忏,不关心家庭的任何事;

4、家里的收入并不高,还要还债还贷,妻子却热衷于大数额捐款;

5、街上卖的那种印刷廉价的佛书,非要100元一本的买;

6、寺院师父的话都不听,倒是对微信上一些素未谋面的大师言听计从,对洗脑的佛教文章,深以为然;

7、丈夫稍有微词,动辄以离婚出家威胁。

丈夫说,他其实并不反对妻子布施持戒,妻子是个很孝顺长辈的人,善良热心,一直很受家庭认可。但这样毫无节制的信仰,让全家上下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他不想离婚,又不知道如何劝告,只得求助于网络。

这位丈夫的遭遇显然不是个案,知乎上类似的问题可谓层出不穷。前一段时间,有位新人说自己的伴娘信佛,建议他们在即将举行的婚礼上办全素宴。结果在知乎上引发了暴风讨论,将近百万人关注这个话题,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责骂和讽刺这位伴娘。

不可避免地,佛教也被强行绑上台面,接受批判。

1.看到这样的事情如此频繁地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让人百感交集。想当初我也是对佛教厌恶至极,很不理解那些老头老太太们,还有中年男女们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行为。现在虽然不讨厌,却依然不认可。特别是明白佛教的本质之后,对汉地的教法和学佛的氛围,愈发感到唏嘘。

汉地佛教有个特色,可能很少有人注意到,那就是以“在家众”为中心。在汉地的文化中,出家并不被提倡,有谁说要去当和尚,不管男女老少,都会遭到家庭、亲友甚至社会性的反对。为了调和这种局面,在家学佛成为了主流思想,迅速发扬光大。

围绕“在家众”的需求,佛教系统被重新建构:

戒上,不需要持具足戒,有五戒;

学上,不需要广闻佛陀教法的所有经律论,一两本经典随身即可,最常见的就是《心经》,《金刚经》,《地藏经》,还有净土五经等等;

修上,不需要次第修止观,只要念佛,持咒,抄经,观佛菩萨像就行了;

教上,四谛,八正道,三法印等一律被隐没,因果轮回的观念成为教化的主旨。

行上,戒定慧三无漏学被弃置,放生、布施、回向、超度等大行其道。

原本,这种改变是为了方便众生。但随着时间推移,“方便”被一代又一代的僧俗佛弟子赋予了更多意义,变得华丽无比,最终在近现代以压倒性的趋势,取代了根本佛法,“在家众”的地位也水涨船高,连僧人都难以企及。

汉地僧人的形象和地位,低得发指。在世俗人的眼中,他们不过是秃头肥耳的和尚,没有任何社会价值;而在家佛弟子虽然会尊称他们为法师,但这种尊敬跟对智慧的认可没有太大关系,只是出于佛教的一种习惯性仰视而已。

佛法僧三宝,由此沦为鸡肋。

说到佛,有谁会想到在2000年前,那个为了真理苦行6年,人格化的释迦牟尼呢?只有神格化的各类佛和各类菩萨;

说到法,有谁会去究竟佛陀说过的那些极具逻辑性和实验精神的言语呢?只有玄之又玄,怎么也搞不懂的奥理和迷思;

说到僧,谁会将他们当着是为了追随圣人脚步,严于律己的学者和研究者呢?只有巫师、神棍、无业游民的名头,或盲目顶礼的对象。

“在家众”成了唯一的“宝”,以方便为武器,叫嚣着菩萨道,叫嚣着成佛。可以随心所欲地理解和行持佛法里的一切,即便是早已模糊了出家和在家的界限,也毫无自知。

2.出家和在家的界限在哪?

这是个被严重忽略的问题,毫无夸张地说,正是这个问题没有解决,给佛教造成了巨大了隐患。

而要想找到答案,首先就要从围绕“在家众”建立的信仰式的佛教体系中跳脱出来,以“出家”为中心进行省察,看看真实或者说如法的佛教体系是怎样。

我们都知道,佛教的定义,是佛陀教法。是一种教育。孔子有三千弟子,佛陀也有二千五百弟子;孔子在树下为弟子们说礼义仁智信,佛陀也是在树下为弟子们说出世间法。

种种迹象表明,佛教的体系是教育形态的,跟我们现在的教育系统没有多少差别。出家对应的就是入校;僧人对应学生;法师对应是老师;戒律对应的就是校规;经论对应的是课本;定慧的修习,就像是体育、物理化学等实验性课程。

这就很明朗化。一个人可以一辈子从事学研,也可以半路走进社会;出家也是如此,可以一辈子当僧人,也可以短期修行,然后继续自己的世俗人生。

在学校,要守校规。但当你回到家中,还有必要将校规贴在墙上,让全家人遵从吗?这不符合常理。校规专门针对的学生这个群体,而社会和家庭各有其他可以维持正常运转的规矩,毫无选择地相互掺杂,势必乱套。

学习佛法也是如此。在僧团里必须行持戒律,也能很好地行持戒律,因为环境和条件允许;但将戒律毫无选择地引入到实际生活中,就并非明智之举。

所以最好的状况上:想学佛,就参与短期出家(南传保留着这样的习惯),严格按照戒定慧修行;不然就以生活为主,让学佛成为一种业余爱好。直到因缘满足,再去深造。

这原本是一个很健康的体系,既能维持僧人的形象,让佛法得到正确的传扬,又能让信佛的人,获得正知正见,不会强行做出与家庭和社会格格不入的事。

但在“在家众”这个体系下,一切都走向了畸形。就像给人换了个不兼容的心脏,命虽然暂时得以存活,皆大欢喜,内在的运转却一片错乱,矛盾百出。

3.以上都是不得不认清的事实。

文章刚开始,那位让丈夫痛苦万分的妻子,她是在家人,做法却是以出家为标准;心的向着的是究竟解脱,行上都是人天小果。不仅是自我修行上有矛盾,与家人更是格格不入。世间和出世间一样都没有捞到,更别说让众生对佛教误解更甚这种后果了。

心行上的不对称,无非还是认知层面上还有很多疑惑,又试图以信仰的心,将种种问题隐藏起来。结果既说服不了自己,又说服不了别人。佛法说来说去,在于明心见性,在相上都不明,如何明心?

还好随着互联网打通了认知壁垒,人们了解佛教的深度和广度增大,从点趋于面,从感性趋于理性,从迷信落到疑情,学习深造式的修行变得流行起来。偶尔在繁忙的生活中,抽时间参加一些僧立的禅修,在合适的环境里静下心去寻找内心的智慧,就像给自己充电一样,于己有益,于俗无扰,多好。

郑科彦 本文来源:不苦堂 作者:不苦堂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不苦堂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