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影(十七)

佛影(十七)

2017-11-09 01:56:36 来源:张宇飞

1.工艺化

十帝殿彩塑在继承了唐宋金元历代彩塑艺术优良的传统工艺基础上,不断发展完善,尤其在空间布局与细部表现上,无论从形式还是到技巧,都产生了许多别于前人的新创造。从表现形式上看,有圆雕、浮雕、透雕、镂空雕;从塑造手法上看,有捏塑、模塑、悬塑、壁塑、贴塑等。可谓集寺观彩塑艺术技法之大成。

工艺中最具有个性创意者是十帝阎君像袖口、袍边及冠带上的贴塑浮雕图案,这种工艺就目前所知,为国内仅存,弥足珍贵。通常情况下,上述部位的装饰图案均采用沥粉贴金工艺处理。这种新的表现形式与沥粉贴金相比,工艺更复杂,装饰味更浓,立体感更强。从龙、凤、瑞兽、异禽到祥云、卷草、缠枝花各式图案皆细致入微,一丝不苟,精美异常。

尤其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四壁上用壁塑与悬塑工艺塑造完成的幽冥世界,从山、石、岩、洞、行云流水、亭台楼阁、桥梁城墙到鬼怪精灵、飞禽走兽,数百形象,不厌其繁,不厌其细,不厌其精,一一塑出。以殿堂为例:从梁架斗拱,层层翼檐到鸱吻、勾头,逐项表现无一遗漏含混,就连柱上盘龙也是须发鳞甲,纤维毕具。可以说作者将彩塑技艺发挥到了极致。妆銮彩绘工艺更属上乘佳制,其在表现对象的质感、量感、动感,尤其是外形美感方面起到了无法替代的作用。阎君的面部色彩,虽已历经数百年,其间又遭盗贼破坏,但依旧润泽光滑,神采照人。尤其值得称道的是,须眉线条与服饰图案彩画还具有绘画般的笔墨情趣和装饰意味。从膝头团花到手中方帕,所有纹饰图案皆画工娴熟,丝丝入理,笔笔整齐,幻若真品。须眉线条,飘洒流畅,钱绍武先生观后说:“用笔如此老道娴熟,足见其绘画功底深厚。”

细节上的精致完备,外形上的华美富丽,使作品在工艺性、绘画性、装饰性增强的同时,雕塑本身的艺术张力却在某种程度上被削弱了。在赞叹雕塑者移天缩地、巧夺造化的同时,不免会生出形胜于质、色夺于相的感慨。

2.世俗化与群众化

十帝阎君是帝王

世俗的力量首先间接体现在十帝阎君等主尊造像上。与同一时期官气十足的阎王造像相比,崇庆寺十帝阎君像最显著的艺术特色就是——有王者风范。十五年前首次见到十帝殿中的楚江王像时,感觉特别像在中学历史课本中见到过的秦始皇画像。于是此后便开始留心历史类图书中的帝王画像,最终竟然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此堂彩塑中的十帝阎君像,是以历史上的十位帝王为原型,经艺术加工雕塑完成的。

为了完满地彰显出十帝阎君像的王者气度,作者充分调动宗教彩塑的艺术造型语言,着意从五个方面入手独运匠心,进行了成功的表现。

(1)通过中心人物与周围衬景、配角形象的对比(景小像大,鬼小王大)以及神像高于观者成俯视的角度,先在体量上与感观上给朝拜者以阎王身型魁伟、高人一头之感。

(2)下大上小呈三角形的整体造型,以及以垂线为主的衣纹,给人沉实厚重、稳如山岳之感。

(3)以黄为主的服饰色调,彰显皇家气派。

(4)线条流畅、线型沉静、宽大丰肥、上下连贯、纹饰精美、图案考究的帝王服给人简约大气,雍容典雅之感。

(5)最重要的还是作者对人物形象精神气质的深度挖掘与精妙刻画。以秦始皇为原型的楚江王,气宇轩昂,雄视天下;以周文王为蓝本的秦广王,内敛睿智,谦和宽厚;以宋太祖为模特的五官王,老谋深算,一身城府;以唐太宗为摹本的都市王,英武伟岸,气度儒雅;以汉高祖为雏形的转轮王,神态威猛,盛气逼人;以隋文帝为原型的宋帝王,威而不怒,沉雄大气。然变形最大、塑造最绝的当属卞城王的原身——真龙天子朱元璋的龙颜,其相恰如明代《神相全编·人相篇总论》中所描述:“龙相岩峻而长,眼圆睛露,五岳高起,”气象雄奇,神采焕然。

十帝阎君像是雕塑家从现实形象出发,经夸张变形、美化加工而创作完成的人物。一方面匠师们为了取悦众目,在力求形象真实动人的过程中,会把自己长期对社会生活、世相百态的深入观察,对人情风俗的深切体会,表达到作品中来,使作品具有人性的力量,世俗的情愫;另一方面,神毕竟是超脱于人世之上,理想化了的完美形象,同时它还必须受到宗教造像所特有的美学与思想理念的制约,使神像度,作者充分调动宗教彩塑的艺术造型语言,着意从五个方面入手独运匠心,进行了成功的表现。通过中心人物与周围衬景、配角形象的对比(景小像大,鬼小王大)以及神像高于观者成俯视的角度,先在体量上与感观上给朝拜者以阎王身型魁伟、高人一头之感。具有神的威仪。那如何使造像既具有神的威仪、宗教感召力,同时又具有人的情性,让世俗百姓认同,有亲切感,可敬可信呢?这就要求造像者要努力在人性中发掘出神性的因素,进而通过强化、美化、深化人性来表达神性。

在传统观念中,与神距离最近的人,就是天之子——皇帝,借用皇帝的威仪来表现阎君的威严,也就是说用阳间王来再现阴世王,无疑是再恰当不过了。再者,皇帝半人半神、亦圣亦俗的身分,也确实非常适宜表现世俗味极浓的十帝阎君。这样做,其实在无形中还起到了深化主题的作用。哪朝江山不是白骨筑成?哪家帝王不是索命的阎王?站在统治阶级的角度去看:“皇帝是当今如来”;而站在被统治阶级的角度去看时,皇帝便成了要命的阎王。

郑科彦 本文来源:张宇飞 作者:张宇飞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张宇飞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