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影(十六)

佛影(十六)

2017-11-08 01:28:45 来源:张宇飞

踏狮罗汉

此为一正在为信徒指点迷津、开示禅机的中年长者形象。罗汉面庞丰润、体态匀称,内着双层交领长衫,外披田相袈裟,提膝倾身,左足踏狮,左手斜指,右手抚膝,倚坐于束腰须弥座上。从其与持蟾罗汉一呼一应的神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引发他们关注的分明是同一事物。前者悟、引而不发;后者解,直指要害。

凝眸细品,这呈点拔之势的手指是如此地具有内在的力量与智慧。古代的雕塑家又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呢?作者通过抚膝抬手,踏狮倾身,重心前移,目随指动等一系列连贯紧凑、和谐一致的动作,成功将这千钧力道汇集到了指尖,而最终震撼了观者。

与持蟾罗汉相比,彼以形胜,仪貌绝俗,神色逼人;此以气胜,虽圣相若俗,但气发于指的指点之态,神凝于目的专注之情,却给人内蕴醇厚、气质儒雅之感。若无对佛理透彻而深刻的领悟,怎么会有如此从容而自信的手势;若无对众生由衷的悲悯与关怀,怎么会有如此深切而真诚的目光。

细品五像,神采各具,气韵生动。老的有静气,少的有生气,壮的有英气,怪的有灵气,而最后这位中年僧人,尤其了不得,因为他所透出的,正是作者孜孜以求的饱经儒学浸润的书卷气。

二、俗 神——明塑阎君与地府

原构原塑十帝殿

寺院之西北隅为“十帝并鬼王殿”。据崇庆寺原住僧觉真师父讲,鬼王殿供鬼王钟馗,长子俗称“判的”或“打鬼判的”。该殿原在十帝殿前,大殿西南角屋檐下,是一规模极小的微型建筑,今已不存。现存完好的十帝殿面阔三间,进深四椽,单檐悬山顶,檐下斗拱单昂四辅作,明间设板门,次间开窗。殿内正中供主尊造像地藏菩萨,周围环墙而砌的神台供奉着十帝阎君与六曹官像,诸像背后与头顶的壁面上悬塑着幽冥鬼府、地狱景象。

依据殿顶脊刹背面龛内题字:“嘉靖十年(公元1531年)五月十五日本寺僧人明钟烧琉璃一堂”,与殿内脊板下墨书题字:“大明嘉靖二十七年(公元1548年)丙辰月癸卯日崇庆寺建立十王殿……”的两处记载,并结合对实物考察,可知,此殿最可宝贵的地方就是从建筑、雕塑、彩画乃至门窗砖瓦等绝大部分遗存皆为当时原物,历经四五百年,几无变动,实属不易。

俗世神祇

推本溯源,中国佛教雕塑在历经魏、唐、宋三个艺术高潮,千余年的积淀发展后,至明朝中后期进入了它的第四个黄金时期。从所表现的对象上来看,北魏的重点在佛,庄重伟岸,气魄宏大;隋唐的亮点在菩萨,端丽妩媚,雍容华贵;两宋的重头戏是罗汉,法相自然,真实感人;而最能凸显明代风骨的艺术形象当首推是“神”,说得具体一点,是神中的“王”,即天王、阎王,也就是佛教中所谓的“护法神”,这一时期的造像生动热烈、气象森严。

从信众对偶像的心态来看,北魏时肃恭归仰,狂热虔诚;隋唐时顶礼膜拜,亦敬亦爱;两宋时神人并重,不离不弃。而至此堂彩塑时,已是仙凡合流,神人同行了。造像虽依旧保持着先前神的威严形象,但最打动人心的却是形象背后所透出来的俗世情

愫,故称此间诸神形象为“俗神”。

下面从整堂彩塑最富特色的三个方面:工艺化、群众化、戏剧化入手,就作品的艺术风格与审美情趣做一阐述。

郑科彦 本文来源:张宇飞 作者:张宇飞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张宇飞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