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影(十五)

佛影(十五)

2017-11-03 22:49:05 来源:张宇飞

托塔罗汉

北次间东起第一尊托塔罗汉是一位寿眉童颜、面容丰润,与其他四位瘦削冷峻、骨凸筋露的老僧完全不同的另类形象,给人沉着而优雅的感觉。他右腿盘曲,左腿翘起,散坐于束腰须弥座上,左肘上拄膝头,手掌平托于体侧,作举物状;右手下抚于膝,目光平视远方,若有所感的眼神中流露出淡定、从容、智慧的神彩。综观整体,厚实方正的须弥座与呈三角式造型的形体,更加深了这份磐石止水般的稳定与平静。

降龙罗汉   

与这位静态老者相邻的是极具动感的降龙罗汉,此为一偏袒右肩、体形健硕的中年梵僧形象。他浓眉虬髻、额骨突起,深目环眼,弓鼻若钩,咬唇拧眉,扭腰挺胸,下肢叉开成弓步蹲裆 式,臀部牢牢地贴坐(钱绍武先生引用古人的话描述此坐姿为推开尾闾)于山石座上,正回头睥睨上视飞腾于梁架间的游龙。右手捏龙珠,随侧扭的体势,空抱腹前,作招引飞龙状;左肘后撤,手平托于龙珠下,作护持状。整个形象古野怪诞,神态豪放外露,与两旁沉静内敛的老、少两位僧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有力的互衬。

禅定罗汉

第三尊禅定罗汉是十八罗汉中唯一的一位少年僧人,娴熟的写实技巧,准确的人体造型,使我们一眼就可以清晰地判断出他的具体年龄。这位结跏趺坐于方形束腰须弥座上,双手藏于腹前宽大袍袖内,正闭目抿嘴、微含笑意的入定僧人,通过那张圆润稚气的面孔,挺拔秀丽的体型,不仅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他聪慧灵秀、充满生气的内心世界,还联想到了效法童真,体合自然的道家之气。

持蟾罗汉

经过前面托塔、降龙、禅定等三位罗汉的铺垫后,作者在北次间罗汉群像的中心位置推出了两个核心形象——持蟾罗汉与踏狮罗汉。

持蟾罗汉在左,为一身型瘦削、骨相清奇、神情冷峻的老僧形象。老僧高额方颐,颅骨结构凹凸分明,细眼内挑,二眉拧收,鹰鼻上提,阔口厚唇,神形独具。细密深长的面部皱纹,从鼻子两侧开始,呈辐射状,如行云流水般,不折不断,随面部结构曲回盘旋于鼻头、口唇四周与眼窝、颧骨、额头上。使对象既真实感人,有写实的工谨,又变形夸张,有写意的韵致。

老僧膝开脚合,上身右扭,倚坐于山石之上。左膝上探头伏身,机警地注视着前方的三足蟾蜍,好像发现了什么,跃跃欲动,若非被老僧拖住了后腿,随时都会蹿出去。老僧则显得内敛而冷静,睥睨的目光虽与蟾蜍的视线聚焦在了同一点上,但拧身撤肘、拔腰梗脖、撇嘴提鼻的姿态却给人以运气在身、冷眼静观、蓄而不发之感。这僧、这蟾究竟看到了什么呢?从老僧古怪的造型、犀利的眼神、沉着的气势中,观者可以深切地感受到,作者并非是要表现一个怪诞不经的丑罗汉,而是要通过这种大胆出奇、夸张变形的超写实手法来表达深刻“禅悟境界”。禅宗讲“顿悟”,而触发顿悟的“契机”又常常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们所看到的或许正是促使老僧“豁然开悟”的一个禅机。眼前虽空无一物,但塑者还是成功地通过“借树画风”之法,真实、准确、深刻地表达出了虽空却有、虽有却空、非空非有、非有非空的佛禅意境。

史岩先生在其《五代两宋雕塑概说》一文中,就山东长清灵岩寺宋塑罗汉中优秀作品的主要成就有句评述:“在于能把具有高度修养的罗汉和高僧特有的思想感情和风貌,作深入的表现。使每一形象具有浓郁的超凡绝俗的气氛,令人一望而肃然起敬。”这句话同样可以用来评述“持蟾罗汉”。所不同者,灵岩寺罗汉最终并未脱离写实的范畴,艺术形象距生活原型不远;而此像却是写意的,在不脱离真实的前提下,大胆突破,夸张变形,虽形象真实生动,呼之欲出,却不落俗套,远非真人可比。

郑科彦 本文来源:张宇飞 作者:张宇飞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张宇飞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