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禅定是用来干嘛的?

禅定是用来干嘛的?

2017-10-21 22:01:25 来源:王路

什么是禅定,古人有非常多描述:“禅那”、“静虑”、“三摩地”、“等持”、“心一境性”、“三昧”……直接去看那些,千头万绪,想搞清楚,也不大容易。

现代人还有一种做派,尝试用其他学科比如心理学、脑科学等去描述禅定,讲的似是而非,早已不是佛教的“禅定”了。这篇文章,尽量用大妈能听懂的话聊聊禅定。不过,并不聊如何得到禅定,只聊为什么需要禅定,禅定是用来干嘛的。

1、

禅定不是用来玩的。不是吃饱了没事干,装模作样弄出来这么个东西,让人家看起来很神秘。禅定也不是打坐,不是今天说的“瑜伽”,弄出各种高难度的姿势和动作。佛教里也有“瑜伽”,意思是“相应”,和今天说的“做瑜伽”是不同的。禅定也不是冥想,不是“禅宗”的禅、“禅茶一味”的禅,更不是什么“一期一会”之类的东西。

禅定,是解脱道路上,重要的一环。

要了解禅定是干嘛的,首先得了解佛教是干嘛的。佛教的目的是解脱,从烦恼中解脱出来。佛教可分为声闻乘和菩萨乘。声闻乘的目的,是自己从烦恼中解脱;菩萨乘的目的,是帮助一切有情从烦恼中解脱。佛教关注的一切,都和解脱有关。如果要用现代学科来命名佛教,最适合的应该叫“解脱学”。

解脱并不是容易的事,更不像很多人想象的——死了就解脱了。尤其是以大乘佛教的观点看,自杀会给自己和周围人带来更大的烦恼和痛苦,这是和解脱相悖的。因此,有必要找到一条真正的解脱之路。

佛陀是解脱了的人。他是有资格和能力指导别人解脱的。佛陀关于解脱的学问,就像一个博士对于他博士论文的研究——没有人比他更精通,也因此,他的博士论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得懂。事实上,除了他自己,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对论文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处脚注,标出来的和没有标出来的,理解到作者本人达到的层次。

博士并不需要一般老百姓读懂他的论文。但佛陀慈悲,希望尽可能多的人懂得如何解脱。所以,关于如何解脱,佛陀也可以讲不同的版本,有的版本可以讲一年、十年甚至一辈子,有的版本只需要三分钟,甚至,一句话。所谓八万四千法门、三藏十二部,就是详细的版本,三学、八正道,就是简略的版本。它们都是研究如何解脱的学问。

关于八正道,我在《王路:出家人怎么解决性欲?》这篇帖子里简单提到过。这篇文章从“三学”展开,而且,并不详细讨论三学中的增上戒学、增上慧学,只讨论增上心学——禅定。为了简便,以下把“增上”两个字省略掉,按照常说的“戒、定、慧”来表述。

2、

要想解脱,需要得到“智慧”。但这个智慧,并不是世俗常说的智慧,不是精明,不是如何在跟人打交道的过程中占点小便宜,如何讨好上司,如何实现财务自由。实现财务自由的人并不能解脱,有人得了抑郁症,有人跳楼了。世俗智慧的多寡,和解脱的智慧没有关系。只是梵语中的“般若”,翻译过来,用了汉语中固有的“智慧”这个词。它们的意思是不同的。

般若智慧,不是可以在世俗中得到的。大体地说,只有在禅定中得到的智慧,才是通向解脱的智慧。(特例下文会谈到。)因此,要想得到智慧,必须要有禅定;而要想得到禅定,必须要有戒律。——由戒生定,由定发慧,这就是“增上三学”。

戒,也叫“波罗提木叉”,意译叫“别解脱”,或者叫“处处解脱”。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对很多人来说,“戒”更像是一种束缚。为什么“戒”叫“解脱”呢?并不是说“戒”本身等于“解脱”,而是说,戒是解脱的因。必须经由戒,才能得到解脱。这是“因中说果”。

3、

研究人如何从烦恼中解脱,(严格地讲,是一切有情众生,因为主要针对人,我们就直接说人好了),该怎么研究呢?要先对人进行分析,研究人是由什么构成的。就像研究飞机、汽车,需要知道飞机、汽车由哪几部分构成。

我们研究水,如果只研究装在杯里的水、装在瓶里的水、河里的水、海里的水,是没有办法理解水的。这样研究水,也是学问,叫“水文学”,研究的是“水”的“文”,是水外在呈现出的种种变化,而不是“水”的“质”。如果我们研究中国人有什么烦恼、美国人有什么烦恼,唐朝人有什么烦恼、宋朝人有什么烦恼,是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烦恼问题的。我们要研究人是什么,烦恼是什么,才不至于走偏。

人是由什么组成的呢?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划分。从解剖学的角度去看,人由头、手、足、躯干等组成,由八大系统组成:运动系统、呼吸系统、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等等。这样分也可以,但这样分,就不是“解脱学”,而是解剖学、生物学。没有办法说,要想让一个人解脱,先让他的脚解脱,再让他的手解脱,最后让他的头解脱,这个人就解脱了。大卸八块的方式,是不能让人解脱的。也没有办法说,先让他的呼吸系统解脱,再让他的泌尿系统解脱,最后让他的神经系统解脱。

那就只能考虑另外的分析方式:人是由什么构成的?一个非常简单,非常容易想到的划分是:人是由物质和精神构成的。先让人的身体解脱,再让人的精神解脱,这样人不就解脱了吗?

怎样让人的身体解脱呢?科学的发展可以提供很大帮助。怎样让人的精神解脱呢?宗教可以提供很大帮助。这样看,似乎解脱并不难。但是,佛教并不赞许停留在这个层面上。

为什么呢?因为这种划分——人是由身体和精神构成的,虽然很基础,没有办法绕过,但也很肤浅,只停留在这一层次,就会造成接下来的不正确认知。因为,身体和精神,并不是可以彼此独立的。

一个人没有办法先让下半身(肉体)解脱,再让上半身(精神)解脱。一个人在解脱下半身的问题时,就会给上半身带来更多的问题。一个人如果纵欲,下半身的问题解决了,但是会给他带来不好的名声;而当他解决上半身的问题时,下半身的问题往往要被压抑。把人划分为身体和精神两方面,可以成为分析人的出发点,但停留在此,把身体和精神对立起来,解脱的问题就走进了死胡同。

当一个人身体不好,疾病缠身的时候,精神能不受影响吗?佛陀晚年背疼,阿难看了伤心,佛陀说,我身苦,但心不苦。佛陀是已经觉悟的人,和凡夫是不同的。他说“心不苦”,这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心理状态。纵然如此,佛陀的精神和身体,也不是能够完全独立的。

4、

佛教研究解脱,很重要的理论基础是,把人分析为五蕴。这非常伟大,是让解脱真正成为可能的前提。佛教认为,人是五蕴和合而成,是在五蕴和合的基础上,给它取了一个名字。

五蕴是: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

蕴,就是“积集”的意思。很多东西堆在一起,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彼此缠绕覆盖,就是蕴。

为什么要把人看作色、受、想、行、识,五种东西的堆积呢?

这与佛陀自己的觉悟经验有关。在解脱的不同阶段,面对的问题,也是不一样的。就好比上学,有小学、中学、本科、硕士、博士,在每一个阶段,都会碰到难题,不同阶段的难题,有相似之处,也有不同。比如,小学可能学奥数的问题最头疼,中学可能考托福的问题最头疼,博士可能读文献懂问题最头疼。

之所以把人分为五蕴,而不是六蕴、八蕴,并且是这样的次第,也是有很多讲究的。讲根的时候,就讲六根,讲识的时候,就讲八识;但是讲蕴的时候,就讲五蕴。为什么这样?细讲是讲不完的,只讲其中的一点。

5、

五蕴第一个是色蕴。是说,在解脱的道路上,面对的第一个主要障碍,是色的蕴积,是物质方面的堆积和障蔽。

佛陀在解脱的道路上,发现限制人的是“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色界、无色界离常人比较远,就像中学和大学,而我们都还在欲界的小学里,对于大学关注什么,是不了解的。受、想、行、识的蕴积,对我们目前来说,还不是很大的问题,色的蕴积,是很大的问题。

但这并不意味着,对于欲界的众生来讲,只有色的积集和荫蔽才是问题,受、想、行、识的积集和荫蔽就不是问题,而是说,以色为主。这才是符合“缘起”的思维。

所谓缘起,就是一切事情,都不是由单一的、有限的原因产生的,都是由无量无穷的条件,聚合到一起产生的。比方说,人是四大五蕴和合而成。从物质上看,人是四大的和合。地、水、火、风凑泊到一块,形成了人。我们常说:人的牙齿是地大、血液是水大、呼吸是风大。这意思是,牙齿,以地大为主,其中也有水大、火大、风大,不是单有地大就完了,那就不是众缘和合了。

再比如,我们说,这件事是善,那件事是恶。并不是说,这件事是百分之百的善。而是说,这件事,以善为主。大体上是善的,细究起来,它也是杂染的。凡夫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杂染的。其中有清净的部分,也有染污的部分。在一时一地,清净的部分多,我们就说它是善的。随着时间、条件的变化,一件事情也会牵连到许多其他事情,其中染污部分的作用,可能就会体现出来。

所谓色蕴,翻译成大妈都懂的话,不妨说,是与物质相关的障碍与烦恼。“色声香味触”带来的烦恼、“财色名食睡”带来的烦恼,都是以色蕴为主。买不起房、还不起房贷、以色蕴为主;娶不上媳妇,以色蕴为主;吃不到好吃的,以色蕴为主;听不到好的音乐,以色蕴为主……

基本上,世间能够接触到的烦恼,总是以色蕴为主的。

那为什么还要谈受、想、行、识四蕴呢?

这就好比,招一个公务员,要对他进行政审,看看他祖上三代都干过什么,看看他的档案有没有什么污点,看看他的学历。这些东西,虽然不直接跟他的工作相关,但绝不是没有影响。

色蕴,和受、想、行、识四蕴,是纠缠联系在一起的。单解决色蕴的问题,是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色蕴的问题的。只要有受、想、行、识四蕴,就会不断地带来色蕴的问题。

而受、想、行、识四蕴的问题,对于我们日常生活来说,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但深挖下去,会发现,它们牵涉到问题的根本。而受、想、行、识四蕴的问题,是到了色界、无色界的阶段,才慢慢凸显出来的。正因此,才需要禅定。如果没有禅定,你就没有办法了解受、想、行、识四蕴,也不可能彻底了解色蕴。

这就好比,你跟一个人斗,把这个人打败,又来一个人,把第二个人打败,又来一个人…… 你面前的这个人是别人的枪,真正的对手,是隐藏在后面的。色蕴,就好比是一条枪,真正的对手,是受、想、行、识四蕴,而终极大BOSS,就是最后的识蕴。如果没有禅定,你永远见不到幕后的主使者,只能看到前面纷至沓来的枪手。

禅定的必要性在于,它帮助修行者更深入、更全面、更细致地认识自己,也认识自己的对手——烦恼。没有禅定,就搞不清“我是谁”、“我的敌人是谁”,稀里糊涂地打,想取得彻底的胜利是几乎不可能的。

6、

有人问:说几乎不可能,是不是意味着也有例外?

是的。也有例外。一种是全分慧解脱的阿罗汉。但这种阿罗汉,也不是一点禅定都没有,只是没有到色界的初禅,但也是到了初禅的近分定(未到地定),也是做到了“等持”的。这种例外,并不能算严格的例外,只能算临界情况的特殊性。

另一种,是修净土,往生极乐世界。早期的净土法门,讲“念佛三昧”,所谓三昧,就是禅定,在定中见佛,被阿弥陀佛接引到极乐世界,这并不是例外。但善导大师之后的念佛法门,讲“称名”即可往生,是往生的“正定之业”。这个“正定之业”的“定”,与“禅定”的“定”有所不同,它主要是“决定”的意思。往生之后,就是声闻中的阿罗汉,或者菩萨中的阿鞞跋致(不退转菩萨),就相当于得到了般若。在这个意义上,说它是“正定之业”。但在往生前,并不要求具备禅定的功夫。这种法门,依靠本愿往生,对“一心不乱”的解释,也不是“心一境性”,不是“禅定”,这是一种特殊的情况。

除此之外,想得到般若,都是需要禅定的。

7、

学佛的人,平常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好像很简单。但到底什么叫无常、什么叫无我,理解体会起来并不容易。

所谓“我”,是五蕴和合的假名。《心经》讲,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如果连五蕴是什么,都不能切身地体会到,怎么能“照见五蕴皆空”呢?

我们看、听,去医院检查,做心电图,都没有办法检查到“受蕴”、“想蕴”、“行蕴”、“识蕴”,因为它们并不是生理学意义上的东西,也不是物质。就像你无论用什么仪器检查,也检查不出我今晚吃饭时正在思念谁。但我思念谁,我是清清楚楚知道的,不会因为检查不出来就否认它。

怎样才能面对五蕴,或者说,体会到五蕴呢?色蕴很简单,捏捏肚皮上的肉——这是色蕴,是物质的堆积。但是,受、想、行、识四蕴呢?

需要通过禅定。

色、受、想、行、识,五蕴,就好比五个人的工作小组。它们的工作是互相交叉关涉的。但各自有不同的分工,在不同的领域,以不同的蕴为主。

要看清楚这种区别,需要引入一个坐标系:三界。

8、

我们说轮回。什么叫轮回?三界六道,就叫轮回。

一般人说六道轮回。但如果研究解脱,从三界的视角下看,更方便。

三界是:欲界、色界、无色界。

其中的欲界,六道都有,我们一般人最熟悉的就是欲界,所以人们常说六道轮回。

欲界、色界、无色界,为什么是这三种呢?为什么不是两种?

我们需要知道,说三界,并不是像房间里有三个桌子那样,只能说有三个桌子,不能说有两个,或者四个。三界,是一种定义,一种分类法,把它分为三种类别: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么分类,是为了修行的方便,为了便于理解“我”是什么,“烦恼”是什么。

有人不懂这一点,就会问:你怎么证明色界存在?怎么证明无色界存在?——三界是不需要证明的,它是被定义的。就像六道,也可以定义成五道,取消阿修罗,也可以把阿修罗单独拎出来,定义成六道,这是关系不大的。

三界能不能变成两界?

能的。为什么不能?可以分为:色界、无色界。

《品类足论》卷六:色界云何?谓欲界、色界,总名色界。

如果你把欲界、色界合成一类,三界就变成了两界。

也可以这样分:欲界、色无色界。

然而,为什么佛陀要说三界,不说两界呢?

这是至关重要的。

9、

我们说,去分析人,最简单的划分,是二分法:物质和意识,身体和精神。

如果把三界分成两界:色界(欲界和色界),就是既有物质又有精神的世界;无色界,就是只有精神没有物质的世界。

不过,无色界到底有没有色,这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有人说,无色界,当然没有色。有人说,无色界,也有细微的色。

为什么会有这种争议?因为,物质和精神,这种二元对立的划分法,在考察到临界情况时,就会出现问题。精神可以完完全全独立于物质而存在吗?并不能。所以,无色界,要说完完全全没有色,也不准确;要说有色,又违反无色界的定义。

但是,这并不是说明三界的分类有问题,恰恰相反,说明了三界分类的高明。——它没有分为两界。就像五蕴,五蕴也可以分为两类的:名、色。色蕴,是色;受想行识四蕴,是名。分为两类,比五类要简单多了,但更容易陷入二元对立之中,而意识不到它们之间的交互影响,那就不容易理解缘起了。

既然无色界,与欲界色界的区分,是按照物质、精神的差别建立的,那么,欲界,与色界无色界的区分,又是依据什么差别建立的呢?

答曰:运动和静止。

如果把三界合并成两界,可以这样分:

一种:物质界(欲界色界)、精神界(无色界)。

另一种:动界(欲界)、不动界(色界无色界)。

我们说造业,业有三种:善业、恶业、不动业。如果造了不动业,就铁定会升到色界、无色界里去。可见色界、无色界,有“不动”的意思。

我们说“四禅八定”,什么叫八定?色界的四禅定,无色界的四定,合起来叫八定。色界和无色界,都叫定。欲界不叫定。

我们常说“禅定”,“禅”和“定”是不一样的。禅,叫“静虑”,是有“静”又有“虑”的。欲界和无色界都不能叫“禅”。欲界有“虑”没有“静”,无色界有“静”没有“虑”。可见,色界、无色界,都是“静”的意思。

因此,三界的划分,不是随随便便的,是综合了“运动与静止”、“物质与意识”,这两方面的考量,划分为三界的。如果只考虑一方面的话,就只能划分为两界,一旦只用二分法,就很容易陷入对立。

这是因为,只要我们用分析的方法去处理问题,分析的基础,总会在某一时刻动摇——难道运动和静止、物质和意识,就是彼此独立的吗?并不是。但只要分析,又不能不以此为基础展开。所以佛教分为三界、五蕴,不能不说是很巧妙的。

10、

我们再来看五蕴。

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为什么是这样一个次序?

可以有很多理由,这里介绍一种。

在欲界,我们主要面对的是色蕴。五欲对我们的吸引,主要属于色蕴。五欲是色、声、香、味、触。也有一种说法,财、色、名、食、睡。

在色界,主要面对的是受蕴。到了色界,五欲的作用就减弱乃至没有了。要想进入禅定,首先要诃五欲,弃五盖。在初禅,没有鼻识、舌识;二禅以上,眼识、耳识、身识也都没有了,这时候,色蕴居于次要地位,受蕴的作用凸显了:前三禅分别叫做离生喜乐地、定生喜乐地、离喜得乐地,“受”是非常显著的。

在无色界的前三地,“想”的作用凸显。想的作用是取相。空无边处定、识无边处定、无所有处定,都是这样。到了非想非非想处定,思心所的作用开始凸显,就是行蕴。

我们说,苦有三种:苦苦、坏苦、行苦。苦苦和坏苦,是容易了解的,但行苦,很难了解。只有到了无色界,才能够了解行苦。在一切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中,都有行苦在。唯有到无色界,别的一切苦都没有了,只剩下行苦,行苦的作用就凸显了。

这就是色、受、想、行四蕴安立的次第。而识蕴,是更加微细的行相,是永远躲在幕后的操纵者,所以立在最后。

虽然说,三界中,欲界的特征是以“物质的运动”为主,色界的特征是“物质的不动”为主,无色界的特征是以“非物质”为主,但实际上,无色界就没有运动吗?当然也有。正因如此,行蕴、行苦,才在无色界中体现得尤为分明。行蕴的行,意思是迁流、造作。从色的一方面说,叫迁流,从心的一方面说,叫造作。

要想从烦恼中解脱,度一切苦厄,需要照见五蕴皆空。要想照见五蕴皆空,需要了解什么是五蕴。要想了解什么是五蕴,需要了解欲界、色界、无色界的不同,因此,需要禅定。

郑科彦 本文来源:王路 作者:王路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王路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