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九)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九)

2017-10-18 21:41:07 来源:陈兵

二、解行相应、止观双运的方法

解行相应,是佛教所强调的学习佛法包括研究心理现象的基本原则。解行相应,意谓理论与修行实践结合,以正确的理论指导修行,使理论落实于修行,从修行中印证理论、得出理论;相应,意为契合、一致。就研究心理现象而言,解行相应,指在运用佛法观心、修行的实践中去研究心,自悟自证。佛教界一般认为,佛教经籍中所载和佛门代代相传的心理学说、究心修心之道,非假说设想,而是佛陀和无数佛弟子经如实观心、勤苦修行而证实的真理,堪以作后人修行的指南,如中国近代著名佛学家欧阳竟无居士所说:乃“研究后之结论”。

后世的佛弟子们,一般都将佛陀及佛教界公认证得圣果的祖师大德的言教当作不可移易的定论,有如今人所认科学证实的公理,视其为检验真理的标准之一,称“圣言量”(圣人言教的准衡)。从宗教信仰和修持的角度来讲,确信“圣言量”的权威,自有其理由,如龙树《大智度论》卷三八所言:

如人夜行险道,导师授手,知可信故,则可随逐。

了生死、出世间的终极托付、人生大事,需要可信赖的过来人指导,确信并遵行圣言,能使人有所凭藉,避免误入歧途、重复劳动和有害的怀疑,当然也会产生固步自封之弊,更何况圣言只能让虔信者奉为真理,未必能获得不信佛教者的认同。

然确信圣言,并非佛教的根本原则,比确信圣言更为根本、更能体现佛法根本立场的是“法四依”中的“依法不依人”——唯以是否真理为准衡而不以是谁所说为依凭,及“依智不依识”——依靠如实证知的智慧而不依未必可靠的感知、知识。真理及证知真理的智慧,必须用理性作精审考察,更须经自己亲身实践体验,方为真实可靠。关于自心真实的智慧,尤须在自心上亲自下功夫研究体会。《阿含经》载,佛陀教诫弟子不可轻信盲从任何传统、权威、名人、耆德,即便是佛陀的言教,也不可因为是佛口亲宣而奉为教条盲目信从,应“依己为洲”、“依己为光”,靠自己的智慧救度自己,用自心的智慧光明照亮宇宙。按这一原则,研究心理现象,自不应局限于“结论后之研究”,仅仅在佛陀言教的诠释考索上下功夫,而应以佛陀所用的合理方法在自心上用功参究,在如实观心、认真修治自心中去印证佛言,究明自心。

与诸家心理学相比,佛教研究心的方法甚显独特:主要采用禅思内求法。禅思,谓在禅定中或禅定的基础上思察,名为“止观”。止,谓长时间集中注意力于一聚焦点,令心湛寂不动,如止水无波。佛学认为在止的寂定专一心态下,才能有很强的、堪以洞烛心灵秘奥的照察力。如《高僧传》卷十一所论:

然缘法察境,唯寂乃明,其犹渊池息浪,则彻见鱼石,心水既澄,则凝照无隐。

佛书中将未经修止入定的“欲界散心”比喻为风中的灯烛,光焰闪烁晃动,亮度不高而且容易被风吹灭。经过止观训练而达到禅定心,可排除内外一切干扰,高度凝集智慧力,观照自心,明察秋毫,冷眼旁观心理活动,照烛暗昧隐密的心识深层景观。禅定(止)必须与观(慧)合修,谓之“止观双运”。观,指用如实知见的智慧观察、思索、参究、观照,主要指观心。在定心中以智慧向内观心、究心,是佛教如实知自心、获得菩提觉智的捷径。在修习止观、入定观心方面,佛教有极其丰富成熟的技术,形成一家精深博大的禅学。

与佛教以省察自心、观心内求为主相对,现代心理学则以在实验室中和心理治疗中观测研究他人的心理为主。近代结构主义心理学曾采用内省法(introspection),也与自省其心的古代内省法不同,是研究受试者描述的心理感受。现代心理学界已抛弃这种方法,而主要采用观察、调查、个案研究、自我报告和问卷研究、观察行为、实验等研究物质和社会现象的方法,并与脑科学、人工智能结合,使用脑扫描仪、微电极技术、电子显微镜、计算机、脑电图等尖端科学技术手段和统计方法,用电脑信息技术来分析多种变量和大量资料,还与近亲精神测定学、精神生理学、精神语言学、神经心理学、认知科学等联手进行研究。

就用内省方法观察自心而言,近现代心理学无疑有其缺陷,在训练心的技术上显然不及佛教,多数心理学家缺乏禅定训练,只能用欲界散心或很浅的定心作研究,其观照的心力很有限。美国心理学家依莲娜·罗旭(Eleanor Rosch)博士说得好:

内省主义者并未真正有什么方法去观察自心,因为他们并没有止和观,或任何其他此类对心的训练。我猜想当内省主义者试图反省时,他们的心恐怕和所有人的心一样狂野。如此,他们就无法以一个认知去观察或探知另一个,因为等到他们可能注意到的时候,恐怕已经有十个认知排在那里了。

而且,佛教之修观、观心,与近代心理学的内省法有质的不同,是运用佛教特有的智慧、哲学观,体究心的行相、体性,有理性分析及超理性的参究、默照、顿悟等多种方法、诀窍,禅宗还有特殊的教学方法,力图打破无明黑壳而证见心性光明,这些方法皆为一般心理学所或缺。

解行相应、止观双运的独特研究方法,使佛教徒得以几乎不受历史条件限制地洞察心灵秘奥,贡献出许多关于心灵的宝贵智慧成果。解行相应,可谓贵实践、重验证,与科学心理学的精神颇为相通;在观心修行中究明自心的内求方法,与科学心理学观察、实验的方法也不无类似之处。

当然,作为一种主要在古代社会流传发展的宗教学说,佛教研究心理现象的方法具主观性、个体性,主要靠修行者各自在暝目打坐中去“自内证”,缺乏近现代心理学的精密、客观的科学方法,未发明出现代心理学观测、试验所用的仪器,这使佛教关于心理的学说面目古旧,较多主观性、个体性,缺乏实验、统计数据,因而较少科学那样令人信服的力量。佛教徒们“结论后之研究”的态度,也限制了佛教心理学的发展。在科学心理学的研究方法日益现代化并被广泛运用的今天,佛教心理学的建设,除了运用传统的止观双运研究法外,还应采纳现代科学的精密方法,吸收科学心理学的成果和其他有关科学的成果,用科学方法对佛教心理学的遗产进行整理研究,随人类文化之进展而不断发展,使佛教心理学能起到净化现代人心的作用。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