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俗眼看佛门(连载二十五)

俗眼看佛门(连载二十五)

2017-10-12 00:39:59 来源:释如幻法师

下雨。一群游客举着伞、举着相机,聚在灵隐入口处,对花坛的一棵大树指指点点。

――大树显灵啦?别号“八神”的小墨俺飞奔过去,扒开伞堆一瞧,哈!原来在看树上的松鼠捏!偶还当发生虾米不可思议滴事情啦!

一直没来得及写,松鼠可是灵隐的一大特色呢!巨多,巨肥,巨灵巧!

其实,因为偶是近视眼,所以第一次注意到灵隐的松鼠是由“啪!”的一声开始的。那次一大早骑车到灵隐,停车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啪!”的一声,回头看,什么也没有。

“是松鼠。从树上掉下来了。” 林师傅说。

“啊!?”――灵巧无比的松鼠会“掉下来”?自杀啊!

“是啊,灵隐松鼠多。经常有松鼠会掉下来。冬天嘛,树枝干了,有时候它一跳过去,树枝断了,它也就掉下来了……不过没事,它摔到地上楞一下就又爬上去了……。”林师傅长期在灵隐后门静守山林路,不寻常的经验很多。

嘿嘿,就这样,由“失足”松鼠开始,我才留意起这些可爱的小生灵。很多时候,在用长焦瞄殿宇飞檐时,会看到镜头里有小松鼠窜上窜下、飞檐走壁。有那么几次,居然看到它们小小的身影趴在飞檐上一动不动凝望远方,做“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状。

不过,虽然常常看到松鼠们在灵隐的树上、殿宇飞檐上自在跳跃,但基本上都蛮远。像今天这样相对比较近的,还是少见的。我混在游客中跟大家一起往树上仰望。一只肥嘟嘟的小松鼠探头探脑往下窥视。由于较少近距离看见松鼠吧,大家都屏息。那松鼠观察了一会儿,竟然躲躲闪闪沿树窜下!这时我才发现,花坛里面这棵树下,不晓得谁丢了很多玉米棒,有一根上面还有大半截儿黄灿灿的玉米。那松鼠跟武林高手似的,刹那间咬下一粒玉米飞身窜回树上。

俗眼看佛门(连载二十五)


众游客看得开心,纷纷举起相机。我也俗气巴拉准备开拍。*^_^*  可是就在刚盼到松鼠再度下来的那一刻,突然――

“嗨!”一个中年男子一声断喝,同时“嘭!”大脚一跺!

回头看,只见那男子喜滋滋地看着松鼠仓皇逃窜,一脸自豪!――唉,没办法,好像好多人都喜欢这样,以惊吓的方式来表现自己对小动物的喜爱。那小松鼠躲在树上,并不离去,好像很舍不得树下的美食,但好半天,一直不见下来。众人扫兴散去。

我静静站在树下,举着相机伪装成一座石雕。半晌,那贪吃的小松鼠果然偷偷摸摸窜下树来。刚准备按快门,突然镜头里多了一只手!

俗眼看佛门(连载二十五)


“哈!”不知几时候身边多了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他看到松鼠下来,瞄准就伸手去抓!那松鼠这回受惊不小,夺路而逃,回到树上不够,又疯狂地飞窜到另外的树上!很快就不见踪影。小男孩怏怏离去。我摇头叹气,但转念想想,自己小时候好像也这样,见到好玩的就想抓在手里看个究竟。其实,何止小时候呢,我长大了不也一样:喜欢的事情都想占为己有。所以不必苛责人家小帅哥。

临近山门关闭,游人渐希。我还不死心地守在树下――我就不信,美食当前,那小松鼠会轻易放弃?

“小墨,你举着那炮筒一样的大黑家伙,它们害怕啊。你得远点儿。”身后响起果济师父的声音。

“哦,好啊。”

“它们认人的。看见我们僧人这一身衣服,拍拍巴掌,它们就下来了。”果济师父仰望着树上,神态和语气都充满怜惜,跟平时上课时的端严很不一样。

“啊?!真的吗?怎么会呢?松鼠会认人?”我觉得不可思议。

“喏,你看树下的玉米,都是游客吃完丢掉的。我们每天从垃圾箱里拣出来放在这里的。那玉米软软甜甜的,它们可爱吃了!……还有爆米花,它们也喜欢吃……”果济师父此时的表情,简直像一个骄傲的爸爸。

垃圾箱!我暗自拉拉嘴角,――这个我做不到唉!师父们居然连垃圾箱的东西都会亲手回收利用!

“总是喂它们,所以它们就认人了。现在我们站在树下拍拍手,它们就过来了。--喏,来了,来了!”

俗眼看佛门(连载二十五)


我回头看,树干朝向果济师父的那一面,一只小松鼠飞快爬下来。临近树根,发现一侧的我,于是停在半路,歪着脑袋观察我,完全不理会近在眼前的果济师父。我屏息。

“你别往前走,它在看你呐。”果济师父说。我奇怪他开口说话,声音又大,那松鼠怎么不被吓跑的。

俗眼看佛门(连载二十五)


瞄了一会,可能觉得我不像活物。那松鼠放心大胆下来,两只“手”捧起爆米花,吃得“咔嚓咔嚓”的。果济师父走来走去,另外又聚来几位师父,那松鼠完全做熟视无睹状,只顾放胆饕餮。我悄悄仰头望去,树上居然多了好多只松鼠。

小心翼翼拍了几张之后收工。感觉再屏息,我就要缺氧晕过去了。

晚上整理图片,越想越搞笑:松鼠都会认人了?!瞧松鼠那态度,完全就是在说:穿僧袍的僧人都是好人,花花绿绿的那拨儿人我可得小心呐!

其实静下来仔细想想,松鼠认人,区别当然不在于僧俗的身份或是衣服颜色,最重要的是对待它们的态度:有人“哎呀哎呀”欣赏赞美一番,有人“嗨”一声惊吓一番,有的人伺机抓到手爱抚一番,有的人看到松鼠肥嘟嘟的身形后可能会想到其肉质口感怎样怎样……而灵隐师父们是拣了人家吃剩的玉米放在这里,只远观而不亵玩――满足其生活需求又给予充分的尊重与自由。这样以礼相待的态度,难怪松鼠“认人”了。刚才在电视上看到的一位北京的大妈,六年如一日地用面包房废弃的面包屑喂养公园小鸟。最后一个镜头是野生的小鸟站在大妈肩上,自在和谐之至。这跟灵隐师父们拍掌唤松鼠有异曲同工之妙。

“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慈悲为怀,万物相感,以礼相待,则和合无诤。小到对待松鼠,大到治理国家,都是这样。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如幻法师 作者:释如幻法师
释如幻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