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我的打坐体验

我的打坐体验

2017-10-12 00:34:57 来源:王路

有人问,每天打坐2小时是什么体验?

我没有一次性坐过2小时,但有段时间每天一次性坐75到85分钟。

那时候,每天早上起床,下楼把米放到电饭锅里,不洗脸,回到楼上打坐(住的复式),双盘,手机不开机,打坐期间不看表。

怎么知道时间呢?

1、通过腿的疼痛程度。

2、通过电饭锅的声音。

疼是主观感受,虽然是主观感受,但是也很客观。——坐到40分钟时哪个部位疼,疼到什么程度;坐到60分钟时哪个部位疼,疼到什么程度,这些是基本客观的。它不是不会变,而是在三五天、十天半月内,不会有明显变化。

“疼”只是一个字,我们能找出来“疼”的表达,不会超过20个:痛、难受、不舒服、酸疼、剧疼、针扎似的疼、刀绞似的疼、锤击似的疼、马蜂蛰似的疼……等等,但我们的语言相比现实世界的丰富差异来讲,实在是太薄弱了。你打坐,坐下去,会发现疼有不同的层次,每一种都不一样。

打坐30分钟的疼、打坐40分钟的疼、打坐50分钟的疼、打坐55分钟的疼、打坐58分钟的疼、打坐59分钟的疼……都不一样。就像不同的人,长着不同的面孔。

虽然同样是疼,而且前面的疼和后面的疼是差不多的,不会从针扎似的疼突然变成刀绞似的疼或者锤击似的疼,也不会从微疼一下变成剧疼——它像是一个连续函数,但是,你可以明显从不同程度的疼上,判断出你坐了多久。

有时候,你可能觉得自己坐了很长时间,觉得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吧?不要信。主观感觉不靠谱。什么靠谱呢?疼靠谱。疼相比大脑对时间的判断,更客观些。你就问自己:我昨天疼到这个程度是坐了多少分钟?如果昨天是40分钟,那么,不论你今天觉得过了很久还是只过了一会儿——那主要受脑子里妄想多少的影响——现在应该就是40分钟左右,前后不会超过3分钟。

我现在坐,前面40分钟不会疼,50分钟之后,疼会增加得很快。——最早打坐时,我从35分钟到40分钟之间,痛苦剧烈增加,以至于怎么都突破不了45分钟,很久之后才突破。突破后,慢慢40分钟前就基本不疼了。疼痛感,如果从长期看,是会变化的,比如从半年的尺度上看。但如果在一个星期之内看,基本没有变化。

如果你前一天坐1小时很疼,第二天坐1小时一点也不疼,说明什么呢?并不说明你进步很快,只说明你第二天的坐姿跟第一天不一样,而你没有发现。

如果你有兴趣在打坐之后,画一个函数图像,横轴是时间,纵轴是疼痛感,你会发现这个图像在一两星期内几乎没有变化——实际上可能会有一点点,只是变化比较微细而不能察觉。但在大多数时期的函数图像中,都有一段痛苦感剧烈增加的短暂区间,通常就是五分钟,从不太疼迅速跃到剧疼无比。随着打坐日久,这个区间可能会从35—40分钟移到45—50分钟,或者60—65分钟。

短期内,你不用看表,根据疼,就知道:这是65分钟时的疼。这时如果你扭头看表,就是65分钟,顶多差一两分钟。——不过,在不太疼的时候是无效的。比如,你觉得,这是40分钟时的疼,实际上,可能是30分钟或者50分钟,因为那时候疼得并不剧烈。所谓剧烈就是,你觉得“哎呀,我实在忍不下去了”,虽然觉得忍不下去,其实还能忍。只有疼到难忍的时候,你对每一分钟之内的疼的感受,才能分辨得准确。

打坐的疼和疾病的疼是不一样的。有人腹泻,每次腹泻都是差不多一样的疼法,一天拉了10次肚子,拉第9次和第10次的疼没有太大分别,并不能从疼的感受上区分出是第9次拉还是第10次。(其实严格说也有区别,只是没有人每天都拉10次肚子,拉好长时间。所以没有条件体会到其中的细微差别。)

但打坐不一样,打坐中会有一段疼的时间,其中每一分钟的疼痛都是在变化的,甚至疼的部位也会慢慢转移。它不是恒常的。如果你只打坐一两次,你发现不了,如果你每天打坐,坚持一段时间,就能慢慢体会到差别。就像一个天天赶地铁的人,她出门时看一下时间,然后坐到哪一站、走到哪个过街天桥是几点几分,不用看表就知道。生活内容已经成为了时间的刻度。

如果你现在能坐的上限是60分钟,那么,你完全可以根据疼判断出57、58、59分钟;但50分钟以前你判断不准。

在感到疼得受不了的时候,如果还想坚持,要有转移注意力的方法,比如念佛、或者数数等。你第一天觉得“实在忍不下去”的点,和第二天“实在忍不下去”的点,在时间上是非常接近的。

平常修行,讲诸漏皆苦,人生是苦,可能体会不到,只是概念上说说。但打坐到了最后关头,疼得受不了的时候,就体会到了苦。不仅能体会到苦,还能生起对从苦中解脱的向往——只要放下腿就好了。虽然打坐的痛苦不是生活中的痛苦,但通过打坐可以很好地理解苦。打坐的苦放下腿就可以解决,生活中的苦,却往往没有办法遁逃。

因为打坐中你知道,自己随时有放下腿、结束苦的能力,所以对抗打坐中的苦会比对抗生活中的苦更容易,也更勇敢一些。打坐到最后关头,别的什么都想不了,因为太疼了,疼把一切注意力都吸过去了。你就能理解,为什么说地狱道的众生修学很难,因为诸苦逼迫,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当然,打坐如果真的巨疼无比,也可以放下腿不再坐。不过,其实并没有完完全全不能忍的巨疼无比。如果你觉得自己只能坐60分钟,而且常常坐到60分钟再也忍不了,你下次如果一下坐120分钟,可能会有问题,但如果坐63分钟,不会有问题。

如果每次觉得疼就放腿,很长时间也难有进步。虽然说打坐不一定需要坐很久,但最好应该有能够坐久一点的能力。真正让腿放下的原因,往往是这样的想法:我再坐下去腿是不是就废了?因为有这种怀疑,马上就不能坚持了。但如果你坐了30天60分钟,腿都没有废,你就知道,第31天你如果坐61分钟,腿是不太可能废的。就像我们平常在学习中用功,刚开始斗志昂扬,什么时候放弃了呢?生一场病,感冒一场,就把从前的努力全部推翻了,认为不该那样搞。所以精进既需要胜解力、坚固力,也需要欢喜力、休息力。一天坐10个小时不是本事,任何人,只要心血来潮,都能做到,但连续10天,每天准点坐一个小时,就难些。连续100天,就更难。

一开始,我怎么也坐不到1小时(平稳地坐),我是很希望突破一小时的。虽然好几年前就有强行突破1小时的经历,但那时候坐到1小时已经不像样子,我是逼着自己从感到“不能忍”的时候数三千个数再下坐的方法硬撑到1小时的。但那其实不算,身心状态到后来都非常糟糕——我是12345678910、12345678910这样地数到3000,为什么不数11、12、13、14……呢?因为数11要比数1多一个音节——因为不想忍受痛苦所以数得尽可能快,又为了让自己坐得更久逼迫自己数个更大的数。——看起来好像是自欺欺人、很愚蠢,但这并非没有必要。理论上讲,苦行自然不是中道。但在实践上,一点苦也不想吃,就想直接契入中道,对我们常人来讲是不可能的。顿悟在理论上存在,在实践上,顿悟是妄想,是非常大的妄想。

到后来,我能够坐85分钟的时候,前面一个小时就基本没有任何障碍和不适。而且,下坐的时候,也不是因为不能继续坚持了,而是觉得差不多了,应当把侧重点放到打坐的“质”上,而不是“量”上。所以就不太关注坐的时间了。

那么,是什么提醒我下坐呢?

电饭锅的声音。

刚开始坐的时候,电饭锅在煮粥,上面蒸着前一天晚上买的酱香饼。煮粥期间,电饭锅差不多停一小会儿响一声,声音不大,如果忙别的事可能注意不到,但打坐时就很清楚地注意到了。等到大约40分钟时(我打坐期间不看表,只能大约),停一小会儿也听不到电饭锅“咔”的一声,我就知道粥煮熟了。

早期打坐,半天听不到电饭锅响,我知道粥煮熟了,也就知道差不多过去了40多分钟,可以下坐了。后来,我想冲击更久的时间,继续坐下去,惊讶地发现,隔了很久,电饭锅又开始“咔”地响起来。——煮好的粥放凉了,电饭锅又开始自动加热。再后来,我就等每次电饭锅第二轮响起的时候,作为下坐的信号。不听到电饭锅再响,我就不起来。

每次电饭锅再响的时间都差不多,如果我起坐,发现今天多坐了两三分钟,就知道今天煮的粥盛满一碗(平齐碗口)后还会多出一两勺;如果发现今天少坐了两三分钟,就知道今天煮的粥可能离盛满一碗还差一两毫米。

每天,觉得差不多了,电饭锅就会响。下坐看表,大概是76、77分钟。如果觉得差不多了,电饭锅却没响,我就告诉自己,三分钟内,电饭锅必响,果然,坐了约莫一两分钟,电饭锅就响了。

有一天,我觉得时间该到了,从疼痛程度判断,应该坐了80分钟,但电饭锅没响。就算水加得多了点,79分钟也该响了。难道还不到76分钟?我决定再坐一会儿。坐了约三四分钟,还是没响。我就想,再坐三分钟,无论响不响,都起来。之后默念了一百声佛号,起坐,看表,87分钟。这时,电饭锅响了。

为什么电饭锅响这么晚?

盛饭时我才想起来:当天煮的是新买的米,之前吃的米8块钱一斤,新买的米5块钱一斤,米不一样了,所以煮的时间就长了些。

我打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体验,既不追求神通,也不为了禅定。就像跑步一样,不是跑步的人都是为了跑马拉松,甚至,跑步也不一定是为了锻炼身体,只是习惯跑,就跑了。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不跑跑呢?就这样。

要问打坐有什么好处,我就个人的体验,说两点。

第一点,体会“什么也不做”的状态。可能没有什么比打坐更接近“什么也不做”。平常没事,总想刷朋友圈,上上网。什么都不做,也会发呆。说发呆,实际上是胡思乱想,做各种白日梦。不是思虑过往,就是计较未来。打坐的时候,虽然也免不了这些,但总可以对自己思虑过往、计较未来的习气,认识得更清晰些。

第二点,体会什么叫苦。生活中,我们对苦的体会可能不真切,但打坐中,到了最后,那是实实在在的疼。最关键的是,生活中99%的苦都是你不能不忍受的,你想逃避都没有办法。但打坐中的苦你随时有停下来的权力。你可以随时让这种苦止息。有时候坚持不下去时我就想:连一种自己可以随时止息的痛苦,都忍受不了,还能有什么出息!——但就是忍受不了。于是,通过打坐,看到自己不能坚持,看到自己的懦弱、自己的无能。不必通过生活的种种痛苦挫败,就看到自己的渺小,这实在是非常划算的经验。

郑科彦 本文来源:王路 作者:王路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王路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