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戒酒文化

戒酒文化

2017-10-10 21:53:04 来源:郭惠芯

十几年来,母亲对我喝酒态度的变化一直不能了解,我们曾为了坚持喝酒争吵,也曾为了绝不喝酒赌气。直到现在,偶遇家人团聚,全家举杯畅饮薄酒助兴,于宴饮的热烈气氛中,母亲还常常会在一旁托着腮,兴味盎然地观察滴酒不愿沾的我。

她在窥探辛苦生养长大的女儿的内心世界。

上大学后学会了喝酒,一方面是青春叛逆期发作得晚,一方面视其为中文系的必修课程。这事传到保守的母亲耳中,如同犯了杀头罪,母亲受的是日据时代女子高中的教育,说得一口京都腔的典雅日语,我第一次穿裤管剪了流苏的牛仔裤回家,就遭到被没收的命运。当时,她激烈的指责喝酒违反女德,我挑衅地辩称这是男女平权的时代,还对她说,读中文系的人不喝酒写不出好文章。

其实,年少轻狂的我哪里真的爱酒呢?那苦涩呛辣的滋味远不如一客香草冰淇淋!撇去执意挑战重男轻女的思维不谈,就只是一种虚假的浪漫想像支撑着对酒的态度,感觉与酒相亲就维系了通往文学,特别是诗歌的脐带。

但是,人要从自制的迷梦中醒来可非易事,更何况有强而有力的集体文化在背后撑持。想想看:魏武帝“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让所有爱喝酒的人,不必对人生有什么深刻的感发就有理由举杯。唐诗宋词元曲随意一翻,不论得意失意,不论欢喜忧伤,不论欢聚或伤别,都可以闻到酒味、见到酒影。不说李白把宝马毛裘典换美酒的豪情,连诗佛王维不得意时,都要下马饮酒呢!

就是这样的文化气氛让人不饮自醉,对酒的怀想被孕育成识田中活泼泼的种子。

大四时因为修了“中国思想史”的课程,对佛法开始产生好感,却迟迟不愿受三皈戒,就怕被什么森严的制度化宗教拘拿。受五戒的过程则又拖得更久一些,最主要的就是不愿持守酒戒,直到后来听说可以随分受,才高高兴兴对戒和尚问:“能持否?”,高声回以“能”。只是对于第五戒,却仍然轻轻在心中说“NO”。虽然平日里鲜少喝酒的机会,脑海里却老想着古代文人笔下“曲水流觞”的风雅,“红泥小火炉”的温情,“阳关劝酒”的苍凉。

有人说,受酒戒是避免酒后违犯他戒,是佛教徒最基础的戒条。我却不喜欢用防微杜渐的滑坡理论来看酒戒一事,说误喝一口酒将无可避免地趋于烂醉,终至失去理性,导致无法弥补的滔天大罪,这种说法听起来像极端保守的道德恐吓。--几年来,就这般自以为是地抗拒持受不饮酒戒,沾沾自喜地以为拥有“酒不及乱”的心灵自由。

有一天,读《戒律学纲要》,看见书中写着:“饮酒一戒是最容易持的,但要永不犯饮酒戒,须到四果阿罗汉的圣位,才可办到”,赫然发现那深深把人拘束牵绊住的不是酒的滋味,而是深入骨髓的酒文化,并看清戒去杯中之酒不难,难在戒除酒文化薰习出的饮酒向往--以为它可以销愁解忧、可怡情养性。这颗由酒文化浇灌出的种子,刚强地躲在心灵暗处窥伺,随时等待萌芽的时机。

这才严肃地看出:守酒戒,真正的意义是正视内心里属于酒的诱引,是自我允诺长时间动用理性,积极面对酒文化滋长的内在习气,绝非只是消极地逃开酒杯而已。我开始意会到:不喝酒本身便具足修行的意义了;再加上“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虽曾是许多嗜酒者自我宽慰的借口,历来更是劝酒者推波助澜最好说词,如今也不再有太多知音了。诗仙独酌无相亲的时刻,还能豁达地邀明月、影子凑出热闹的三人,不能否认那样的情境至少充满世俗的美感;但在今日俗气的流行文化里,不管是现实世界的宴饮场合或当红歌曲中的煽情描述--喝酒的总要闹得一干人心浮力困,愁怨丛生,这样堕落的饮酒文化,哪还有风雅值得攀附呢?

至此,才终于甘心对酒戒说“YES”。

可不多久,却又陷入了对抗母亲劝酒养身的另一场争战。

当母亲解开礼教束缚,不再视喝酒为滔天罪行,并开始认同小饮有益身心时,我,却又已经滴酒不沾了。

我们母女正同时学习着一门功课--戒除生命中有关酒文化的钳制。

郑科彦 本文来源:郭惠芯 作者:郭惠芯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郭惠芯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