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囚笼

囚笼

2017-10-09 21:21:12 来源:边坝活佛

从空中俯瞰的话,C城的城市布局横平竖直,活似一个“电路板”。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也都过着一眼就能看到头的生活。“买房”、“结婚”、“ 医疗”、“ 养老”等等诸如此类的烦恼,将人们的生活串联起来。

张洛便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他在这座城市里某个形似“电子元器件”的大楼里工作。这一工作就是7年。每天过着单身公寓到公司两点一线的生活。他现在虽说刚到而立之年却已显老态。也许是潜移默化地浸淫了这座城市的暮气沉沉的氛围,也许是单调乏味的生活早已从他体内将活力抽干了。

他最近发现自己总能“听到”一个声音在对他说,“一切都是徒劳”。这种声音甚至会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轨迹。但他摆脱不掉它,最后他选择借助酒精来抹杀掉那声传自内心身处的声响。

时针转到了六点,终于可以下班了。张洛出了公司径直去了一间酒吧。他坐在酒吧里,边看着舞池里跳舞的人群,一边独自饮酒。此时一个外表靓丽的女人走到他面前,坐到他跟前的椅子上,“玩个游戏可以吗?,我们掷筛子谁输了谁就必须听从对方一个命令”,张洛此时酒过三巡,一听这个来劲了。但没想到第一把他就输了,那女孩突然神情严肃地说“说一句我是猪”张洛想想,这有什么吗?便脱口而出;“我是猪”。

结果这句话刚从嘴里说出来,突然眼前一黑往下一沉,整个时空感觉突然错位了。当自己再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囚笼似铁栅栏里!再一看周围!全是猪!诺大的工厂里,除了一排排简陋难闻的猪舍,一个人都没有。再看看周围,在狭窄的不到3平米的空间里居然挤着五头大猪。那么多猪就睡在铁栅栏里。

抢眼的灯光,刺鼻的恶臭,没错了,自己在一个肉类加工厂的猪圈里!但我怎么会在这里!张洛想喊叫,结果这才发现喊出来的是猪哼哧哼哧地响声,再一看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头猪!他的身体仿佛被封锁在猪的身体里,但一切的疼痛感却都能够感受到。张洛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一切,但他第一反应是逃跑,结果他用惯了人的身体,一动弹就因为手脚不协调重重的摔倒地上。

他想要去抬起腿,结果发现自己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就这样他试了又试,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就这样他在一种极度焦虑恐慌中度过了最悲惨的一夜。

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了。就在此时厂房里来了几个脚上穿着胶鞋的满脸横肉的工人进来了,一人来到他所在猪圈旁,指着他,“这只”他心裂肝爆!简直像是直接受到了打击一般,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时,他已被拖至屠宰场了,地上已经积满了猪血,猪的惨叫此起彼伏,他却被绑住四肢,扔在角落里。等待着最后的屠宰,很快就轮到他了。他被直接倒挂起来,脚踝处直接挂在铁钩上,头朝下,剧烈的疼痛淹没全身。还没等反应过来呢,屠夫拿着刀从他的下腹部位置娴熟地用一把极其锋利的刀开始裁衣服一样从头往下划了下来。血液顺着自己的猪脸往下淌。疼痛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感受了。

而这还不是最大的疼痛。还没等他咽下最后一口气,屠夫一把就把他扔进了沸腾的开水池里,进行了最后一道工序“除毛”。张洛感觉身体已经与开水融为一体了,想喊结果一张开嘴,食道里猛然灌进了滚烫的液体,将他所有内脏仿佛溶解了一般再也喊不出一点响声了。

最后在忍受这一切痛苦将近半个小时之后,他突然醒来了。发现自己还在那间酒吧里,而那位年轻的女郎不见了。张洛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了,自己却伏着酒桌睡着了。起初他认为这一切只不过是他做的一场梦。但回想起刚刚真切的疼痛感依然仿佛能够感受到。就否定了那个念头。这一切对于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原本他对待生活的方式,如果说是以冷漠和麻木的态度,现在只能说是无尽的惆然和深深的思索。

他不知道为什么,原先的自己为何一刻都没有思索过诸如“死亡”这样的事情,他现在也发现其实他所认识的所有人都在以某种方式来掩盖和逃避“死亡”。

而每当他回想起那次的痛苦,在经历惨痛的肉体折磨的同时,他记得最令他感到无比担心的问题是,接下来我该去哪里?可以说相比起死亡本身的恐怖,他所经受的那些皮肉之苦不算什么。

直到有一天,当他深深地陷入思考当中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又一次陷入了一种梦幻般的境遇中,不过这次当他醒来已不再是恐怖的屠宰场,也不是他苟安的那座城市,而是一种无以名状的虚空之境中。他发现原来此时的一切早已无法用原来的语言和思考模式来加以说明了,因为之前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自我”必然存在的假定条件下的。而此时他发现原来一切只不过是梦中梦罢了。但是此刻他却在想:如果欲望是一片田野的话我想种植爱与希望的种子。

郑科彦 本文来源:边坝活佛 作者:边坝活佛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边坝活佛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