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我们只打顺风球?

我们只打顺风球?

2017-09-30 19:04:56 来源:林其贤

球在篮框里洗了一圈,终于不甘不愿地穿网而下。“两分!”裁判向记录台比划手势。

刚得分的是阿吉。阿吉常是这样,之前一次反快攻,在无人防守的轻松局面下错失理所当然的得分机会;这会儿在一堆人严密防守的艰难情况下,反而突破重围拿下分数。怪异吧!我们嘲笑他该得分时得不了分、不该得分倒得了分,他的自我开解一贯的是先讥笑我们“欺负弱小”、“只会打顺风球”,然后自诩是“君子不乘人之危”、“水手不怕当头风”,说得自己颇有侠士之风。

阿吉说自己是“不怕顶头风”的好水手,我们是一致怀疑的。那有好水手却处理不了顺向风的?只打顺风球当然不是好球员,但一打顺风球就手软,这又是那门子的队伍呢?至于他说我们“只打顺风球”,这倒不得不承认是有那么几分真实。

有人说我们球队的特质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遇强则强,所以在逆境困境中总能有不俗的表现,显示出奋力向上、咬牙硬撑的精神;虽则不一定会赢。遇上弱队呢,照说该当游刃有余了,却是遇弱则弱,而且还可能输掉。问题出在那里呢?就算我们不以胜败论英雄,但是,遇弱则弱实在有问题,而遇强则强似乎也未必是好事。

“遇强则强”和“遇强更强”不同。

“遇强更强”是以我为主,以客为辅,清楚地掌握自己,运用本身的强力,进而和外在的刺激相结合;“遇强则强”则不然;只是迫于外来刺激的压力,为了要纾解压力,或是被压力所挤迫,于是释放出自己潜在的能力,因缘恰切地正好突破了眼前的困境;其间分不出谁主谁客,因此,赢了也是赢得莫名其妙,不知从何而来。所以,“遇强则强”和“遇强更强”从表面看起来虽然很像:同样是强,同样是赢,同样是在逆流中向上奋游;但是如果拉开视野,从长远的累积效果回头看单一表现,两者的差异就清楚地比较出来:能够认识自己,掌握本身能力,则便增强了下次通过考验的能力;但若是不知道自己的优缺点,不会善用自己的特性,则这次会赢得莫名其妙,下次也会输得一头雾水,于是在每次面对的都是不可知不可理解的局面里,弄到信心渐失。

“遇强则强”和“遇强更强”毕竟不同。那种可以胜不骄、败不馁,愈战愈勇愈战信心愈强的关键在于:“知己”。熟知自己的能力,于是该胜的便可以胜,会输的也自能坦然面对。确切地辨析清楚:我是决定胜负输赢的主要条件,外在的因缘际会只是附带的辅助条件。掌握住主要条件,再去运用外在的辅助条件,而不是外在的附属条件反过来控制我限制我。

但我们却往往受到外在条件的牵制,影响了原有水准的发挥。睡不好、伤兵多、裁判不公、球场不熟、灯光不良……;这些不能说不是失败的原因,但却不是失败的充分条件。临场胆怯、水准受限……,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训练不足,训练不足所以定性不够。

定性,是我们真正的实力、真正的本质,是我们再差也差不到那里去的那个水平。水平其实只有六十,因为外在条件凑合、灌水、掺水,于是达到八十分的刻度,久而久之,便自以为已经有八十分的实力了。而还要自欺欺人地在八十分的刻度上再添加十分。殊不知,原来从六十分到八十分所增加的二十分已经是极限,尚且难保,遑论其他。因此,不但九十分的梦想达不到,膨胀的八十分也达不到,还因为对自己怀疑起来,于是连原来的六十分也无法正常地表现。

球场外的你我,岂不也是如此。在家庭中受到称许,在学校里受到嘉奖,在职场里受到赞赏,这其中原也带着一些父母、师长以及同事们同情而鼓励的成份。这些同情鼓励的成分,在我们的“定性”水平上多少溢增、提高了刻度,未尽是如实的指标。因此所谓的“成绩很好”是指的:这次表现不错;“会办事”是指:这次活动进行顺利;“表达能力甚佳”指的是:这次(简报、演讲、歌唱、…)比赛,表现比其他成员好。如果我们不能省察到这些溢美溢增的刻度,因而对自己有逾越本性的膨胀,则以后便也可能会有压抑本性的退缩。不是吗?会不会别人一句:“这季的业绩不佳”,于是自己把它夸大为:“你的工作能力实在很不好!”“这次活动筹划得不够充分”,于是夸大成:“你的办事能力要多加强!”“这次简报不够周详!”于是夸大成:“你的表达能力有问题!”

定性够,省察强,便能清楚:这一季的业绩如何,除了原有实力外,还加上勤前讲习的投注、讲习后的努力练习,还加上了同事同业的切磋,还加上了对客户简报前灵机一动的猜题……。这种种有形无形,可以掌握的努力与不可掌握的机运总合而成这一季的业绩。原有的实力是第一层级的条件,切磋用功是第二层级的条件,机运是第三层级的条件;综合考量,然后我们可以切实分析:这次的优胜,从何而来?是实力本来不错?还是实力加用功?还是一、二、三各层级的因素皆有?

从因缘论来看,第一层级的实力是“因”,是主要条件;第二层级的努力和第三层级的机运都是“缘”,都是辅助条件。有因有缘才有“果”的成就。因此,只有主要条件而没有“乘势待时”的配合,便会误会“成功操之在我”,有时不免会有“天亡我也”的落空挫折。但是也该分辨,“缘”的从事,重点不在于坐待那不可知、不可求的机运,而要从可知、可求、可把握的部分着手,才可能将累积的努力转换成实力。

从可掌握的部分去累积实力是尽本份,尽了本份后,是不是真能成功,得看机缘,这是“尽份而随缘”;虽则成功得看机缘,且不去管机缘如何,成功机率如何,但就应该从事应该努力的部分去蓄积能量,这是“随缘而尽份”。既尽份且随缘,如此,便可以胜出而无骄气,因为多少有赖不可知的运气才能够臻此佳境;也因此而可以失败而不丧志,因为:除了时运不济,自己也不够用功、准备有欠妥当,而自己的实力、自己的水平依然存在,“青山仍在,来日方长。”

能够如此省察,就不致于被人一句话捧上天去,更不会被人一句话掼到地上。遭受责难时,因为了知事情本末,知道什么是我该负责的,什么是不该我负责的;不该我负责的部分,则骂的不是我,大可心气平和。该我负责的,亦了然:什么是可以改善、什么是目前能力的极限,于是亦可以无怨无尤。同样的,当别人赞赏时,亦如是省察。再不要那么“一句话使我们笑,一句话使我们哭”地任人摆布。主权,毕竟在我。仍可以歌,仍可以哭,仍可以怨,仍可以愤;但不是怨自己的实力差天赋低,而是愤自己准备不足努力不够;不是得意自己的实力与天赋高强,而是赞赏自己适时地努力、适切地运用最有效的机缘。如此便不会顺风来则张扬,逆风来则翻倒地随波逐流。

我们不只会打顺风球,我们也不怕顶头风。因为我们知道:“处逆境要耐得住,处顺境要忍得住”的智慧,从自知自省中来。

郑科彦 本文来源:林其贤 作者:林其贤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林其贤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