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周卓诚:佛教徒怎样理性放生

周卓诚:佛教徒怎样理性放生

2017-09-24 02:41:27 来源:出关

佛教徒怎样理性放生 (来源:original)

周卓诚,中国渔业协会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微博大V“开水族馆的生物男”,中国淡水鱼类爱好者及研究者。


导语:

放生的发心很好,但要做到理性放生确实不易——从物种判定,地点和时间的确定,再到培训回归,都需要充分准备。对大众来说,真能做到,也就出关了。


完整演讲稿:

开始的时候我来跟大家分享一则新闻:在2009年6月,第二届广东休渔放生节,一只不愿意下水的小海龟被工作人员再次从沙滩上拣起,奋力丢进南海。这只小海龟究竟是什么样的生物呢?


让我们拉近距离看一下这只可怜的小海龟。它其实是一只原产于我国云南广西以及东南亚的缅甸陆龟,是我们中国的二级保护动物,同时也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这样的陆龟不仅是放在海水,即使放进淡水也是无法存活的。这样一条新闻,招致了广泛的质疑。我们出于善意的放生行为真的有错吗?大家好,我是周卓诚,今天来跟大家聊一下关于放生的那点事儿。


我是一个生物学者,出生在佛教家庭。我就职于中渔协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业委员会,研究分类及生物地理。大家更熟悉我的是一个网络身份,我在微博上的名字叫做“开水族馆的生物男”,更多朋友特别习惯叫我“开水”。我不知道在座的朋友们有没有吃过酸菜鱼或者水煮鱼,这两道菜常用的一种物种叫做黑鱼,就是我们会把它叫做乌鳢黑的斑鳢。这种非常常见的黑鱼实际上是大型掠食性鱼类。它的食谱首先是小鱼小虾,甚至在水面上游动的那些小鸟、青蛙都是它的主要食物。所以一旦在一个水域里有很多黑鱼,它们会把整个池塘的小鱼小虾全部都吃完,最后甚至会相互残杀。黑鱼是可以放生的本土物种,但是如果在一个小水域放生太多黑鱼,就会对环境生态造成非常大的影响。你看,即使是我们本土水域就有的黑鱼就已经存在这样的问题,如果遇到一些更恐怖的物种会产生什么样的危害呢?


我们再来看一下这种罗非鱼。罗非鱼又叫非洲鲫鱼,它是一种被我国农业部明令禁止在野外放生的外来物种。它虽然已经引入到中国很多年了,1960年代就开始往中国引进,其实在福州的水域里面就已经有很多的罗非鱼了。它是一种原产于非洲尼罗河流域的鱼类,特别耐污水,当然它在清水里可以活的很好。它耐污水,而且生性特别的凶残,最主要的是,它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繁殖习性——大家所知的鱼类的繁殖都是雄鱼产精,母鱼产卵,然后精卵结合在水中繁殖。而罗非鱼的习性是,它会把受精卵叼在自己的嘴里,直到小鱼孵化,再照顾小鱼长大。这意味着它的小鱼能够得到最好的保护,成长远远超过普通鱼类。而且罗非鱼还有一个很坏的习性,它很喜欢在其它鱼的繁殖季节去吃它们的鱼卵。所以这样一种外来的又有很强的繁殖能力且凶猛的鱼类,进入到我们的水体,一定会造成非常严重的问题。其实罗非鱼在世界范围内已经产生了非常严重的问题。非洲的维多利亚湖,原先没有罗非鱼,因为引种了罗非鱼,导致原有的鱼类已经几乎灭绝了。而同样的情况下,福建其实已经算比较轻的,像广东很多小型水系几乎只有罗非鱼了。把这样的罗非鱼就地放生到不熟悉的环境,可能会导致本土鱼类大规模灭绝,对生态产生严重的危害。


刚才我们已经用黑鱼和罗非鱼做了一个基础介绍。放生的发心肯定是很好的,但常常疏于考虑到物种与环境之间的匹配问题。在不合适的环境中如果你放生了不合适的物种,被大众抨击已经事小,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让我来具体列举一下非理性放生导致的影响。


第一个问题是放生不生。如果大家放生下去的物种没有办法在所在地的环境中生存,比如把大型鱼类放到很小的池塘里,或者完全人工繁殖、没有任何野外生存能力的物种随意放生到野外,甚至错把海鱼丢到淡水里面,把淡水鱼直接倾倒到海里面,这将导致放生不生,那么我们的善意是否还有意义呢? 


第二个问题是放生变成了杀生。本土的物种有相应的生物链,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如果我们加入了一个本身不属于这儿环境的物种,比如刚刚提到的罗非鱼,或者是其他的已经产生很多问题的物种,比如,牛蛙来自美国,巴西龟也是从美国过来的,还有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福寿螺是从南美洲过来的。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在路边看到特别大只的鳄龟,所谓的千年神龟,那个也是从美洲过来的。这些物种如果进入到自然界,它会大量捕食那些对我们有益的小型生物,对自然界会有严重的问题。所有这些物种都被IUCN评定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一百种入侵物种之一。随意放生这些入侵种,在海外可能是要坐牢,而在中国,现在农业部也有新的法规来限定。


最后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思考过,你去购买那些放生的物种,很有可能因为你的购买导致更多的生物因此而亡。比如雀鸟,你去放生的每一只麻雀,你要购买,意味着那些商贩,有一些特别黑心的商贩,他为了供信徒放生,会大量捕捉野鸟。捕捉过程中会有大量死亡,运输过程中会有大量死亡,到你手中,直到放生,一只雀鸟的放生,往往伴随着五只甚至十只雀鸟的死亡。这样的放生真的有意义吗?我们常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不要轻易去刺激那些没有意义的捕杀行为。


说到这个问题大家是不是觉得有一点黯然?放生这个好事那么难做,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自古一直在放生,以前没有出问题。随着佛教的出现,这样的行为越来越多。值得注意的是,古时候的物流、交通没那么方便。绝大多数时候你做这样的好事,是随手,我看到路边有要救治的小动物,我把它救治一下放生;看到渔民捕上来的鱼,我就地河里面放生,那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现在,比如说在超市里你可以买到全中国各地乃至海外的鱼,所以在放生的这个物体上要进行分辨,对普通人来说是非常难的。而且不光是对普通人,对科学家来说,放生依然是不易的。


以中华鲟为例。中华鲟是国宝,它的身材特别的雄壮,可以长到两米多、几百斤。它生长在长江流域。随着80年代葛洲坝的建立,以及更多水坝的建立,中华鲟的回游受到严重影响,数量一路在往下掉,几乎掉到已经没有办法继续靠自然繁殖来维持种群。怎么办呢?科学家要想办法去繁殖,再把它放生,来维持这个物种的生存。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事实上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在放生的时候,发现亲鱼很难进行人工繁殖。第二个问题也出现了,我们把繁殖出来的小鱼苗放到水里面,发现投下去的第二年完全看不到鱼类种群有任何变化。为什么?那些小鱼都被其它大鱼给吃掉了。所以后来我们改变了办法,把这些小的中华鲟养到三十公分再进行投放,我们发现成活率大大提高了。这个方法其实不光在中华鲟上使用,我们在海龟的放生,包括保育的时候经常在做这样的事情——海龟保育的时候,我们会把蛋给收集起来,等小海龟长到一定的大小再进行放归,成活率从之前的1%提到90%以上,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所以放生其实是很有讲究的事。


即使科学放生依然会有这么多麻烦,也就不能够完全去责怪佛教徒,有时候在放生的时候会出一些偏差。媒体的妖魔化都源于大家对科学的不了解。佛法告诉我们,不落两边,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非黑即白。我本人出生在佛教家庭,外婆一直教育我,放生都是随手的。我们一起出去旅行的时候,可能在海边、河边看到有渔民抓上来的鱼,觉得这个鱼状态很好,而且又比较珍稀或者比较重要,我们也会随手买下去放生,但是不会去刻意为之。


放生仅靠着热情无法完成。科学家在放生中华鲟的时候也会遇到这些问题,普通人更是如此。那放生需要注意些什么问题呢? 


首先,确定放生物种。确定要放生的物种是在这个地区本身就是有的。 


其次,选择合适的放生地点。即使是本地物种,也要知道它是在山上生存的还是在水里生存的,它是在淡水还是在海水,从而决定是否合适放生。此外,如果这个地方鱼已经很多了,放在那边会有竞争,导致它活不好,那么可以考虑换一个更需要去放生的地方来进行放归。还有一些保护区不能随便放生,即使是允许放生的物种也是不能够随便放生的。


最后就是选择合适的放生时间。比如说炎炎夏日,天气热成这个样子,如果我们随便在马路边上放生几只青蛙,一会儿直接就变成碳烤青蛙了。所以我们要考虑到合适的时间,比如春秋两季,天气又相对阴凉的早晨或者下午的时间,放生整体的效果会更好。


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现在由于农业部门有相关要求,如果要进行大规模的放生,建议大家提前十五天向主管部门进行申请。


我们提到放生不生的问题还涉及到一点,如何让放生的物种能够活得更好,可能要进行一些简单的治疗甚至培训。


这是我关系非常好的朋友,叫“鸟窝里的猫妖”,他是做猛禽救治的。在猛禽救治方面,他们积累了很多的经验。比如,经常有粉丝来问,拣到一只小鸟该怎么样处理。如果出于放生的本心,肯定会想着马上要放掉。事实上拣到那些受的小动物,甚至偶尔随手买到一些小动物,首先要注意它的身体状况,判断是不是要给它补充一些水分甚至给它喂一些药来疗伤,保证它的状态足够好,等到更适合放生的时候再找合适的地方进行放生活动。


前段时间有一部比较有名的纪录片叫《重返狼群》。不知道大家对狼这个生物有没有概念。狼是群居性的生物,是不会轻易接受外来的成年狼的。两位主人公为了将拣获的小狼送回狼群,而不是终生跟人类一起生活,付出了非常多的代价。他们花了非常多时间,带着小狼随着狼群一起生活,试着让小狼融入狼群,再培育它的野性,最后直到寒冬来临之际,狼群需要抱团取暖,最终才把这只小狼给接纳进去。事实上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真正科学的放生还需要考虑到救治,甚至包括培训回归。


总结来说,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放生合适的生命,才能让放生达到更好的效果。


我所知道的很多佛教放生已经跨上新台阶,他们已经学会了与官方进行合作,与科学机构进行对接。这是我前年参加的杭州本地的一次放生行动。他们在事先就与渔政部门进行沟通——要放生的物种、时间、地点,然后整个过程,包括鱼怎样能够存活得最好,都做的非常完美。我在现场目击了整个过程。这件事情在一定程度上对于当时特别妖魔化放生的那个大环境,起到了很好的校正作用。


其实除了信徒之外,宗教界人士、各大寺院一直都在做相关工作。左图是成都的文殊院,他们一直在做的相关的工作,把我刚才在说的哪一些是入侵物种,哪一些能放,做成展板的形式告知信众。右图是昆明的圆通寺,用文字的形式告诉大众,放生要慎重。


放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大家有这个发心很非常宝贵。希望今天我的分享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借助科学的方法把放生进行到底,真能做到的话,对大家来说也就是出关了。

郑科彦 本文来源:出关 作者:周卓诚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周卓诚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