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影(连载六)

佛影(连载六)

2017-09-22 16:37:22 来源:张宇飞

观音胁侍

同为胁侍立像,与端正直立、恭谨侍俸、略显呆板的阿难、迦叶相比,侍立于观自在两旁的菩萨则身体扭转适度,从容自然,显得优雅得体。最为可贵的一点在于,在“存天理,灭人欲”,把封建礼教纲常奉为至高准则的理学年代——宋朝,作为女性侍者,两尊胁侍菩萨身上却看不到丝毫仰人鼻息、唯唯诺诺的卑贱感与奴才相,从容的举止、沉静的神情里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人性的尊严”。

左侧胁侍菩萨在整体造型上受唐代“S”型体型影响,身体稍有倾曲,但幅度较小,侧身回头,目光平视,朱唇轻抿,文静秀气,面容娟秀,美而不媚。左手半扬欲举,右手捏带轻提,静中寓动,朴实亲切,既无取悦之容,更无凌人之态,堪称佳制。

与正面七像相比,倒坐三像在空间进深、佛台高度、体积体量上都明显小于前者。作者因地制宜地利用浅进深、低佛台、以及朝拜者与偶像近距离的优势,来着重展现观自在菩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母性情怀和深入世俗、普度众生的亲切形象。这样做同时还能加深信徒的归属感。与高高在上、庄严肃穆的大佛相比,观自在菩萨轻松闲适的坐姿,温情俯视的目光,伸手即触的距离,更具亲和力与感召力。

十二菩萨

同在变化中求统一、多样中显一致的中央佛坛群像有所区别的是,周围“菩萨之座”上的造像,则是于共性中显个性、一致中求多样。虽侧重有所不同,但他们追求的宗教象征意义和佛禅意境的表达却是相同的。即“统一在共同的佛性的追求中,从而体现了佛国净土的美好与宁静(金维诺语)”。

初望十二尊菩萨造像,身型体量、五官相貌和谐一致,个个安坐莲台,素髻高挽,柳眉凤眼,面丰颐满,含颌垂目,妙相庄严。

健美丰润的体型,尊尊稳若峰、伟若松,挺拔俊秀,气度雍容祥和,富于整体美。逐一细细品赏,马上会发现形象和神态在统一的情境中却有着极尽精微的变化与差别。头姿有正、侧、俯、平、倾等不同,手势有抚、扬、捧、托、指、合十等差别,发髻、坐式、服饰等更是无一雷同。仅上衣就有天衣、僧衣、帔帛、络腋、云肩等数个类型。用料则更有绵、麻、丝、缎等各种材质。当然了,最动人的不同之处,还是俊美的面庞上,眉眼嘴角间那各富情趣、微妙传神的细节刻画。

宋塑唐韵

宋塑唐韵是十二菩萨像最显著的艺术风格之一。徐建融先生在《菩萨造像》一书中称,菩萨造像在隋唐为“华贵之神”,在宋代为“平民之神”。若以此而论的话,法兴寺十二菩萨像则应当为兼具二者之长,是具有平民气质的贵族之神,今以西次间南起第一尊造像为例释析之。

菩萨平行下垂的双足与上举齐肩的双手,首先使整个外形轮廓成为一个近似规整的长方体;挺拔的身躯端端正正地倚坐在方形莲座上,更是增强了整体造型的稳定感,庄敬之美油然而生,既有唐塑自信大方之态,更兼宋塑内敛严谨之形。菩萨云髻高卷,宝缯束发,妍润方圆的面庞与饱满匀称的身躯给人完整统一的感觉。菩萨双目微瞑俯视,若思若语,表情娴静含蓄,气质雍容典雅,既有唐塑贵妇之貌,也有宋塑仕女之仪。

菩萨胸饰璎珞,内衬络腋,外披天衣,裙裾及足,赤足踏于莲蒂。腿部裙裾匀密排列的“V”型衣纹与圆线凸起,细长流畅,随躯体结构自然起伏变化的天衣衣纹,生动地表现出丝绸绵软柔顺的质感。天衣、络腋、璎珞、裙裾交错穿插,披拂萦绕,层次丰富而有条理,极富形式之美,衬托出菩萨圣洁端丽的绝世风华。

慈母情怀

佛家讲缘,著名雕塑家钱绍武先生便是一位与法兴寺有缘的人。1993年6月21日是农历生肖鸡年夏至节,钱先生率“炎黄艺术之旅山西彩塑考察团”考察法兴寺。十二年后,2005年6月21日,还是农历生肖鸡年夏至节,还是钱先生率团再次考察法兴寺。同一个人以同样的一个目的在整整一轮生肖年后,因缘巧合般地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同一个地方,这不能不说是个缘分。就是这样一位与法兴寺宋塑十二菩萨因缘颇深的雕塑大家,2002年在接受长治电视台《长治古塑》摄制组采访时曾激动地说,作品所体现出的情感“完全是一种非常端庄,非常关心人,非常大度,但是又是慈悲为怀的,这种情感体现得非常充分,所以这点上,法兴寺在我们中国的彩塑史上是有特殊的地位的”。钱先生的这段论述,用四个字来概括,就是慈母情怀。今以西次间南起第二尊造像为例释析之。

菩萨面形椭圆,体型匀称丰润,倚坐于八角形须弥座莲台之上,偏袒右胸,披饰璎珞,内着僧祇支,外披宽大帔帛,长裙及足,跣足踏莲。她的整个神态酷似一位智慧仁爱的中年母亲正关注地看着自己的子女,低首俯视的慈目中充满了祥和温情的目光;微努的双唇,轻抿的嘴角,关切的手势,流露出款款深情。再从向内抬合的右足,向外轻张的双臂到左收右扬、彼此呼应的两手和稍稍向左前倾的头颅,所有这些举手投足都显得是那样自然妥帖,优雅随和,给人如沐春风般的温煦与舒畅。

款款披拂的帔帛衣纹,顺带势轻垂而下,线面转折利落,线型条理流畅,动感平和,气势娴静,给人“风息柳停枝空垂”般的美。宽松厚实半覆莲座的裙裾上,是几条大刀阔斧式的平简劲利的衣纹线条,与右侧菩萨长裙上绵软圆润的衣纹线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些极具时代特色的表现手法与细节刻画,准确地传达出宋塑菩萨悲天悯人、内敛深沉、庄静圣洁的母性情怀。作者将对母性之美的讴歌与心中的宗教理想相结合,互为参悟,提炼升华,最终定格为融会了真、善、美、慧诸般德行的菩萨妙相。

佛影(连载六)

佛影(连载五)

佛影(连载四)

佛影(连载三)

佛影(连载二)

佛影(连载一)

郑科彦 本文来源:张宇飞 作者:张宇飞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张宇飞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