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五)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五)

2017-09-22 16:35:01 来源:陈兵

四、印度密乘心理学

7世纪中叶以后,由大乘衍化而成的密教,渐成为印度佛教的主流和殿军。初期流传的密教称“真言乘”,以《大日经》、《金刚顶经》为主经,被称为“胎藏界”、“金刚界”两部大法或“行部”、“瑜伽部”。《大日经》的哲学观立基于如来藏思想,《金刚顶经》则立基于唯识学。真言乘的论典有龙猛《金刚顶瑜伽中发菩提心论》等。真言乘极其重视心,《大日经》开首“住心品”列举160种世间心,以通过“如实知自心”超越世间心,证得出世间的净菩提心为疾速成佛的捷径。《金刚顶经》则以众生心潜具五种佛智,快速开发此五智为宗要。

7世纪末兴起的金刚乘密教“无上瑜伽”,也以观察自心体性(“明光”)而即身成佛为宗,从真妄一如的见地出发,重在以贪嗔为道,转烦恼为菩提,对染心、净心、深层心识和瑜伽修习中心的变化有其独到的解说。金刚乘主张心气不二,对身心关系尤其是身心深层的微细机制——细心、气脉明点有深入的研究,不仅重视修心,而且重视修炼心所乘或心识的生理、物质基础粗细身,其修心修身的技术颇为成熟精到。金刚乘所依的经主要有《集密》、《胜乐》、《喜金刚》等“续”(呾特罗tantra),论典有传为龙树的《五次等论》等。金刚乘中最晚流传的时轮金刚法(亦称“时轮乘”),相关著述最多,主要保存在藏文大藏经中。

五、中国佛教心理学

佛教创立后不久,即向印度四周广大地区传播,成为世界宗教。大略在两汉之际,佛教开始传入中国,经数百年的吸收消化,逐渐适应本土文化而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诸宗派。中国传统的儒、道等学,本来注重修心养性,受本土文化滋养制约的中国汉传佛教,自然十分重视心,长期以应为心理学所摄的心性论为教义之核心,在心理学方面的成果极为丰硕。中国汉传佛教心理学的发展,与整个中国佛学同步,大略经历了三大阶段。

第一阶段从后汉至南北朝中期,为印度佛学输入、吸收、消化期。印度先后流行的小乘佛学、大乘经论包括中观、瑜伽、如来藏学等,陆续传入,被中国佛教徒所研习、实践,从对印度佛学不太准确的理解,逐渐发展到对印度佛学全面、准确的把握和研究整理。由专门讲习某一种或几种印度经论,先后形成般若学六家七宗、涅槃师、楞伽师、毗昙师、成实师、俱舍师、地论师、摄论师、三论师等学派。其中毗昙、成实、俱舍三家专研小乘论典,对心的解析较详。涅槃师专究大乘《涅槃经》,以佛性为探讨的核心问题,有道生(? -434)《泥洹义疏》、宝亮(444-509)等《大般涅槃经集解》等著作。楞伽师以传习如来藏学要经《楞伽经》得名,源出禅宗初祖菩提达摩,其学以心性为宗。萧梁傅大士《心王铭》颂心性,其旨趣近楞伽师。地论师专研世亲《十地经论》(《华严经·十地品》的释论),着重论述如来藏与阿赖耶识的关系,分为相州南道、相州北道二系,主张有所歧异,有法上(495-580)《十地经论义疏》、慧远(523-592)《大乘义章》等撰述。摄论师主要讲习《摄大乘论》,比地论师更为重视对心识的研究,宗承安慧,为中国法相唯识学的旧派或古学,其对心识的解析与后来的慈恩宗颇有不同。

从南北朝后期到南宋中叶,可谓中国汉传佛教心理学发展的第二大阶段,这是华化佛学形成和兴盛的时期。这一时期,天台、三论、禅、净土、法相、华严、真言、律、三阶教等宗派先后建立,多有其通观全体印度佛学而独树一宗的佛学体系。诸宗之中,三论宗专门阐释发挥印度中观派之学,开创者吉藏(549-623)的《大乘玄论》总结当时诸家佛学,对佛性、心性问题论述颇为精要。华严宗依《华严经》立宗,其学以一真法界为核心,而一真法界终归为众生之心,是则此宗之学,实质上是对众生心之潜能的哲学探讨。净土宗注重信仰和实修,在宗教

信仰心理的探讨方面有独到之处。律宗专究戒律,其“戒体”说关涉对行为的心理分析。真言宗(密宗)注重瑜伽实践,一行(673-727)的《大日经疏》对经中有关心识的内容阐释颇为详悉。诸宗中数天台、法相、禅三宗在心理学方面的建树最多。

天台宗之学源出慧文、慧思(515-577)、智顗(538-597)等祖师在禅观中对大乘经论所示实相的体悟,主要源出中观学,以教(理论)、观(禅观)并重为特色,以观心为本宗教理与修行的枢机,建立了“一念三千”、“一心三智”等独特的理论和“一心三观”、“圆顿止观”等禅观法门。天台宗著述宏富,多数教理与禅观双谈。智顗《摩诃止观》、湛然《止观辅行传弘决》详悉阐明了本宗圆顿止观,智顗《观心论》、灌顶《观心论疏》、继忠《法智遗编观心二百问》、怀则《天台传佛心印记》等专讲观心,慧思《诸法无诤三昧门》、《随自意三昧》,智顗《小止观》、《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六妙法门》、《四念处》等,讲述大小乘各种禅定的修持,对隋朝以前的全部禅法进行了整理,其中多处讲解禅定心理。慧思在心性方面的主张颇具个性特点。

法相宗(唯识宗、慈恩宗)传述印度护法系唯识今学,此宗开山祖师——曾留学印度的著名取经高僧玄奘,回国后主要致力于译经,他以护法对世亲《唯识三十论》的注解为主、兼采其他论师之说“糅译”而成的《成唯识论》是法相唯识学的经典著作,玄奘对此论的讲解传授,由窥基笔录为《成唯识论述记》,窥基还撰有《成唯识论掌中枢要》、《瑜伽师地论略纂》、《唯识二十论述记》、《大乘法苑义林章》等阐释唯识义理。其后学惠沼的《成唯识论了义灯》、智周《成唯识论演秘》、《成唯识论枢要记》等,都是阐释唯识学的重要著作。玄奘的《八识规矩颂》是一篇概述心识要义的心理学专论,言简意赅,乃学习唯识学的重要入门书,后人有多种注疏。玄奘门人新罗僧圆测(613-696)著有《解深密经疏》等,见解与窥基一系有所不同,形成法相宗的西明寺之学。

禅宗简称“禅”或“宗”,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佛教,千余年来为中国佛教的主流和代表。禅宗又称“佛心宗”,意谓以直体佛心为宗旨,高唱“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为专门的顿悟心性之学,有究明心性的独特参禅和教学方法。此宗又分为达摩禅、北宗、南宗、牛头宗诸系,南宗门下又分出沩仰、法眼、临济、曹洞、云门五宗及黄龙、杨歧两家。此宗虽标榜“不立文字”,其实也相当重视文字,积累了大量论述心性及记录参禅故事的文献资料,最重要者有传为菩提达摩述《少室六门》,惠能(638-713)《坛经》、净觉《楞伽师资记》、慧海《顿悟入道要门论》、希运《传心法要》,玄觉(665-713)《永嘉集》、《证道歌》,宗绍《无门关》,灵佑、文偃、义玄、慧寂、文益、从谂、克勤等禅师的语录和《景德传灯录》、《人天眼目》、《古尊宿语录》、《指月录》等“灯录”。唐释宗密(780-841)的《禅源诸诠集都序》从教理角度对中唐以前的禅宗进行了总结评述。五代永明延寿(904-975)的《宗镜录》百卷,“以一心为宗,照万法如镜”,以一心统摄全体佛学,融通诸宗教义与禅宗,乃中国佛教兴盛期的集大成之作,可看作一本佛教心理学的巨著。延寿的《唯心诀》、《观心玄枢》也专论心性。禅宗人以心、心性为题的短篇有《心王铭》、僧灿(? -606)《信心铭》、牛头法融《心铭》、延寿《注心赋》、辩才净《心师铭》等。

自南宋后期至清末,可谓中国汉传佛教心理学发展的第三大阶段,这是由停滞走向衰落的时期。真言、法相、沩仰、云门、法眼等宗相继绝嗣,华严、天台二宗亦衰,唯禅门临济、曹洞二家及净土宗尚盛,义理之学无多发展,表现出诸宗融合、禅净双修、趋归净土之势。佛学思想进一步深入影响儒、道二家,渗透社会文化。阐发心识、心性的佛学著述,还在不断问世,重要者有德清《楞严通议》、《心箴》、《师心铭》,智旭《楞伽经义疏》、雪浪《相宗八要》、一雨《成唯识论集解》、真可《长松茹退》、传灯《性善恶论》、元贤《寐言》、王夫之《相宗络索》、钱伊庵《宗范》、戒显《禅门锻炼说》等。

19世纪末,衰迈不堪的中国佛教重现振兴气象。在由杨文会、太虚等掀起的佛教复兴运动中,传统诸宗皆有振作,几成千载绝学的法相唯识学盛景重现,与西方哲学、新儒学等并为一时显学。先后问世的唯识学专著,有太虚《法相唯识学》、梅光羲《相宗纲要》、欧阳渐《唯识抉择谈》、韩清净《瑜伽师地论披寻记》、唐大圆《唯识的科学方法》、刘洙源《唯识学纲要》、王恩洋《唯识通论》、熊十力《佛家名相通释》、印顺《唯识学探源》等。藏文唯识学文献《安慧三十唯识释略抄》、《集量论》、《释量论》等相继译汉,教界、学界的不少学者就唯识学的许多重要问题作了深入研讨,有些人还援用科学、近现代心理学的知识阐释唯识学,或将佛学尤唯识学的主要内容看作一门心理学。佛教复兴运动的领袖太虚特别重视佛教与现代心理学的关系,撰有《佛教心理学之研究》、《心之研究》、《梦》、《心理革命》、《佛学之心理卫生》、《行为学与心理学》等文章十多篇,从佛学角度评论了西方心理学。著名学者梁启超撰有《佛教心理学浅测》,同类文章还有濮阳朴《佛学与心理学》、唐仲容《佛教的心理学》等多篇。台湾郑金德《现代佛学原理》(1982)一书,从现代心理学的角度阐释佛学原理。郑石岩《清心与自在——佛法的心理学分析》等心理学系列丛书,依多年心理咨询的经验,讲述在现代生活中运用佛法调节心理的技术。另有马定波《印度佛教心意识说之研究》、星云《从心理的动态到心理的静态》,慧律《佛学心理学》、《佛教心理建设》,依昱《知心、明心》、《观心、开心》,李孟浩《佛教与心理治疗的对话》、冯学成《心灵锁钥——佛教心灵世界》(1995)、王米渠《佛教精神医学》、黄国胜《佛教与心理治疗》(2002)等佛教心理学著述。惟海法师的巨著《五蕴心理学》(2005)力图为心理学提供范式。台湾佛光山在美国建立的西来大学设有“佛教心理学暨咨商研究中心”(BPCRC,2000),以整合佛学与西方心理学,开展这方面的研究、教学、咨询为目的,发行有《佛教心理学暨咨商研究中心》期刊。

中国佛教的另一大系藏传佛教,自公元7世纪起从印度、汉地传入,经历前弘、后弘两大期,于后弘期(978年开始)形成噶当、宁玛(红教)、萨迦(花教)、噶举(白教)、格鲁(黄教)诸大派和希解、觉域、觉朗、霞鲁等小派,极其兴盛,并以西藏为中心传向蒙古、俄国、锡金、不丹、尼泊尔、汉地,近几十年来还西传欧美。藏传佛学保存和发扬了晚期印度佛学,以密教尤无上部瑜伽为精粹,其库藏和理论成果、实修经验极为丰富。

藏传诸派在理论上基本皆宗奉应成派中观见,对精究心识的法相唯识学也相当重视,藏文大藏经中保存了不少印度晚期唯识学、因明学的重要论典,如安慧《唯识三十颂释》、律天《三十颂释详解》、陈那《集量论释》,法称《释量论》、《量决定论》、《正理滴论》,释迦智《释量论详解》、辛底巴《成就唯识论》等约数十种,皆汉文大藏经缺译。承印度超戒寺学风,藏传诸派尤噶当派、格鲁派注重心明、因明,列为学僧必修的基础课之一。藏地学者因明学著作不少,重要者有萨班·贡噶坚赞《正理藏论》、宗喀巴《因明七论入门》、贾曹杰·达玛仁钦《宝藏论》、根敦珠巴《释量论释》、普觉·强巴《因明学启蒙》、工珠·元丹嘉措《量学》等,其中皆论述思维活动规则,还有专门讲认识能力和认识方式,题名“心理”的著作多种,如隆多喇嘛《心理学概述》等。另有不少专讲修心的著作,如金洲大师传《修心七义》、朗日塘巴《修心八颂》、多罗那他《大乘修心七义讲义》等。

藏文大藏经中保存的数百种金刚乘无上瑜伽密典,绝大多数乃汉文大藏经所缺。无上瑜伽的哲学观基本属大乘如来藏系,以自性清净心或菩提心、明光为宗,以明见自性清净心为即身成佛之诀要。萨迦派“道果”、迦举派“大手印”、“大印合”,宁玛派“大圆满”等最高密法,见地大体相近,皆以如实观心而证悟自性明光为要。莲花生《大圆满直指教授》、米拉日巴《道歌》、冈波巴《道次第解脱庄严论》、玛久拉仲《觉域派教法理义及秘诀精髓奥义心要》、隆钦饶绛巴《七宝藏论》、麦彭(弥膀)《大圆满直指心性注疏》、吉美·天培·尼玛(1865-1926)《转苦乐为觉悟之道》等著作,对自性清净心和顿见心性光明的观心诀要有精到的论述。八思巴《大乘要道密集》,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胜集密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敦珠《大幻化网导引法》、贡噶《大密妙义深道六法》等,对心识深层的生理机制——气脉明点及心识、明光与气脉明点的关系、气脉明点修法等,有精审的论述。攘迥多吉的《甚深内义根本颂》阐述身心之深层关系尤为精要。土观《宗教流派镜史》对诸派历史及教义的论述颇为精要,蒋贡康楚《知识总汇》是一部总括、融通诸派教义精华的百科全书式巨著。当代藏密瑜伽行者陈健民的《曲肱斋全书》中有大量关于密法理论、修持法要的论述,陈氏以英语讲述的《佛教禅定》一书,以数十年修持的体会为本,对从小乘至藏密的禅定法门作了系统切实的讲述。

20世纪60年代以来,一批西藏活佛、喇嘛传法于欧美,用西方文字写了许多阐扬佛法的著作,特别注重从心理学角度向西方社会介绍佛法。如东杜仁波切的《西藏医心术》一书,将宁玛派传统的修持法门作为心理治疗的技术,用通俗晓畅的文字介绍给现代人,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身心科学巨著”。土丹却准尼师的《开阔心、清净心》、《告别嗔怒,步向安宁》等著述,讲述驾驭情绪的技巧,颇为切实。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五)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四)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三)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二)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一)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