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七)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七)

2017-09-22 16:28:42 来源:释如幻法师

凌晨两点半起床后发现,雨还在下,而且蛮大。不由地有点开心,因为这样就可以拍到果存师父在风雨天辛苦打板的样子了。及至出门时才想起,晕!下雨天骑电动车,我还得披挂起来才行。

3:40分赶到灵隐的时候,露在外面的围巾、手套已经湿透了。果存师父看到包得像特务似的我居然没带伞,说弄把伞给我,我嘿嘿笑着说不用不用。因为我穿在身上的那登山服似的一套就是专为摄影买的防雨衣。这样可以把手解放出来专门拍照。瞧我多聪明啊!

但很快,实事证明,我聪明反被聪明误!――平时白天一点江南细雨还能应付,晚上这瓢泼大雨中,不打伞的话镜头上都是水,根本没办法好好拍。哭!

但机会不能就这么放走啊!我捂住相机跟在果存师父身后。时不时一手当伞,一手拍照。说实在的,弱光拍摄行走的人,本来就难,加上手持(还要遮雨),那一张张图片出来,果存师父千变万化:飘动的、化身为雾的、千手观音状的……好多废片!幸好不是胶片相机,不然心疼死!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七)

不论什么样的天气,果存师父都要这么早打板,一个人穿梭在寺中。(不好意思,镜头上有雨水,555555……)

“果存师父,您早上起得来吗?”我一边打寒战,一边问。

“习惯了。――小心!”

一个没注意,我一脚踩进水洼里,一丝凉意窜入脚底。哈!幸好今天换了一双鞋,回去晾干拍拍就好,不用努力洗的!嘿嘿。

雨很大。途经大悲楼,抬头望去,大殿方向一道灯光射过来,雨幕在光芒中十分清晰,雨点们都匆匆忙忙赶着拜见灵隐的土地公。想拍,但是相机已经湿得差不多了,不敢再浇了。

打板、钟声、鼓声、引磬……同样的顺序又开始了今天的早课。

今天感觉蛮冷,我拼命走来走去、窜上窜下,好像在努力工作――其实是指望着运动发热,哈!不过倒底还是没有抵挡住寒冷的攻击,早课还剩一小部分的时候,我跟着学僧师父们先到五观堂,因为那边比大殿暖和多了。厚厚!*^_^*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七)

“很重唉!慢不了啦!”

“再慢点嘛!再慢点啊!”师父们忙着准备早斋,我举着相机添乱,还要求多多。心里感觉有点纳闷儿,自己今天反应怎么这么慢。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七)

“小墨,快让我过去。”

嘿嘿,我就纳了闷儿,为什么师父们干活儿都这么开心捏?每个人都笑笑的。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七)

摆个碗筷,也是一丝不苟,好像在搞艺术创作。

看看斋堂正中挂的字:

“計功多少,量彼來處。忖已德行,全缺應供。防心離過,貪等為宗。正事良藥,為療形枯。為成道業,應受此食。”――唉,师父们时时刻刻都在检点自己。吃个饭,也要想这么多。我整天一事无成,还老琢磨着吃,看来以后饭前也要多想想这“五观”了。

还是冷!又犯困,于是飞车回家。亲爱的电动车一如既往在要紧关头没电,我呼哧呼哧蹬得热烈。围巾、手套全是湿的,蛮冷。不觉间口里哼哼的小调居然变成了高吟的唐诗:“……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拔,风头如刀面如割。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做冰,幕中草檄砚水凝……”

车到星洲时,手已经冷得不听使唤了,钥匙掏了半天才给拨拉出来。开门更费劲,活像小偷在撬门扭锁。简单洗洗后,倒头就睡!这一睡就四个多小时!晕!除了吃,我还特别能睡!真没品,唉!

中午起床时,方觉头昏昏沉沉,此时才晓得自己似乎病了。正待自怜,打开电视,却看到讲成都一位知名摄影师的经历,说人家拍摄时差点把命都给搭上。看着人家那精神、看看人家那一张张绝美的图片,再想想自己今天造的一堆废片。一点点头疼脑热就唉呀呀地准备偷懒,汗死!赶紧下床!――当然啦,下床首先去觅食。怎么能把吃给忘了捏?难得病一次嘛!*^_^*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八)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七)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五)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四)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三)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二)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一)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

俗眼看佛门(连载九)

俗眼看佛门(连载八)

俗眼看佛门(连载七)

俗眼看佛门(连载六)

俗眼看佛门(连载五)

俗眼看佛门(连载四)

俗眼看佛门(连载三)

俗眼看佛门(连载二)

俗眼看佛门(连载一)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如幻法师 作者:释如幻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如幻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