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影(连载五)

佛影(连载五)

2017-09-21 18:04:38 来源:张宇飞

四、艺术风格与审美趣味

至尊佛陀

推开厚重的古老殿门,佛国气息顿时扑面而来,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大殿正中的主尊造像释迦牟尼佛。作者巧妙地依托高大宽敞的殿堂,层层叠高的佛座,把宝相庄严的金身推到了瞻仰的位置。主尊两翼拱卫着温顺恭谨的弟子,矜持典雅的菩萨,刚健彪悍的武士,周围环绕着十二尊雍容典雅的大菩萨。置身其中,神圣肃穆之感,敬畏皈依之心油然而生。

整堂彩塑造像以释迦牟尼佛为核心,用向心对称式格局,由外向内,逐层推进,最终将佛陀的至尊地位与无上威严淋漓尽致地烘托渲染了出来。这种向心对称式结构体系所营造出来的庄严、祥和、规整、稳定的佛国意象,折射着人间权威统治下的等级秩序。

这组在中国礼教文化制约规范下雕塑的作品,看上去并无刻板单调之感。作者利用各个体形象之间的差异,娴熟地运用宗教雕塑的对比互衬手法,将所表现的对象做了一番精微传神的刻画。首先是一佛二弟子,通过二者在体量上大与小,地位上尊与卑,神态上慈与恭的衬比塑造,使两者的艺术形象相得益彰。再来看菩萨与天王,菩萨素面如玉,丰润细腻,天王骨凸肉鼓,怒气盈面;菩萨掌扬指动,仪态温文尔雅;天王拧腰挺胸,气魄威猛逼人。通过二者在肤质上粗与细、神态上放与收、造型上动与静的对比刻画,将天王的英雄气慨、阳刚之美与菩萨的母性情怀、阴柔之美鲜明地凸显了出来。

佛、菩萨慈悲俯视的眼神里深含着强大的宗教感召力,而天王怒目瞪视的目光中却充满了犀利的神道威慑力。这种恩威并用的表现手段,很好地维持了崇拜者对神佛敬而远之、求而畏之的微妙关系。中国哲学上的辩证法与美学上的平衡感,通过这些生动的形象浑然无迹地演化了出来。

护法天王

中央佛坛七像中若论个性鲜明、形象突出者,当首推东侧的护法天王与老僧迦叶。

天王胸挺腰拧,腿倾肩仰,整个躯体恰似一张紧绷的弓,极富弹性,提肘攥拳,气贯全身,更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富于张力与动感。饱满的身躯每一处都充盈着充沛的劲力,鼓鼓囊囊的甲胄与紧勒凹陷的腰带、胸带,似乎马上就要被涨破撑断了似的。总之,整个形体给人一触即发,一发而排山倒海的威猛气势。

五官造型也夸张强烈,极具冲击力。竖眉蹙额,怒目圆睁,鼻孔贲张,双唇紧咬,颅骨面肌凹凸起伏强烈,被着意夸大的整个头部,到处迸射着勃勃的阳刚之气。

值得称道的是,显失比例的头身关系,看上去并无头重脚轻、站立不稳之感,作者巧妙地利用观赏仰视时因近大远小而产生的视觉差,因势制宜,巧作调节,既张扬了天王的英武气慨,也化解了因空间所限给观者造成的视觉不适。

天王像有两处细节尤耐人品味:首先是手的塑造极具个性,宽厚的手掌,粗短壮实的手指,虎口处紧绷的肌健,浑圆丰满而饱蓄力道的拳头,生动逼真,自然写实,极具力度之美。尤其是那因长期劳作而磨损的宽扁短硬的指甲,更让人备感亲切。您若熟悉当地劳动人民的话,就一定知道这并非是什么锦绣富贵的将军手,而是正当壮年、久抡铁锤的石匠、铁匠的手,也是和“塑匠人”冯宗本先生曾称兄道弟的工友的手。其次,耳垂处悬挂的大耳环也分外的引人注目,这分明是承袭了唐塑胡人天王像的遗风。

综观整个天王形象,可谓神在脸,威在眼,力运全身,蓄势待发,气韵生动。

老僧迦叶

迦叶尊者双手抱拳,目光前视,外着大衣袈裟,侍立于佛之左侧。迦叶尊者是佛陀的首席弟子,禅宗初祖,并以严格遵守十二头陀行而被尊为“头陀第一”,是佛教初创时期著名的苦行僧。佛涅槃后,他代佛统领信众,是佛之后的又一领袖人物。

迦叶尊者造像最具有特色的表现形式之一是衣纹垂线,简括挺拔,富于个性。同西方比较,中国传统美术在造型上以线为主要表现手段。“线条是中国艺术的灵魂”,“形象的塑造是根据线条的特色而来的,有个性的线条,必有特色;有个性特色的线条形象,必是生动有趣的形象,艺术的美感油然而生(刘旦宅语)”[1]。作为释迦牟尼的左胁侍,迦叶尊者的形象遍布于成千上万的佛寺大殿中。唯其多,故极易雷同,因此,若没有“个性特色的线条”来塑造的话,必成“过目即忘”的形象。而法兴寺的迦叶造像却与此不同,感人至深,令人“过目不忘”。

首先是两袖及披挂于左臂上袈裟的衣纹,挺括平直的基调象征着老僧人刚毅稳定的性格;条理有序的排列则象征着老僧人持戒谨严、做事有板有眼的处世法则;一垂到底、不曲不弧的纹路,表现出老僧人心若止水般不偏不倚的深厚定力;如石雕般沉实厚重的布料质感,体现出老僧人继佛之后统率大众所肩负着的沉甸甸的责任。

其次是肢体语言与神态刻画。双手抱拳端正侍立的谦恭姿态与瘦削骨感的头颅,以及富于世间况味的表情给人饱经沧桑,持重老成之感。然后再往上看,神气汇于五官,内势集中在眼,凝滞的眉心、隆起的眉弓下是一双带着几分悲苦与焦虑,给人木木然,不太灵活的眼睛;但用心细品细察,却发现眼神内敛而犀利,忧切而悲悯。这一切都是作者通过对三角式的眼形,低垂的外眼角,紧锁的眉头,其是那两颗因急切而显得有点儿对眼儿的眼珠的真实而又夸张的刻画来准确表现的。微翘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半张露齿的口又似乎想要安慰说:“不要急,会好的!”这也是圆觉殿群塑中唯一张口露齿的形象,惟其如此,也才更亲切真实。

水月观音

扇面墙北侧是与释迦牟尼佛背向而坐的观自在菩萨及二胁侍菩萨像。佛教造像在汉化过程中受传统阴阳理念与礼教纲常的影响,最终形成了一系列具有民族风格的佛寺造像格局。当心间中央佛坛群像,以扇面墙为界:正面七像体现了肃穆庄严的庙堂之气,是阳刚的一面;背面三像则体现了温和亲切的家庭之气,是阴柔的一面。

主像观自在菩萨发髻高耸,面庞圆润,俊眼微启,柳眉入鬓,端鼻朱唇,极具时代美感。同盛唐肌盛于骨的菩萨形象相比,显得肌骨匀称,挺拔俊秀。脸型也由面丰颐满的圆方脸变为了俏丽的瓜子脸。同细眼小唇、五官集中的明清菩萨造像相比,则眉目疏朗,舒展大气,高贵典雅。她高翘右腿,闲搁右臂,左臂后撑,身体顺势倾倚,重心落于左手与左胯上。左足轻垂,踏于莲上。体态恬静自然,给人自在洒脱、慈悯达观之感。轻垂的右手,不仅姿势优美,而且柔润的手掌、圆软的手指,更是鲜活地再现出纤纤玉手的质感。

最具特色者是如水的衣纹,若与迦叶尊者像挺括平直的垂线衣纹比照鉴赏的话,其风骨神采则益显分明。如果说迦叶尊者的袈裟是石,质感硬实,线型垂直,衣纹简洁劲利,有刀刻斧凿的金石之气的话,那么观自在菩萨的裙带便是水,质感轻柔顺滑,线型圆润流畅,衣纹匀密繁叠,雕塑家运泥如笔,尽得工笔人物画之神韵。

正面主体衣纹由左肩头帔带上五行平行整齐的线条作为整个水纹的开端,行至腋部时打了一个结,衣褶穿插叠压,彼此牵制,于是有了停顿徘徊。穿出结点后,水纹开始丰盈壮大,同时产生了两个流派,主流经左胸过小腹,入体侧,顺畅地流入了背后,很快便看不到了踪迹。支流开始很不顺,先是方向错了,误行左外,离开了身体,于是回卷,却又不料折入了主流的身后,隐行一段后至腹右侧终于从主流背后返了上来,并顺势而下形成了新的主流,蜿蜒而下,流至腰下时,最终与腰彩、裙裾、长裤等衣纹合流,形成了浩浩荡荡的巨流,从台座上奔泻而下,达到高潮后,却波回浪收,戛然而止。

整组衣纹的流动宛若一曲优美宛转的旋律,有起有伏,有开有合,有停顿,更有转折,跌宕变化,观之赏心悦目,品之浮想联翩。

菩萨如水的衣纹下是如山的台座。绵软的布料、优美流畅的衣纹曲线与身下嶙峋的山石棱角分明并不断转折变化着的块面和折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有力的烘托。

佛影(连载六)

佛影(连载五)

佛影(连载四)

佛影(连载三)

佛影(连载二)

佛影(连载一)

郑科彦 本文来源:张宇飞 作者:张宇飞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张宇飞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