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2017-09-21 17:35:59 来源:释如幻法师

(嘿嘿。对不起大家了,我悔恨啊!我自责啊!这次的照片大部分都虚了,大家不要怪我,将就一下哈。*^_^* )

凌晨2:30就起床了,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勤快!*^_^*

没办法啊,要拍灵隐师父们早上的活动。他们四点多起来,那我就得两点半爬起来。因为还要骑电动车将近40多分钟才能到灵隐。(汗!师父们安排给我的那间房间因为楼上没有其他人,我胆小,暂时还不敢去住。)

虽说冬天2:30从热被窝中爬起是件很痛苦的事,可是我的好奇心远远大于这短暂的痛苦。3:39分,我就飞车到了灵隐。门卫林师傅裹着军大衣狂奔出来为我开门,我看他两条穿着秋裤的腿在逼人的寒气中瑟瑟发抖,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因为我的胆小带给人家这么多麻烦。-_-b

整个灵隐还在沉睡。我跟耗子似得飞快溜到松涛轩(僧寥)门口。昨天跟负责打板的师父约好我在此等待,――不然黑暗中蓦然闪出一红衣女子,那多吓人啊!

弄松满身的防寒装备(手套、两层帽子、围巾、棉护膝、棉护肘……),揭掉口罩的那一瞬――呼!空气真好!手脚麻利,赶快拿相机,装镜头。一切准备停当,离四点还差几分钟。我倚在石栏上环顾四周,夜色中的灵隐安详静谧。虽然我这俗胎没有“凭栏默想透山海”的心境,周围环境因太冷也没有“静寂时有鸟虫鸣”的意境,可是清冷、黑暗中,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却令我非常自在。

 “梆!”四点整,僧寥中传来第一声清越的云板声,我为之一振!

云板的声音其实白天也听过,但感觉上此时的云板声竟然是那么清亮悦耳!“梆!梆!梆!……”一声声,好似敲在人心里。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图一:每间僧寥都走到。

拉开架势等了半天,也不见果存师父出来。晕!难不成他是挨个儿房间门口去敲云板啊?!飞速闯入僧寥,果存师父正向走廊尽头走去,果然是挨个儿房门都走到!胜利会师之后,果存师父在前,我在后,一路跟着他穿梭于整个寺院所有僧寥院落。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图二:寒冷的冬夜,云板的声音分外清亮。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图三:一路敲下来,最后走到大殿门口。

“梆!梆!梆!……”清脆的云板声回荡在灵隐空旷的殿宇院落中,煞是好听。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图四:师父端坐在上,庄严叩钟。

“咣!――  咣!――  咣!――……”云板之后,紧接着就是大殿的钟声。幸好最近事先做了功课,晓得顺序,不然又是一阵好找。大殿东侧,延本师父端坐在高高的钟楼上,一边缓缓唱诵,一边庄严地敲响巨钟。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图五:钟声中,大部分师父已经站在大殿佛前。

“南――无――清凉山,金――色界,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南――无――峨嵋山,银――色界,大行――普贤,愿王菩――萨――。……”舒缓的吟唱伴着庄严的钟声,在灵隐寒冷的冬夜中慢慢散开,令人心神瞬时充满安宁祥和。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图六:鼓声十分好听。

“咚!――  咚!――  咚!――”钟声未尽,三声沉稳的鼓声响起。紧接着,一阵急促的鼓点回荡在大殿。我按着摄影包飞速奔向大殿西侧鼓楼。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图七:爬上去,硬是挤在师父脚下捏了一张。

鼓楼和钟楼一样,地方狭小,我上不去。而且,由于鼓实在太大,普仁师父是站在鼓后敲的。非常难找拍摄角度,正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大殿殿主兆德师父走上前来跟我说,:“上梯子。”哈!这好人咋就恁多捏?!*^_^*  在兆德师父的帮助下,一个木梯竖在二十诸天阎罗天子的身旁,我爬在梯子上冲着鼓楼猛拍。其实,当时很想停下来听听那鼓声的。从来认为寺院的鼓声敲起来节奏都是很舒缓的,但没想到,居然是有缓有急的。时而稳重庄严,教人摒除杂念;时而急促激越,似催人奋进。

说实在的,自小听过的鼓声不少:雄浑的西北太平鼓、场面宏大的安塞腰鼓、热烈的新疆维族手鼓、整齐威武的军鼓、时尚多姿的爵士鼓……现场听的时候都觉得非常好听,但没有一个像此时大殿内的佛教鼓声一样,给人一种直指心灵的震撼!

 “叮!―― 叮!――  叮!――”鼓声渐隐,师父们基本上已经站在大殿佛前了。清脆的引磬三响,师父们齐齐拜下去。

之后的一个多小时,师父们一直在诵经。那声音到现在还萦绕于脑中。大鼓、木鱼、引罄、大罄、铛等种种法器伴着僧人们洪亮悠扬的吟唱,好似天籁般庄严而绵延。我虽然不懂佛教、不晓得他们在念什么,从来也没对这一块儿有兴趣过。但彼时在那环境中,耳闻梵呗,只觉得声声入心,一种不可言说的庄严崇敬莫名升起。仰观释迦牟尼佛像,无比慈悲。

大殿空间高旷,诵经的声音虽然好听,但人冷得受不了――毕竟时值寒冬,江南又潮湿。我裹得严严实实:厚口罩、大围巾、头上带两层帽子,腿上还套着妈妈寄来的棉护膝(好似旧时的老棉裤一样,难看却很保暖),穿得整一个圆圆的肥熊。拍了没几张,我的爪子就好像快要冻掉一样。一面搓手,一面走动。其实我很想跺脚驱寒,可是那场合下不敢造次。

看看那些师父,海青袈裟之下,衣衫未见得有我一半厚,且伸手合十,丝毫不打折扣。每念几句,面前就一团白气呵出。――谁说僧人好做?这么冷的天,半夜爬出暖被窝,站在湿冷的殿堂中一动不动背诵一个多小时的经文……我做不到,555555……

喔,说错了。也不是一动不动,中间有一次“绕佛”。大家排队,有序地在殿内穿梭。为了体验,我跟在师父们最后,一路贼眉鼠眼四处乱看。

……

“啪!啪!啪!……”诵经邻近尾声,鼓罄渐落。忽闻远处斋堂云板声传来。

“梆!梆!梆!……”应该是那只高悬的“大鱼”。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图八:干活时都这么快乐!

飞奔到五观堂,只见一些师父们已经开始为大家准备早点了。果济师父端着一大盘食物,乐呵呵地干活儿,我总觉得他长得有点像弥勒佛。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图九:僧人们入斋堂井然有序,让我回忆起大学时夹着饭盆挤入食堂的穷凶极恶像。

师父们鱼贯而入,依序入座。

“噹!噹!噹!”待大家基本坐好之后,斋堂门前的火罄敲响。又一段诵经之后,早斋开始了。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五观堂灯火通明。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晨曦中,灵隐渐渐苏醒。我也差不多快冻僵了,准备打道回府。正在收拾器材,遇到法义师父,开玩笑说:

“小墨,你失眠啊?半夜跑来拍照。”

“四啊!四啊!我偶尔‘四眠’,不如你们长期‘四眠’难过啊!”学法义师父的家乡话真是乐事!我飞快逃窜。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八)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七)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六)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五)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四)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三)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二)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一)

俗眼看佛门(连载十)

俗眼看佛门(连载九)

俗眼看佛门(连载八)

俗眼看佛门(连载七)

俗眼看佛门(连载六)

俗眼看佛门(连载五)

俗眼看佛门(连载四)

俗眼看佛门(连载三)

俗眼看佛门(连载二)

俗眼看佛门(连载一)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如幻法师 作者:释如幻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如幻法师

作者作品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