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功夫与境界

功夫与境界

2017-09-14 17:49:04 来源:林其贤

鸳鸯绣出凭君看,莫把金针度与人。——释惠洪

在中国文学史上,李白和杜甫的地位向来是不分轩轾的。但是在学习诗歌创作的时候,一般总教人应学杜甫,莫学李白。说是学李白,会学得“画虎不成反类犬”。学杜甫呢?“画鹰不成犹类鹜”。虎和犬的差别与鹰和鹜的差别究竟如何,我们不太能掌握得清楚,但是从“反”和“犹”的上下语境中仍能感受到选择的指向。为什么文学地位相等,但学习对象的地位却有这么大的差别呢?

学习对象的选择虽然有天赋、学力、技巧、风格等多方面的考量,但最为关键的应该是其间有着:可学、不可学,能学、不能学的分辨在。文学地位是从所达到的“境界呈现”来评判,学习对象则是以“功夫指点”作标准。我们以上面所引北宋诗僧释惠洪的诗句来分辨,李白的诗呈现出来的是绣成的鸳鸯,杜甫的诗则不但有鸳鸯绣成后的境界呈现,同时也透露出金针穿梭的痕迹,能让人从中窥见诗作的门路。没有从入的门路,除非天赋相当,否则只能学得形似,而终究入不得门去。寻得从入之门,就算天赋有别、学力有限,毕竟方向不误,可以随时间随学力而日见升进。因此,学诗的首要问题其实并不在于要学什么人,因为文学风格与生命情调的相应多少是天生使然,学诗的首要问题当是在:如何从绣成的鸳鸯看出金针的手法来。看不出针法,再好的诗拿到手里也只像猫对着河豚,看看罢了,无下手处。

用佛法的概念来理解:“绣成的鸳鸯”是从“果报”来认识,指的是已经完成的“境界”。“金针”则是从果报形成前“因缘”会聚的过程着眼,指的是达到境界所需的“功夫”。从佛法证悟的观点来看,成佛成圣以及各种大大小小的悟境为“悟后的境界”,着眼于描述果报的形态与效用;而成佛成圣以及开悟的的努力过程则是“悟入的功夫”,着重描述形成果报的条件,讲的是修学的方法与过程。一个指悟后起用,一个是悟前用功,这两者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例如说“修行人”,“他是修行人”是指:他是有修行的人(“修行”英文词尾+ed);“我是修行人”是指:我是正在修行的人(“修行”英文词尾+ing)。词尾+ed的是境界意义,词尾+ing的是功夫过程意义。

且不谈佛法证悟,就是一般学习历程,分辨教学中“功夫指点”与“境界描述”的不同也是十分必要的,有“境界描述”的教学才会引生向往,知道方向。有“功夫指点”的教学才能安排自己当前适用的练习项目与内容。两者各有作用,但却容易混淆误用。

有回应邀到某中学和学生谈话。由于到得早了,学生朝会尚未结束。我站在远处看着他们行礼如仪。升旗过后,循例是师长训话。“同学虽然成绩不好,但千万不要对自己失望。校长对你们有信心,你们也要对自己有信心。”喔!是校长。接着,校长又一直好心地鼓舞学生“要有信心”、“要有信心”,我却越听越感觉学生们有着构不着边的空洞感受。

日前搭火车返校,进入车厢还没落座,远远就传来一声声:“你不要难过嘛!你不要伤心啦!”循声望去,一位年轻男子侧着身子对着手机用力吐露。试想,听到这样的安慰,会不会就不难过了?

仓储管理在面对成堆的货品要清点时,告诉自己:“不要烦、不要烦”,就不烦了吗?想脱离电脑游戏、电视节目的吸引力,告诉自己:“不要玩、不要看”,摆脱得掉吗?

难过、烦燥、没有自信…都不是问题的根源,而是问题呈现的症状。要改变这已经成形的果报,得从导致这样境界的因缘来处理。只在果报上着手而不从因缘着手,前贤说过了,这是“扬汤止沸”,即使不能说是全然无效,也是用力多而成效少,还会因为挫折不断而灰心丧志。

佛法的学习,似乎也常有这样的迷惑:

华严经有善财童子五十三参;那我是不是该也去遍参当代善知识?

弥勒菩萨“不修禅定,不断烦恼”,是不是就不要练习禅修?

六祖说“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那么禅修中把念头停息止息下来的教学是不必要的了?

善财、弥勒、六祖这些教说都是佛法,但却是境界意义而不是功夫意义的教说,因此就有适用与否的问题。

就以“生活中的佛法”来说。许多人一学佛就要学“在生活中用的佛法”。这当然是正确的,但是,却不能因此而误会,认为“佛法和生活天生自然就是没有分别、佛法和生活原就是打成一片。”生活中的佛法不是那么现成的。我们且以青原禅师开示的进境来看。禅师开示云:

老僧三十年前未参禅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及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入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

而今得个休歇处,依然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

借青原禅师的分疏来理解生活与佛法的关系,我们可以这么区分: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时:生活与修行合一,在生活中感受到修行的需要。

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时:生活与修行不合一,生活是生活、修行是修行。

见山又是山见水又是水时:生活与修行合一,在生活中修行。

顺着这样的思路,很自然会理解到:“生活与修行不合一”不够好,因为生活和修行隔离开来,生活中就无法因佛法而改善,而修行也会因为离开生活而失去真实感受以致于缺乏持续进行的动机。所以“在生活中修行”才是正确的修学方式。这样的理解应无误失。只是,我们现在进行的生活与修行不隔,是第一阶段的还是第三阶段的“合一”?

第三阶段的合一,是已经掌握修行要旨,能从生活人事物境的烦恼中汲取反省的素材,充分地化为成长的养分。到这阶段,已能就着当下的烦恼转化成菩提,确实是“烦恼即菩提”、确实能“活在当下”。第一阶段虽也是“烦恼即菩提”,菩提就在烦恼中,却是“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没有第二阶段的训练过程,如何能从第一阶段跨越到第三阶段?没有先从寻常生活切割出一些时间和空间来进行修行练习,没有在与生活隔离的反省中思惟演练,所谓的“在生活中修行”不会是第三阶段,只会是第一阶段。中间的功夫过程骤然割舍,便会把极平常而实极高妙的境界,与稀松轻易的当下乐趣,误会为同一层次,于是模糊了修学层次的辨识,错过了用功下手的入处。

辨识“功夫指点”与“境界描述”的不同,最简单的判别是:这个法,在可预见的期限内,我有没有可能做到?可能,而且其中也安排有实际操作的方法与历程,那么,这就是个“功夫指点”,而不只是远景的“境界描述”,因此对我也才有实践意义。经由多次的辨识与实践,渐渐增强辨识的能力,渐次发展分解“境界”的能力,也才能将达到那一“境界”所须的功夫历程拆解成目前能操作的练习项目。

于是我们知道:

“无量法门誓愿学”是境界,达到这境界的功夫历程是学一经一法。

“器官捐赠”呢?对有些人来说是“功夫”,对有些人则是“境界”。是“境界”的话,其功夫历程可以是:布施时间钱财(捐外财)、让蚊子叮不还手(捐小内财),还有呢?

“不要执着”在佛法居于核心地位。试想,什么样的作为是在“功夫”层下功夫,什么样的作为是在“境界”层下功夫?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line-height: 19.0px; font: 13.0px 'Helvetica Neue'}

郑科彦 本文来源:林其贤 作者:林其贤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林其贤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