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探寻“信”之线索

探寻“信”之线索

2017-09-14 17:41:30 来源:释智慧法师

在我们确认了“信”作为入道根本的重要性之后,随之要解决的问题就是:经论中究竟如何解释信,又该如何将这些释义用于指导修学。正如之前所说,经论中对信做了详尽的阐释,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从经论中将这些阐释寻找出来。但是如我们所知三藏十二部浩如烟海,如何在其中准确地将“信”的内涵提炼出来,还是需要一定的方法的。古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行之有效的方法往往可以令我们事半功倍。之前我们以文字作为“信仰”的打开方式,而现在我们仍然一脉相续以文字为线索,进行探寻。

以文字为线索,通俗说来就是用“信”作为字根组词,“信”同时具有形容词性、动词性、名词性和副词性,根据不同的词性就可以分别组合出主谓短语、动宾短语、偏正短语、联合短语等等,再以这些短语作为线索进行查询。说到这里,让我联想起一项神技能“过目不忘”。

《三国演义》第六十回,益州牧刘璋遣张松为使连曹至许都,杨修以曹操所作《孟德新书》示张松。张松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共一十三篇,皆用兵之要法,后大笑曰:“此书吾蜀中三尺小童,亦能暗诵,何为‘新书’?此是战国时无名氏所作,曹丞相盗窃以为己能,止好瞒足下耳!”此语遭杨修驳斥,张松曰:“公如不信,吾试诵之。”遂将《孟德新书》,从头至尾,朗诵一遍,并无一字差错。杨修大惊曰:“公过目不忘,真天下奇才也!”

历史上类似张松这样过目不忘的大有人在,战国时期的苏秦就有“走马观碑”的典故。东汉思想家王充少时看书“一见即能诵忆”。唐代杭州刺史崔涓,赴任之初命每人以纸一幅,用大字写上自己的姓名,缚于襟上,他看过一遍后,几百书吏、差役便都能直呼其名。我国首届民间文学一等奖获得者,66岁的朱素甫·玛玛依,能背诵出柯尔克孜族长篇英雄史诗《玛纳斯》全部的25万行诗句。

回到佛法中,第一次三藏结集,是由阿难尊者诵出佛陀49年所说言教,并由在座的大阿罗汉印证之后完成文字记录。中国佛经传译的史料中也记载着,大多典籍的梵文都是由西域僧人“诵出”。如果我们也能拥有这一非凡的技能,那么就可以直接在脑海中搜寻三藏十二部,把这些与“信”相关的短语一一锁定。

很可惜,这只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的美好愿望,所以我们不得不回到一个最简便的方法——“查询工具”,或使用《佛学大辞典》等专业工具书,或使用查询经藏的相关软件。这个方法虽看似简单,实际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轻易地用此方法达到预期目标。因为查询得到的信息是相对杂乱的,我们可能得到一个名相的解释,但是难以准确判断它应该属于哪个次第,该从哪个角度认识理解,因此必须具备相当的教理基础才能完成对这些信息的归类和处理。

究其原因,佛法并不完全限于知识层面,我们都知道修行佛道所必经的过程有四,即:信、解、行、证。起信才能生解,生解指导行持,行持旨在证悟,这个过程又是在不停循环当中。简言之,就是佛法的修学之路必须要知识、体验相结合,或者说知识、体验相互促动,在经过了知识和体验的双验证之后才能得到正确答案。如果仅仅依靠常识来判断,那很有可能我们起初是为了信而学,结果却产生了更多的疑惑甚至不信,反而延迟或阻断了前进的道路。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智慧法师 作者:释智慧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智慧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