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随缘善护,临终自有明光

随缘善护,临终自有明光

2017-09-13 17:57:30 来源:郭惠芯

生活里原就充满各种与自他分离的事件,我们有时安然度过,偶尔蹎礩困窘,有时借而开启了新的视野;临终,超过所有离别经验的总合,即便考验重重,却也有极大可能激发新的成长契机。

诸苦交错的临终时光

《瑜伽师地论》提及五种死苦相:离别所爱之财宝、离别所爱之朋友、离别所爱之眷属、离别所爱之自身、于命终时备受种种极重之忧苦。早已指出临终最大的共通难处是“与熟悉的今生道别、行向未知的世界”以及“身体的受苦”,这两重身心崩解的过程如湍急的水流,一般人几乎无法单独通行。

如何帮助临终者在终末旅程保有从容的意态,甚至促发病榻前的灵光,宗教伴行面临了世俗关怀与来世救赎的双重挑战。

曾有学者评谓“制度化的宗教无法取代临终实存心性体认本位的价值”,或说“表面的教义与简单的教行(如念佛、祈祷)并无法抵达癌末病人的内心深处”,均对宗教临终关怀的实践有所质疑。我也曾亲临不同宗教的关怀现场,听到宗教师“诸般万缘放下,一句佛号提起”或“把一切交给上帝”的提醒后,发现身心衰残的临终者默然垂下眼帘,内心觉得宗教离开人间的受苦何其遥远!

佛教传统的照顾模式--来自经典的启发

然而,征诸佛教传统对临终身心受苦的关怀,其实早已开展出令人惊奇的创意模式,大量运用业果与因缘法则,帮助病者不断攀向心灵高峰。

《中阿含》〈教化病经〉有典范描述:尊者舍梨子应邀前往探视病重危笃的给孤独长者,佛陀指示要令长者“安稳快乐”,舍梨子见了给孤独长者之后,先是亲切探问病情,继而赞美他今生的功德,之后还为这位佛教的大护法进行了一场“信、戒、多闻、施、正见、正志、正解脱”层叠向上的心灵导引,最后给孤独长者竟然“病即得瘥,平复如故”。

《涅槃经》则描述佛陀回到父亲病塌前,执父之手,温暖慰抚,见父亲欢喜,才为父亲两次讲经,净饭王最后证得阿罗汉果。

这样的经文向听闻者预告:“临终者的心灵仍处在可成长的状态”,亦可见佛教临终关怀具有:1、病人自主;2、身体与心灵整体的照顾;3、在任何时刻都能提供解脱轮回进路的基本精神。因此,善用“自力”与“他力”法门,人间佛教的临终关怀当能具足今生可证的幸福与开启来世的向往。

病人为主,成就今生的善业

我们会尽一切努力,

帮助你安祥逝去,

但也尽一切努力,

令你活到最后一刻

--西西里?桑德丝医师(天主教徒,被视为现代安宁照顾之母)

正视疼痛的干扰:疼痛控制被视为最基本的临终人权,佛教徒必须解构对“业”断章取义造成的狭隘诠解,以守护临终者最后的身体平安。

过去,“受苦是消业”或“念身不求无病,身无病则贪欲生”等简化的说法,成为佛教文化强加在临终受苦者身上的羞辱印记。

或许你也曾听到熟悉的愤怒抗辩--“我告诉你,我一生为家庭社会付出,没有做过为非作歹的事,为什么老是说我在受报应?我就不信谁这辈子做人比我还认真!”

安宁运动兴起,缓和医学快速发展,身体的疼痛泰半已能借医护专业缓解。圣严法师在回应安宁医护人员提问时也指出,“医学发展是现代人的集体福报,临终病人可以选择使用缓解针剂止痛”,宽解使用终末医疗的焦虑,避免临终者挣扎于肉体的受苦而产生沮丧或被遗弃的悲愤。因为越接近死亡的业越重要,所以,应该努力避免临终再制造负面的情绪。

意义回顾,缘住善法:陪伴临终者作生命回顾,帮助他发现存在的价值,让心稳定于善法的光明,是另一个经常带来惊喜的陪伴方式。有个八十岁以修脚踏车为业的老人,原来认为自己一辈子没做过什么有价值的事,病中陷入极度忧郁,他的孙子每天帮他做回顾纪录、算数善法功德:“厝边阿祥伯的脚踏车都是你修的,他靠着送药包,培养了两个救世济人的医生,算你功德有一份”、“你免费替穷困的阿秀姑补轮胎,他每天骑六公里路去读书,后来作老师、有好家庭,你有功劳”……在每天回忆往事的互动中,老人不只享受了祖孙之情的温暖,也不可置信地发现自己竟参与了这么多人的成就,笑出满口金牙的他说:来世继续替人修车也不错。两个月后,他打包了今生的善业,无所畏惧地走向来生。

创造临终新善业:许多临终病人因为担心“拖累他人”,经常自觉没有价值而失去求生意志,或转化情绪成为难以照护的病人。圣严法师说:“照顾别人有福德,所以,接受别人照顾,是让别人在我身上种福”,这个推论大大宽解了被照顾者的压力,也有助于提升照顾者的心力。当病人感觉“我还是这个世界的一分子,我的存在还能为所关心的人带来祝福与利益”,能令他大感安慰,使临终陪伴不致成为互结恶缘的磨人苦事。有个临终家属曾含着泪说,自从母亲知道被子女照顾会让子女有福气之后,就变成一个很好服侍的人,“我怎么作他都说好,还会道谢,我们母女两个就这样谢来谢去”。

至若进一步辅导临终者以交代遗嘱的方式,促发他善加分配“我所有”物,将内财外财做出合理的布施分享,亦属善业的积聚。

来世的向往:于生时建构死后世界

来世信仰几乎是人类共有的向慕,西方净土则是中国人最熟悉的来世去处,弥陀广大接引、不弃任何众生的悲怀最能提供方便庇护。临终者若原有修行的观念甚或法门,陪伴,不啻是一项最富启示的礼物。

净土信仰者的通过之旅:

“有一天,这个身体会不能用喔,那时候,你知道怎么办吗?”

2002年的某个秋日午后,我依在母亲床边为她按摩。

七十七岁犹算健朗的她午睡方醒,敏捷地回说:

“知道呀,就紧紧地抓着阿弥陀佛的手,飞呀飞的--就去到西方极乐世界了。”妈妈伸出手在虚空中优雅地回旋摆动着。

我心中激动,停下按压的动作,紧跟着她的话,说:“不必飞呀飞地,握着祂的手,眨个眼就到了。”

妈妈的眼睛倏地睁大,亮晶晶地直视着我:“真的?忒快?”

我用力地点头。

“这么好!”妈妈吁了口气,满意地笑眯了眼。

2003年盛夏未过,我们结束了今生亲缘。母亲的临终过程,不论是讨论在床头布置小坛城、为隔壁床的年轻病人念佛回向、深夜不寐时一起低声念佛、不适时拥她入怀,一起为同样受苦者观想弥陀慈光普照、呼唤慈父之名,或最后昏迷时在其耳畔诵读《阿弥陀经》,细数极乐世界的庄严美好;持续建构来世的向往,分享共修的神圣时光,成为我最光明的记忆。

我的姑姑则是年轻时就出家,她临终时意识清明,念佛不辍,当我代表俗家晚辈感谢她为整个家族学佛提供了最大的助缘,她微微地笑了,唇间犹自念佛,仿佛奉献给弥陀最上的礼敬,给围绕身旁的人带来极大的启发。

于无信仰处激起投靠的信心:

曾有位早年失学但极聪慧的老太太,原本没有特别的宗教信仰,在偶然听说西方极乐世界就是阿弥陀佛办的学校后,突然变得朝气蓬勃,决意要去西方留学,我说“那现在就得先上先修班啰”,我给他送去教材(阿弥陀经讲记录音带)。她时时勤听、每天盯着老师(阿弥陀佛像)看,不只勤快地念佛号,连床铺座椅都要子孙帮他转个朝西的方向,反覆向子女宣称“阿嬷以后要去留学”,整个大家庭在她的临终两个月中变成一个积极的学习中心,充满了奋发的光明。

至于我的学生美云因小时被母亲出养、少年失学、中年经历失业、离婚,凭坚强的意志力不断地斩荆披棘,她的不安全感也表现在对上帝的迟疑,被她的牧师称为“信仰的吉普塞人”。她去世前一天傍晚,我到安宁病房看她,她喘嘘嘘地问:我累了,不知进得了天堂吗?我说:那当然。她问“你不信上帝,为何如此笃定?”我说:因为佛教的阿弥陀佛也答应过,只要最终真想去西方,一定去得成。美云竟高兴地说:那我至少有两个可去的地方了。她嗑眼前温柔地对我微笑,成为最后的道别。

以全然的信心成就临终者

所有的宗教都相信:临终者衰朽的只是身躯,其光明之心从来无所缺损。但因死亡是临终者面对的新奇旅程,每个人都只能依据自我绘制的旅行地图摸索前进,首航时刻难免有时瞻前有时顾后,偶尔则会回到当下处境。此时,若有人以开放而敏锐的心倾听陪伴,避免将法教当成急欲宣传的真理强做指导,适时帮临终者吹去迷雾,那么,陌生的临终旅程随时都可能促发明光乍现!

郑科彦 本文来源:郭惠芯 作者:郭惠芯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郭惠芯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