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三)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三)

2017-09-12 15:57:13 来源:陈兵

第二节佛教心理学源流

佛教心理学创始于佛祖释迦牟尼,源出于释迦牟尼对自心真实的体悟,释迦成道后近五十年中说法的记录——佛经,被后世各时域中的各个佛教派别奉为圭臬。佛弟子们宗依佛经和师传,根据自身修行实践,进行阐释发挥,其学说受所在时域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制约影响,不无发展衍变、分化融合。佛教心理学的流传发展,大略与整个佛教的历史进程同步。在印度,可分为原始佛教、部派佛教、大乘佛教、密乘佛教四大阶段。东南亚、中国、日本、朝鲜等地的佛教心理学,各有其本土风格和发展历程。

一、原始佛教心理学

学界共认的原始佛教或根本佛教,指释迦牟尼在世时至其灭度后约百年间保持着佛陀淳朴教风的佛教。这一时期的佛教,注重修行实践,较少理论玄谈。释迦佛用质朴简洁的语言,向弟子们反复宣讲善恶因果、四谛、十二因缘等法,其言教后来主要结集为南传五部《尼柯耶》(包括北传《阿含经》及《义足经》、《本事经》等)和一些戒律。《阿含经》中的多数,都是围绕“自净其心”的轴心而“转法轮”(说法),多与心理学相关。《阿含经》特重对造成众生生死苦恼的种种烦恼垢心的省察分析,列举了三求、四取、四系、四漏、四暴流、五盖、七结、八魔军、九结、十结、十六心垢、二十一心秽等数十种有害的染心,追究了这些染

心产生的因缘,解析了从染心发起恶业乃至污染社会的心理运作过程,强调心为众生染净的关键,教诫比丘众“当善思惟,观察于心”,“当善观察,思惟于心”,具体讲述了伏心制心、改造染心的种种方法——守护根门、四念处、四正勤、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及四无量心、四禅、四无色定、三三昧等禅定,及由修禅定所开发的神通、智慧。属《杂阿含》的《治禅病秘要法》列举了治疗禅定修习中所发生的身心疾病之种种方法,为禅病心理疗法的重要专著。汉译《中阿含》中的《增上心经》、《念经》、《自观心经》、《心经》等,强调应不随染著心走,应心随智慧,于见色闻声之际,应以智慧观察,不染著于地、水、火、风、空、

识“六界”,止息贪欲,修习四念处、七觉支等,降伏、断灭烦恼。汉译《本事经》卷二、卷五说应观察、觉了自心,调御自心,令不生烦恼,“八风”不动。《阿含经》中的佛陀言教,形成一套次第井然、可操作性很强的心理净化体系。佛陀灭度后,佛弟子们忠实地笃行佛陀遗教,保持着佛陀在世时的教风,教团内部见解一致,“诸法一味”,无有争议。

传为佛弟子舍利弗造(一说执大藏造)的《集异门足论》、《舍利弗阿毗昙论》,目犍连造(一说舍利弗造)《法蕴足论》、迦旃延造(一说目犍连造)《施设足论》四种阿毗达磨(无比法、论),引证了不少佛所说法,将《阿含经》中有关心理的思想系统化、条理化,是以后部派佛教诸论典之根本。

二、部派佛教心理学

佛灭百年后,佛教僧团内部由见解、师承、种族、地域等原因,开始分裂,进入部派佛教时代,盛行期约五百年。先后共分出18个或21、24个部派,后来这些部派归于上座部、正量部、大众部、说一切有部四大系统。各部派尤其是四大系统,各有自家的三藏教典,各自宗依教典对教义作了精致、烦琐的整理、组织、阐释、发挥。对心理现象,部派佛学从原始教典出发,作了更为深入的论述,在心的相状、心性染净、随眠(潜在的烦恼)与心相应与否等问题上存在分歧,并在互相争议中深化了各自的学说。

上座部原流传于北印度,公元7世纪以后在印度逐渐消踪,唯余传至锡兰岛的南方上座部,传遍整个南亚、东南亚,成为今日斯里兰卡、缅甸、泰国、老挝等地区的主流佛教,称“南传佛教”,为诸部派中唯一传续至今者。上座部十分重视研究心理现象,注重禅定修持,该部所属化地部有“禅思入微,究畅幽密”之誉。该部以主张“心性本净,客尘所染”著称,设立“有分心”(南方上座部)、“穷生死蕴”(化地部)等细意识以解释轮回业报及烦恼的伏断等问题。

上座部论典一般都专章论述心理现象,讲解禅定、观心等修持方法。上座部诸论的主要宗本《舍利弗阿毗昙论》论述五蕴、十二入、十八界、业颇为详悉,卷二七《假心品》从通观世间染心和出世间净心的视角,分析各种人的一切心理状态、心理功能、心理活动,共列举出146心,主张“心性清净,为客尘染”。后来南方上座部尊奉《法聚》、《人施设》、《分别》、《界说》、《双对》、《发趣》、《论事》七论,认为前六论出于佛口亲说。七论中都论述心,如《法聚论·心生起品》,以占全书一半的篇幅,讲述了三类121心及其所属心所法,被看作一部心理学专著。《人施设论》分10类论述人类的心理现象。《双对论》第二品《蕴双论》论五蕴,第七品《随眠双论》论烦恼,第八品《心双论》论心之生灭。其他论典中也都有论述人、蕴、心所缘、定、神通、业等有关心识的内容,《发趣论》论心理现象尤多。优波底沙(约公元3世纪)造《解脱道论》、觉音(约5世纪)造《清净道论》、阿耨楼陀(约11世纪)造《摄阿毗达磨义论》,为总摄南传上座部教义的三大重要论著,此外还有不少阐释经论的著述。《清净道论》按戒、定、慧三学的次第展开论述,定、慧二学在全书23品中占21品之多,对各种禅定的修法和禅定开发的神通等功用阐述甚为详悉;慧学所摄《说蕴品》将89心的作用分为14种。被称为南传佛学入门之钥的《摄阿毗达磨义论》开首两品专讲心,将心分为121心和52种“心所”,最后第九品讲修心而臻解脱的止、观二法,中间还有专讲调摄心、观察心的《摄路分别品》,专讲色法(物质现象)的只有一品,全书的结构和内容明显以心理现象的研究为主,可看作一本心理学的专著。凯摩遮利耶(khemacarya)的《名色概要》也是一本专论心的著作。今人菩提比丘编《阿毗达磨概要精解》,全书9章,前5章专论心、心所、心路过程、离心路过程之概要,第9章《业处之概要》论禅定。

当代南传佛教界人士颇有主要从心理训练的角度,用通俗的语言将传统的修持之道介绍给世人者,如泰国阿姜·查法师(1918~1992)《静止的流水》、《心灵的资粮》等系列讲述和录影、录音带,被译为多种文字,吸引了不少东西方人士。达摩难陀法师的《无忧无虑地生活》(1967)讲如何克服忧虑而快乐幸福地生活,此书在世界各地多次再版。留学于阿姜·查门下的美国禅师、心理学家杰克·康菲尔德(Jack Kornfield)著有《寂静的平湖》、《当代南传佛教大师》等,讲述南传佛教禅法。

从上座部的化地部分出的说一切有部(萨婆多部),出过法胜、胁尊者、世友、法救、妙音、觉天、僧伽罗刹、迦旃延尼子等著名大师。有部在大乘兴起后犹盛行于世,后来形成印度佛教四大宗之一的婆沙宗,为与大乘进行理论交锋的教内主要对手,大约在11世纪以后才逐渐衰绝。有部以擅长“禅数学”著称,“禅”指禅定,“数”指阿毗达磨(阐释、整理佛法的论典),其学风以对佛教义理的阐发与禅定修持并重为特色。该部留下来的论著不少,重要者有目犍连造《法蕴足论》、舍利弗造《集异门足论》、迦旃延造《施设足论》、提婆设摩(约佛灭三百年间人)造《识身足论》、世友(佛灭五百年间人)造《品类足论》及《界身足论》,合称“六足论”。《识身足论》主要说六识、十种心、十二种心等,可谓

一部心理学专著,《界身足论》亦以说心所法及四念住、四禅四定等修心的方法和进程为主要内容,所列举的心所法多达81种。迦旃延和提婆设摩,被认为应并列为佛教心理学的第一大师。迦多衍尼子(佛灭三百年间人)所造《发智论》,从《阿含经》中归纳出杂、结、智、业、大种、根、定、见八大论题(“蕴”),每一论题下又分若干小题(“纳息”)进行论述。其中第一杂蕴、第二结蕴主要论述心、心所法,辨别烦恼,第四业蕴论述行为,第七定蕴论述禅定。长达200卷的《大毗婆沙论》,乃有部以胁尊者、世友为首的五百罗汉在迦湿弥罗(克什米尔)进行第四次佛典结集时集体撰述的大论,通过解释《发智论》,旨在统一有部东西两系的思想。此后有法胜的《阿毗昙心论》,法救增补之,撰成《杂阿毗昙心论》。又有世亲宗本有部之义,取经量部之说,依《杂阿毗昙心论》撰成30卷《阿毗达磨俱舍论》,被视为小乘佛学圆熟的代表作,至今仍受汉藏二系佛教的重视,作为佛学院的重要教材。与世亲同时的有部论师众贤,特著80卷《俱舍论》(《阿毗达磨顺正理论》)、40卷《阿毗达磨显宗论》与世亲辩难,维护有部正统学说。

有部诸论基本上都是对佛教经典中零散的说法进行梳理、组织、阐释,形成纲目清晰、精致系统的教科书式的著作,其内容广涉三科、五蕴、四缘、六因、五果、禅定、智慧、圣果、破邪等各方面,以阐明由净化自心而臻解脱的理论和修习进程,无不包含心理功能、认识和行为的解析及净心、调心的技术等心理学内容,多数论典甚至可以说以心理学为主要内容。有部诸论把一切现象归纳为色法、心法、心所有法、心不相应行法、无为法五大类,凡67种(《品类足论》)或75种(《俱舍论》),认为这五类法作为构成万有的基本材料,是有其自体的,故名“说一切有”。五类法中,心法、心所有法属心理现象,心法有6种,心所法有

27种或46种,《法蕴足论》列举心所法最为详尽,仅不善者就多达77种。有部不把“缠”(现行的烦恼)和“随眠”(潜在的烦恼)区分为二,分心为杂染、离染两种,主张除去杂染心而得解脱,反对心性本净说。

有部之学自汉末传入中国,影响甚大,被看作小乘的代表,东晋南北朝时有专究有部论典的“毗昙师”、“俱舍师”,撰有解释二论的《毗昙大义疏》(慧集)、《俱舍论义疏》(慧恺)等。有部专讲禅定的《修行道地经》(僧伽罗刹造)、《坐禅三昧经》、《达摩多罗禅经》相继译为汉文,安世高、觉贤等先后来华传授有部禅法,自后汉至南北朝,影响颇大。俱舍学还由入唐留学僧道昭、慧通等传入日本,形成日本佛教俱舍宗。

上座部分出的另一大派犊子部,从中印流传至西印,到7世纪时尚相当兴盛,后来衰绝。该部又分出贤胄、法上、正量、密林山四部,以正量部影响最大。犊子部的典籍大多失传,汉译中保存的《正法念处经》、《三法度论》、《三弥底部论》等,皆分派以后所出,其中有部分心理学内容。《正法念处经》是首次将心所法分类的佛经,经中多处论述心及修心的重要性。犊子部的主张主要与化地部对立,以说有“非即蕴非离蕴”的轮回主体补特伽罗而著称,引起其他部派尤大乘的批评,甚至被斥为背离了佛法无我论根本立场的“附佛法外道”。

四大部派之外,从有部很晚才分出的经量部(说转部),被视为7世纪时印度佛学四大宗之一(其余三宗为有部、中观、瑜伽),在心理学方面特有建树。经量部的前身为譬喻师,其实际组织者鸠摩罗多(童受)著述甚多,但皆已散失。其弟子诃梨跋摩(狮子铠)所撰《成实论》,在中国很有影响,南北朝时有专研此论的“成实师”一系,有僧导、道亮、昙度、智藏、法云、慧琰等撰有此论的注疏一二十种。成实学还从大唐传入日本,形成日本佛教成实宗。《成实论》和会诸部派及大乘之说,发展了譬喻师之学,其观点多同经量部。该论承譬喻师传统,以一心法贯串四谛,对五蕴、心与心数、业、我的解说,见解独特,主张人、法二空,被中国佛教界看作从小乘向大乘过渡的代表作。经量部对譬喻师之学作了进一步发展,对心理现象的研究颇为精密,主张有微细的、一类相续的诸蕴能从此世转移到后世,其关于认识功能解析的“随界说”、“带相说”、“自证说”,对大乘法相唯识学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可惜该部典籍已失,只有从《顺正理论》、《入中论》等书的引述,得知经量部心理学思想的概略。

与上座部对峙的大众部(摩诃僧祗部),起初流传甚广,后来在南印案达地方十分兴盛,称案达派,在大乘炽盛的7世纪还在流传,以后逐渐衰绝。该部以“勤学众经,宣讲真义”、长于经典的学习讲解著称,注重《增一阿含经》及解释此经的《分别功德论》。大众部的论书包括心理学方面的论述大多己散佚,只能从《异部宗轮论》等著作中一窥其心性本净、佛一刹那心了一切法等主张的纲目。

本文节选自《佛教心理学》,已获得作者陈兵教授的授权发布。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五)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四)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三)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二)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一)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