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彩塑作伴 寺为家

彩塑作伴 寺为家

2017-09-07 19:07:04 来源:出关

彩塑作伴 寺为家 (来源:original)

张宇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法兴寺、崇庆寺文物管理所所长。

长治市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长治彩塑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长治市雕塑家协会秘书长。长治市人大代表,长子县政协常委,长治市劳动模范。

工作二十三年来,先后为十几万人次游客担任讲解工作,出版有《佛影》、《国之瑰宝长子法兴寺崇庆寺》等专著。

导语:

菩萨造像是一个载体,承载了古代那些默默无闻的塑匠人、画匠人的心血,更承载了信仰的力量。

完整演讲稿:

大家好!我叫张宇飞,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法兴寺和崇庆寺文物管理所的所长。文物所长,这个词听起来好像很高大上。说白了,其实我就是寺庙的一个看门人。当然法兴寺也不是少林寺,名气很大,来头很大,每天香客和游客如云。其实这是一个在外人眼里看来,非常荒凉,甚至是有一点寂寞的地方。

机缘巧合入古寺

大概是在1991年的时候,崇庆寺发生了一起文物盗窃案。有几名盗贼翻墙而入,前后盗窃了12尊古代彩塑菩萨造像,这都是非常珍贵的。后来这个文物案破获了,之后,上级的文物主管部门觉得很有必要在崇庆寺里面派驻一个文保员。

但是这个地方条件太艰苦了:离最近的村庄有两公里;坐公交车的话,一天只有一趟,要步行到五公里以外,才能找到公车的站点;除了比较远之外,这个地方不通电,更要命的还不通水,要到一个很远的山沟里去挑水,所以一直没有人去,从1991年一直到1993年。后来终于有一个人来了,那个人就是我。

我为什么要到这样一个地方去呢?我觉得有这样一个地方,我可以有大把的时间,用闲暇的时光来慢慢看书。

我刚去的时候就住在崇庆寺前院的卧佛殿里面。这个地方密封不是特别好,房子也特别老,古代的木结构。夏天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甚至通过那些窗户,通过房屋的缝隙,可以看到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但是冬天就一点都不浪漫了,当冷风从这些缝隙吹进来的时候,内心是很绝望的。

说到吃,经常是半个月下去一次,只能买一些可以存放的蔬菜。那时候就吃野菜,山上几乎所有的野菜都尝过。

只要是寺院,一定有烧香的人过去。我记得在多年前的时候有两个人去烧香,很虔诚,跪在两尊像的前面,就是这两幅天王像,一尊是南方天王,一尊是东方天王。他跪在下面很虔诚地说,秦琼、敬德,你要保佑我如何如何。后来他念得多了,我就说,老乡你错了,这是两尊天王造像。他说差不多啊,都穿着盔甲,都是武士,他们有什么区别你说一说。也许现在我会告诉他,佛寺里是不会有秦琼敬德的,但当时真的不知道。

我突然有一种五十步笑百步的感觉。我觉得有必要打开书,学习学习。于是开始一步一步地走近佛寺,也走近佛寺艺术,走近佛教文化。

其实在长子县这样一个小地方,大概在1993年、1994年的时候到县城的新华书店里,可以看到佛教类的书籍吗?几乎是不大可能的。直到后来来了一个朋友,在他的办公室中,我看到一本书,就是阎文儒先生写的《中国雕塑艺术纲要》。在这本书里我第一次知道佛教造像有四个高峰期,就是魏、唐、宋、明。魏就是魏晋南北朝,这个时期的佛教造像表达了一种非常崇高的神圣的、庄严的美。第二个佛教造像高峰期就是唐朝,这个时期大家会想到什么呢?会想到飞天,会想到敦煌壁画中那些雍容华贵的菩萨造像,这时候体现的是一种富贵的、雍容的、贵族的美。唐朝以后的宋,在文化上绝对是文化昌明的时代,这个时代的造像体现了一种非常内敛、非常优雅甚至也是非常深刻和中国化的美。到了明清的时候,好像没有什么太高的艺术品了,但这时候人的力量、世俗的力量会深刻地打动人的内心,生命是如此地真实,佛法是和生活联系在一起的。

法兴寺三绝

这是法兴寺的前院,法兴寺里面包括七类文物,包括佛塔类的,还有一盏唐朝留下来的石雕的佛灯。当然,法兴寺里最为精彩的第三绝是彩塑。

这尊彩塑在很早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崇高的评价——“宋塑菩萨之冠”,或者“宋塑之冠”。但在人的印象中,从来没有人认为中国寺庙里的泥菩萨像,可以和世界顶级艺术品并列。这显然是不对的。我也意识到这一点,但苦苦追求多少年来,一直没有发现它究竟美在哪里。直到有一天,一个因缘契合让我豁然开悟。

2004年时,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有一个栏目叫《走遍中国》,要拍摄一组法兴寺彩塑的节目。导演为了追求效果,在晚上的时候打灯。当他把所有的灯都打到东面的时候,我一个人慢慢地走到了造像的西面。法兴寺的大殿菩萨造像是环墙而立的。在那些柔软的、柔和的甚至有一点昏暗的灯光里,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因为白天的时候,你一直在苦苦思索,这个菩萨究竟美在哪里?它是美在眼睛,还是美在手指,还是美在服饰?你会被细节所干扰,你会被自己零碎的思维所打断。但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你苦苦揣摩的细节这时候都看不见了。菩萨最本质的美呈现了出来。

这是中国文化中所独有的母性之美。西方的女神在人体的刻画上可以说是惟妙惟肖、细腻逼真。可是菩萨的美,美的是一种内在的、升华了的情感。在内在的、情感的、灵魂的、思想的刻画上,西方的雕塑是远远达不到中国雕塑的高度的。西方的雕塑是写实,是再现;中国的雕塑是写意,是表现。

法兴寺里这尊菩萨像可以作为一个典范。菩萨应该是什么年龄呢?像西方的女神一样做成一个青春美少妇吗?虽然美丽动人、激情四射,可是它缺乏母性的成熟和安详,把它做成一个老太太,虽然很成熟很安详,但是美又有一点不足了。所以中国的菩萨造像往往就是以中年女性的形象出现,它既有青春少妇的动人曲线,也有老祖母的安详之美。

再看这个菩萨的体态。如果它和杨贵妃比,和唐代博物馆中经常看到的三彩女俑比显然是瘦了一点,但和清代林妹妹弱不禁风的形象相比又要雍容矜持了一些。在那些贴体的服饰的背后,你能感受到人体那种优美的曲线。这种曲线是被高度概括了的,胖而不肥,文而不弱,体态是恰到好处。

这个菩萨的造像身高两米五,略微高于真人,具有神的威严,但又接近于真人,让你觉得它具备人的平实和亲和。这种俯视的眼光让你有一种向它求救的感觉。

我记得多年前看了一个电影,这个电影里有一个女武术家和叶问有交流。她说习武之人有三重境界,第一重是见天地。我们大家都熟知的美国的自由女神是什么样子的?她举着火把在仰望星空。自由女神见天地。

中国的菩萨把目光更多地聚焦在大地上。有一个成语叫“菩萨低眉”。菩萨为什么低眉?它在见众生这种眼神是对生命对大地上每一个卑微的生命由心而发的由衷的关怀。所以菩萨低垂的目光里,有一种博大深沉、悲天悯人的情怀在里面。

我有时候在想,是谁作出了如此生动的打动我们内心的作品?

一说到雕塑西方有很多特别有名的雕塑家,但是请你说一个中国的雕塑家没有人知道。中国没有雕塑艺术品吗?敦煌留下了多少?云冈石窟留下了多少?龙门石窟留下了多少?大足石窟留下了多少?山西留下来的寺观彩塑登记在册的有一万三千多尊但没有人知道中国精美的雕塑是谁做的。

法兴寺的造像碑的名字是刻在最后面的。我找到了那行字,这个名字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塑匠人冯宗本,画匠人陈道荣、吕荣他们从哪里来?做这个雕塑的时候有多大的年龄?不知道。就像做赵州桥的李春一样,仅仅留下一个名字。但是,这就够了,足够了。他把对生命的力量和对信仰的很深刻的力量,通过这个作品传达给了我们。所以这个雕塑的背后看到的是一个艺术的灵魂,是一个不朽的艺术家的灵魂。从这点来看,他还活着。

信仰唤醒人生

我1993年到的崇庆寺,整整十多年的时间,前五六年的工资一个月挣150块钱,后五六年的时候一个月挣200块钱。我在山上种一点野菜,这个生活就可以解决了。但我有儿子、我有姑娘,他们要读书。后来当儿子上了小学,钱都给儿子花了,我喝西北风去了。所以那时候就找领导谈一谈,说能不能给我涨一涨工资。领导很为难。为什么?其实也不是领导的问题,这个和山西文物的现状是有关系的。

山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452处,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山西的国土面积只占中国的1.6%,在1.6%的国土面积上保留着中国12%的物质文化遗产。现在我们能看到最早的木结构古建筑是唐代的,留下四座全部在山西。五代建筑留下了七座,五座在山西。宋辽金的木结构古建筑中国有160座,其中有120座是在山西。元代以前的木结构古建筑,在整个中国大概有444处,山西留下了多少呢?350处。我所在的长子县有多少呢?39处41座,你就可以想像文物的密集度了。真正在寺庙里守护文物的是哪些人?大部分都是年龄比较大的农村的老人,像我这样的人纯属一个意外。

意外地到了这里,不可能有意外的收入。有一个朋友就介绍我说到一个景区去吧,做一个导游,这个收入应该比这个要好一点。真到了景区的时候,内心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这时候我们县里面分管文化的副县长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苦口婆心地劝我。我一边在听县长打电话,一边在看着电话上的表一分一秒地在走。当时电话费很贵的,10分钟过去了,县长应该挂电话了;20分钟过去了,县长怎么还不挂呢?他后面说什么我几乎都快听不到了,我清楚地记得这个县长打了35分钟的电话。我答应他,我一定会回去。

当然,回去以后像中国的传统故事一样有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我从一个农民工正式进入了国家的体制,成为了一个文物局的正式工。

其实召唤我回去的,除了县长,还有我内心的力量。我的儿子和女儿把回法兴寺叫回家,因为他们从小就在这个寺院里长大。我的题目叫《彩塑为伴寺为家》,真的是在我生命最低落的时候,彩塑的力量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力量在支撑着我。我回去是因为菩萨在召唤我,佛寺艺术、中国传统思想在召唤着我。

文物仅仅是一个载体,山西这么大体量的文物只能眼看着它一点点地消失在风雨里,尤其是大量列入文保单位的。长子县的不可移动文物有891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12处。这12处是可以得到保护的,因为它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保单位是没有问题的,市保单位就要排队了,县保单位基本上是排不上队的。

文物无法留存下来,可是文物后面的精神是千万不能遗失的。我做讲解工作,有时候也希望通过一己之力,既然物无可挽回地逝去,希望把物背后的精神、把作品背后的思想传承下去。真正唤醒我们的不是物质和浮名,是文化的力量,更重要的是生命中信仰的力量,因为信仰的力量才是真正地照耀人生的力量。

谢谢大家!

郑科彦 本文来源:出关 作者:张宇飞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张宇飞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