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烦恼七日谈

烦恼七日谈

2017-09-05 11:28:48 来源:网易佛学

一、万应灵丹

以前住在小庙,时间久了,发现一个秘密。庙里唯一的那位师傅,无论别人遇到了什么难解的问题,都使用同一个解决方式,就是“写个牌位,本寺庙初一、十五会定期诵经回向,保佑你消灾免难,所求皆遂。”

我把它称为“万应灵丹”,什么问题都可以派上用场。一方面,写个牌位,总是要捐点钱,这样小庙就得以生存延续下去;另一方面,别人也算有个寄托,即使不灵验,也可归之于心不虔诚或业报太重。毕竟成与不成,总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不成就当是此庙的菩萨不灵,再换座庙拜拜喽。

起初,我对这事挺反感,我觉得寺庙应该弘扬佛法,而不是用这种“万应灵丹”去忽悠。但慢慢地,我发现,若换作是我,我又能说什么呢?

比如,一个妇女生的几胎都是女儿,这在一部分农村可是个关系到香火、面子等的大问题,所以她还要继续生,直到生出个男孩子为止。据说拜观世音菩萨,可以求男得男,于是就到寺庙里面来了。对于这个问题,我能说什么呢?我能跟她说缘起、说无我、说空、让她放下执着吗?这不是改变一个人思想的问题,而是一个家族,一个乡村,一个庞大的集体潜意识的问题,我自认做不到。我只能祈祷她所求如愿,我能说什么呢?

又比如,一个老人,由于孩子得了精神病,经常在家打人摔东西,所以发愿抄写《金刚经》。因为听人说,书写读诵《金刚经》的功德不可思议。于是他抄了很多本,都拿到寺庙来给大家结缘。他的字迹非常工整有力,想必是费了不少心血。但有一天午后,他来跟我说,如果孩子病再不好,他要改信基督教了。我想,或许是有人跟他宣扬信上帝的好处,他的立场开始动摇了吧。但我能说什么呢?我能治好他孩子的病吗?我能让他放下对孩子的执着吗?跟他说“无我无我所”的道理吗?我是出家人,没有家庭的包袱,面对着他的忧伤,我实在没有办法理直气壮地说佛教的大道理。饱汉不知饿汉饥,他的痛苦我不能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在那时,我感到一种深层的悲哀,因为即使一个人抄写了那么多遍《金刚经》,但《金刚经》却从来也没有进入过他的心。“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哪怕只要明白其中任何一句话,他都会从那股哀伤中慢慢走出来。然而他只看到,他所想象的那些不可思议的福报功德,一叶障目,不见森林。

我原本以为,学佛是要断除烦恼,这时才清醒,许多人学佛要解决的烦恼,只是“事不遂意”罢了。他们要断除的不是烦恼本身,而仅仅是“事不遂意”而已。一旦所求皆遂,就以为无烦无恼了。所以,在那里,我只能为自己的无能羞愧。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救苦救难的神,而不是一个只会空谈道理的人。在他们眼中,出家人是世间走投无路,束手无策时,最后的希望,而我不是那个希望。

二、溢出的烦恼

我们真的要断烦恼吗?有时我不禁去想这个问题。我们口头上也许会说,“是的,我当然不要烦恼。”但烦恼不是一个孤立的东西,它还有一大堆与之相关的事物,你是否也厌弃那些东西呢?如果断除对钱财贪欲的同时,意味着你潜在地失去了一些赚钱的机会时,你是否还会那么厌恶“贪欲”呢?如果赚到更多的钱,意味着必须承担一些烦恼的话,或许很多人会愿意承受这些烦恼,只要能赚到就好。也许我们真正厌恶的,只是承受烦恼重担的同时,却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断除烦恼只是次要目标,主要的目标是赚取更多的金钱,或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等等。除非在追求名利的过程中,产生的烦恼超过了内在的心理承受力时,才会想要断除烦恼。我把这些烦恼称为“溢出的烦恼”,意指那些不能承受,超过心理承受限度的烦恼。而对于一定程度内的烦恼,堪忍世界的众生似乎并没有特别想要断除的意思。

去问一个孩子,长大后要做什么?绝大多数孩子会说,将来要做总统,做比尔·盖茨,做律师,做医生等等,总之是要有名声地位的那些职业。但有谁会说长大后要做一个没有烦恼的人?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值得炫耀的理想。而大多数人的观点、性格、潜意识,往往是在孩童时期就已确立,并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一生。这样看来,我们思想的深层次中,似乎并不认为“断除烦恼”有什么重大价值。即使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会厌恶烦恼,口头上说想从烦恼中解脱出来,但往往都是自欺的诡计。我们真的想断除烦恼吗?

我接触过很多说自己是信佛、学佛的人,有些一边做着坏事,一边诉说着自己对佛教的虔诚。“我家中供有佛堂,我每天都烧三支香”,“我给寺庙捐过很多钱,庙里有什么事我都帮忙”,“我自认我比谁都虔诚,晚上经常会梦到佛菩萨”,看到这些话,你一定会认为这是个虔诚的信佛者,但我要跟你说,和我说这些话的是一个黑社会大哥。

我知道,他信的“佛”和我信的“佛”,内涵完全不同,学佛的方式也完全不同。虽然“我信佛”、“我学佛”,似乎大家都能说,但一千个人也许有一千个模式。也许很多人学佛,并不想断除烦恼,即使是要断除烦恼,也只是要断“溢出”的那部分烦恼。烦恼与我们是如此的亲密,从进入轮回以来,就一直随逐着我们。我们一直在玩着与烦恼互动的游戏,“烦恼在故我在,我在故烦恼在”,烦恼是“我”的食物,是“我”得以壮大的动力,谁又会真的狠下心来割舍这些呢?

三、断线的风筝

从烦恼中解脱,是佛法的核心之道。离开了这个核心,剩下的只是写着“佛教”二字的外壳。《菩提道次第论》中,在谈到三士道时,非常谨慎地加了一个前缀“共”。因为如果下士道不是与菩提道所共的那部分,而仅仅就只是下士道、只是人天乘的话,说它不是佛教,又何尝不可呢?一个人如果布施、持戒、修定的目的,并非是要出离三界,断除烦恼,那么即使他披着佛教的外衣,说着像似法教,也不过是附佛外道罢了。

当然,从宗教弘法的立场来说,我们可以扩大佛教的范畴,有时候我们甚至会把老子、孔子、耶稣、雷锋等等都说成是菩萨的化身。但如果在扩展壮大的同时,意味着佛教核心之道的丧失,那这样的圆融含蓄还是少一点为好。

现在的问题是,有多少人走上了佛法的核心之道呢?还是就只是在外围转了几十年呢?我们可以捐钱建庙,朝山拜佛,参加法会,放生诵经,但这些事情如果不联系到自己的心性上来,不用于减轻乃至断除烦恼上来,那么我们只是做了许多好事,积累了一堆福德而已。更有甚者,于此过程中反平添了许多烦恼。

我认识一个居士,曾经一段时间,他对放生有着一股极端的狂热,每天五点下班,就直奔菜市场买螃蟹,为了怕放生的螃蟹被别人再捉去,于是要再到很远的地方去放,每天要忙到晚上九点钟才回家。虽然作为公务员,有着优厚的薪金,但依然成为了“月光族”的一员。后来,他的老婆和他离婚了。再后来,他变得消沉、堕落,以至再也不学佛了。

学佛学到这样的境地,我只能说我看不懂,到底这是怎么了呢?学佛本来是要断除烦恼的,而不是越学越累,越学越沉重啊!放生是一件好事,是去除悭贪,培养慈悲的无畏布施,但佛教不仅仅是布施,它还有戒定慧,还有闻思修,还有……,为何要只对一件事痴迷呢?如果在追求形式的过程中,产生更多的烦恼,岂不南辕北辙了吗?

我不希望看到,因为学佛导致婆媳不和,夫妻分居,家庭破裂,我也希望僧团能够把信众引导到佛法的核心之道上来,真正地关心他们,而不仅仅是打发似的,让信众做这做那。学佛,不在于我们建了多少座金碧辉煌的塔庙,不在于我们拜过了多少座圣地名山,也不在于我们诵了多少部经,磕了多少次头,烧了多少支香,一切都要从心地出发,外在的形式如果脱离了内在的核心,就像断线的风筝,最后不知会飘落到何方。

四、怀着敬畏的目光

虽然佛陀用毒、盖、缚、结、使、缠、随眠等种种角度来开示烦恼的不同层面,但真正领会佛陀苦口婆心的人却很少。去做一份问卷调查,问一问身边那些学佛多年的人,能说出多少种烦恼的名字呢?有哪些是根本的烦恼呢?怎么去对治这些烦恼呢?调查的结果,往往会让我们大吃一惊。大多数人对我们生死轮回的大敌,对学佛要究竟断除的对象,一无所知。

不仅如此,即使去问一些读过佛学院的出家人,什么是见道所断的烦恼?什么是修道所断的烦恼?如何是暂时断?如何是毕竟断?如何观察烦恼的断与未断?也很少有人能顺畅地答出来。当然,出家人并非要都是已断烦恼,证得道果的贤圣,但我想至少理路上应该清楚吧,否则凭何教化众生呢?许多出家人,披上袈裟没有几天,就被人捧着,以大师的身份去弘法利生了,但到底能弘什么呢?以盲导盲吗?多年以后,是不是应该担心会有人说:“我眼本明,因师故瞎”呢?

有些出家人与时俱进,会去考驾照,学电脑,读MBA等;有些出家人喜欢传统文化,琴韵茶道,诗词书画,颇为精通。作为弘法世间的方便,我想这也无可厚非,但若离开了断除烦恼这一佛法核心,所做一切则都不过是魔事而已。当一滴牛奶与一杯水混合,我们不会称其为一杯牛奶了。当一个出家人一生中用于断除烦恼上的努力,只是如前一滴牛奶之量时,我们也无法称其为真正的出家人。即使我们身后,被冠以诗僧、画僧而流芳百世,或因为奇闻轶事而被坊间津津乐道,都不如在无人洒扫的塔墓上,刻上这样的座右铭:“这里埋着一个已超越一切烦恼的人,一个已战胜自私自利的人,一个曾照亮过冥暗世间的人。”

我们该怎样看待烦恼呢?佛陀说:“无明为父,贪爱为母”,无明和贪爱实是我们无始劫来生生不息的,唯一究竟的父母,如果我们有理由对世间的父母抱有敬畏之心,那么我们不也应对无明和贪爱这生生世世的父母抱着敬畏之心吗?如同青春期中充满叛逆心理的少年,想要挣脱父母对自己条条框框的约束。有一天,解脱路上,我们也会厌倦无明之父,贪爱之母对我们的长久束缚,而想要挣脱这份无形的枷锁。

是父母?还是敌人?端在于我们有没有醒过来认清它们的本质。但无论如何,我们不应逃避它们,它们不会因为逃避而自动消失;也不要忽视它们,它们不会因为忽视而放过我们,面对这解脱路上最大的障碍,我们需要的是勇敢地正视。敬畏你的敌人如同敬畏你的父母,有一天,你才可能战胜它们。

五、可爱的朋友

相较于把烦恼视为可憎的敌人,我更倾向于视其为可爱的朋友。这倒不是说,我准备与烦恼长相厮守,而是说我希望以一种接受的心态看待烦恼。如同对待朋友,我们会注意其气色好坏,胖瘦泰否,嘘寒问暖;但对于敌人,我们则往往是遥见其背影,就忍不住嗤之以鼻,恨不得挥袖而去。似乎我们从不看敌人,敌人就永远是敌人,我们生活在“敌人”的概念中,却慢慢遗忘了它们真实的形象。过去这样,现在这样,未来还是这样。

但如果我们不去仔细端详烦恼的真实面目,我们如何才能对治它呢?大多数时候,我们的潜意识总是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崇高、伟大、正义、纯洁的人,即使在烦恼的驱动下我们做了许多恶业,我们依然会说,“我当时也不知怎么了”,“那不是我”,“我的本意不是那样的”……

我们否定烦恼与自己有关,急着撇清与烦恼的亲戚关系,担心烦恼的恶名玷污了我们雪白的羽毛。我们害怕,害怕发现真相,害怕发现自己其实就是那个“自我”一直讨厌的――自私、贪婪、嫉妒、猜忌、易怒、懒惰、吝啬的人。这种感觉真是让“自我”无地自容,所以我们要急着去否认。

在我们发怒时,我们得承认“我”就是那个发怒;在我们贪婪时,我们得承认“我”就是那个贪婪;“我”就是烦恼本身,烦恼的背后并没有一个纯净的灵魂,在为烦恼买单。如果我们不肯承认自己就是烦恼本身,那么我们就不会做出任何实质性的改变。如同一个自认健康的人,不会去看医生。一个自认纯洁的灵魂,也不会想要忏悔重生。我们通过唾弃烦恼,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完美的人,但最后什么也没有改变。

据说嗔恨不能改变你的敌人,只有爱才能感化它们。我想,对于烦恼,我们也应敞开心胸地接受它们。不妨试着去仔细端详烦恼,如同看着一个老朋友,你会发现它们其实也很可爱。如果我们能接受自己心中的贪嗔痴,我们也一定能接受别人身上的贪嗔痴。人都是将心比心的,对自己严苛者,往往意味着对别人也严苛。如果我们不能容忍自己身上贪嗔痴的毛病,我们又如何会心甘情愿地去容忍别人身上的过失呢?

在心中接纳烦恼的那一刻,我们就会明白,世上所有的人都生活在烦恼的驱使中,他们并没有自由。这时,你会升起一股深刻的悲心,让你学会理解和宽容他人。别人往往只是一面镜子,投射的只是我们自己烦恼的影子。理解自己的不足,才会理解别人的不足;接受自己的缺陷,才能接受别人的缺陷;爱自己的人,才会爱别人。

六、糖衣和疫苗

烦恼的花样多端,有时它以可爱迷人的姿态,令你在不知不觉中步入罗网;有时则以丑陋憎厌的形式,令你从始至终痛苦不堪。《瑜伽论》中,把烦恼列为坏苦,这实是伟大的洞见。因为通常来说,坏苦是指乐受的无常变异而产生的痛苦,将烦恼视为坏苦,意味着烦恼初起的时候,往往是以令人快乐的形相展现。

如同候鸟随着季节的变化而迁徙,人也一样,饿思食,冷思衣。这说明有情都有趋乐避苦的本能。身体这样,心也不例外。人心总是倾向令自己快乐的那些思惟,我们会去幻想明天万一中了彩票该如何,却不会去设想明天也可能被车撞,虽然二者发生的机率同样大小。又比如,老年人喜欢讲“想当年如何如何”,却很少想未来,因为未来无多,不过黄土一堆而已,有什么好想?年轻人则相反,总是想将来怎样怎样。

如果烦恼从来都只是根痛苦的毒刺,那么依据我们的本能,我们一开始就会选择逃避,又怎么会中烦恼的圈套,甚至对它念念不忘呢?有时,不是烦恼系缚着我们,而是我们牢牢抓住烦恼不放。所谓烦恼断不掉,并非真的断不掉,而是我们并不想真的断除。烦恼究竟有什么迷人的魔力,令我们为之生死相许呢?

试想一下,当我们见钱眼开,利令智昏时;当我们赌瘾大发,孤注一掷时;当我们色迷心窍,胆大妄为时;你有没有一种由贪欲引发的快感,我们的肾上腺素开始加快分泌,瞳孔放大,毛发直立,血压上升,心跳加快,我们享受着贪欲带来的兴奋感受。虽然之后,我们也许会倾家荡产,债台高筑,身陷囹囫。

当我们破口大骂,把别人贬得体无完肤时;当我们兴高采烈地去痛打落水狗时;我们是否有一种快意恩仇的感觉?虽然在畅快发泄之后,也许会遭来更深的怨恨。同样的,当我们因谗诳而沾沾自喜,当我们因憍慢而洋洋自得,当我们因懈怠而放纵身心……

看!我们就是这么上钩的。烦恼初始的甜蜜犹如那裹着毒药的糖衣,除非你了解到它含毒的本质,否则哪里会心甘情愿地舍弃!甜蜜的烦恼,让我们对它念念不忘,且随着恶性循环,对它的依赖还会渐渐加大。如同酒鬼不会排斥杯中之物,只是厌恶烂醉后的头痛身困;大多数的凡夫也不是真的讨厌贪嗔痴,而只是不喜欢烦恼毒发后不可收拾的结局。

所以,尽管我们一方面说着厌恶烦恼的话,但另一方面却又在享受着烦恼带给我们的刺激。天下的事情,有时就是这样口是心非,似是而非的。不过,也有似非而是的例子。比如,藏传佛教有所谓“佛慢”、“忿怒本尊”的修法,汉传佛教也有诸如“小疑小悟,大疑大悟”,“欲中行禅,火中生莲”的修法,这慢、忿、疑、欲等,乍看起来,似乎都是烦恼,但如同带着“××病毒”称呼的疫苗,反倒有着极大的防治功效。毕竟,贪欲和信心,嗔恨和智慧,愚痴和寻思,在某些方面有着惊人的相似。提炼过的蛇毒有着解毒的妙用,净化毒质后的烦恼也有同样的神奇,菩萨依此“留惑润生”,教化世间。

若我们不了解烦恼,那么它就是糖衣毒药;若了解它的构成,则可转之为抗感染的疫苗。但烦恼本身非内非外,不生不灭,空无所有。经中说:“诸淫怒痴即戒定慧”,“若有人分别,贪怒痴及道,是人去佛远,譬如天与地。”实是对烦恼本质最佳的写照!

(七)内在的非暴力

有一次,和朋友谈到“万应灵丹”的故事,他笑说这还不够巧妙,毕竟还存在兑现与否的缺陷。他说还有更高级的“万应灵丹”,简称“七字真言”,事后当事人只会责怪自己,绝不会怪庙里的菩萨不灵。这七个字就是“空、放下、不要执着。”

碰到任何难题,只要把这七个字念一遍,便可以打发。试想一下,当事人初听之下,一定被这七个字的洒脱境界所震撼,觉得很有道理。但回去之后,发现还是空不掉,放不下,于是只好责怪自己根器不好。总之,不是法师说的不对,而是自己做不到。

这真是高明的诡计,因为人总是容易被崇高的字眼迷惑,于是急急地想往自身上套,但往往是看似近,实是远,差一点,做不到。“空、放下、不要执着”,并不是一种刻意造作的行为,而是智慧开发后的自然结果。问题不在于“空、放下、不要执着”本身,而在于为什么以及如何才能“空、放下、不要执着”。这才是真正要解决的问题。

空掉烦恼,放下烦恼,不要执着烦恼,当你在心中重复这些话时,并不能根除烦恼,但我们往往会犯“倒果为因”的错误,因为这看上去是条终南捷径。地平线仿佛就在前方不远处,但最后却总也走不到。通过头脑不断重复这些字眼,我们掩盖了自己的无明,伪装成恍然大悟的样子。我们不喜欢对自己说:“我只是鹦鹉学舌,但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佛陀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创造了一种内在的分裂,潜意识中我们认为事物是实有的,但表面意识中我们又不断地向自己暗示这些都是空的,是要放下和不去执着的。

强行压制的后果是烦恼坠入了意识的深层,暂时失去了踪迹,但总有一天它会如卷缩的毒蛇般,弹射出来咬你一口。如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出家人,平常给人的感觉非常稳重。有一次突然发起火来,才知道原来他一直都在压抑烦恼,忍无可忍时,终于爆发出来,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这才理解,何谓“一念嗔心起,火烧功德林”。

接纳烦恼为自己的朋友,在理解烦恼的本质前,不要急急地压制,否则就是在行使暴力。暴力意味着无须理解,就去催伏。但暴力不会产生智慧,只会带来分裂,带来更多的暴力。如果我们对自己的内心都采取暴力模式,那么对别人更会这样。所以,我们总是会指责别人的贪嗔痴,因为我们无法理解别人烦恼的立场,正如我们不去理解自己的烦恼一般。最后内在的暴力会付诸外在的身体和语言,但这只不过是无明状态下的必然结果。

我们要知道,烦恼只不过是一个念头,它刹那无常,柔弱无比,真正赋予它力量的是人心对它的无明执着。我们视其为真实,想要断除它,却往往反向增强了它的力量。如同说:“不要关注左脚边,那个身长两米,全身五彩斑斓,嘴中吐着两个红芯,头呈三角,一看就是剧毒的眼睛蛇。”这看似好心的说法,只会导致我们更加地关注和紧张。同样的道理,断除烦恼的意念导致了更多的烦恼,只有认识到烦恼的无自性,我们才可能真正消灭烦恼。

《涅槃经》中说,智慧不断烦恼,如同光明不破黑暗。智慧所在,烦恼即不在。找到了合适的门匙,就不须用脚把门踹开。佛教的非暴力,非但彰显于外,也适应于内。智慧在内心升起,如同柔美花朵的绽放。没有此岸彼岸的分裂,也没有清净染污的抗争,认清烦恼空性的本质,即明白“烦恼即菩提”的真理。佛陀说,菩提道上,一切修法,最大的秘诀,就是以“无所得为方便”。

郑科彦 本文来源:网易佛学 作者:释净智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净智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