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二)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二)

2017-09-01 16:04:15 来源:网易佛学

第一节    佛教对心的高度重视

在同时代乃至当今的百家之学中,若论对如实认识心灵、彻底净化心灵的重视程度和为此而付出的努力,佛教完全称得上天字号第一家。

一、佛法宗要——心之缘起

众所周知,佛教乃三大世界宗教中最年长者。诞生于喜玛拉雅山南麓古印度迦毗罗卫国的悉达多太子,因切感人生生老病死等痛苦,为觅得灭苦解脱之道而出家修行,证得洞彻宇宙人生真实本面的大觉,创立佛教,被尊称为释迦牟尼(释迦族的圣人)、佛陀(大觉悟者)。这一历史故事一直是各时域中的各派佛教共认的信仰基点。

悉达多太子“四门游观”,受老、病、死亡刺激而出家求道的因缘,便是一大现身说法,表明佛教的宗旨在于解脱人生诸苦,彻底解决人存在的根本问题——生死。在佛陀看来,人生的一切痛苦,一切心灵问题、生理问题、社会问题,归根结蒂,皆由生于人间,不容选择地禀受此不完美的生命形态、生存条件、心理活动模式所致,有生便有衰老、疾病、恩爱别离、怨仇相会、所求不得等苦,有生必有死,意味着人生幸福永远终结的死亡,成为人生不可避免的最大痛苦。“了生死”,于是被佛教看作人生的根本问题、头桩大事。此所谓“了”,有了彻(洞明)、了结(超出)二义。

据佛典记载,释迦牟尼自述他证得了彻生死的大觉,是通过在第四禅的寂定心中,运用“缘起法”如实观察自他生死苦恼的因果而致。缘起法(梵pratya-sa?bhava)因而被奉为佛教的基本原理、佛教徒皈依的“三宝”之中心“法宝”的宗要,被视为佛陀的“法身”(以真理、思想为不朽之身),有“见缘起即见佛,见缘起即见法”之说。所谓缘起法,指万有皆依一定条件生起的普遍法则,其内容在《阿含经》中常以“此有则彼有,此生则彼生;此无则彼无,此灭则彼灭”(或译作“缘是有是,此生则生”、“此起则起,此灭则灭”) 一偈来概括[1]。缘起法具体指作为佛陀基本教法的“四圣谛”、“十二因缘”法。四圣谛、十二因缘,都是运用“此生则彼生,此灭则彼灭”的缘起法则,从自心中去追溯造成生死苦恼的根源,寻求解脱诸苦、超出生死之道。四谛法将生死苦恼的根源归结于心中所起的贪、嗔、痴等烦恼(集圣谛);十二因缘法从心理上一环环追究老病死忧悲苦恼产生的原因,将其根源最终上溯至自心的“无明”(对宇宙人生真实事理的无知)。通过修行戒、定、慧等正道(道圣谛),息灭烦恼、无明之因,则生老病死等苦果自然除灭,永恒安乐的涅槃自然现前(灭圣谛)。这一简明而又深奥的原理,被称为“染净因果”:心因不能“如实知见”宇宙人生的真实,被无明遮蔽、烦恼污染,造成诸苦交攻的生死苦果;以“如实知见”的智慧照破无明,“自净其意”,断灭烦恼,则永享常乐我净的涅槃净果。总之,苦与乐、生死与涅槃,唯由自心之染、净,所谓缘起法,终是心之缘起或心之染净因果。

西方学者称释迦牟尼为“第一个研究心理创伤与复原之道的伟大精神医师”,他既不堕入咒术迷信,也不陷入形而上思辨,而是集中焦点于现实痛苦的心理学观察,其思维方式具有极为浓厚的心理分析色彩。其四谛、十二因缘说是一种精神医学模型、精神病理学、心理康复学。在当代西方心理学家看来,所有的西方心理治疗,其实都和以“为大医王治人心病”自任的佛陀立场一致,可以被看成是对自我为什么会痛苦和烦恼的原因的一种探索和治疗。

苦、集、灭、道四圣谛,被奉为释迦牟尼所说法及后世佛教诸乘诸宗诸派教义之纲宗,中国佛学家依据《大般涅槃经》之说,将佛教诸说总摄于生灭四谛、无生四谛、无量四谛、无作四谛四种四谛,四种四谛在理论上虽不无浅深、偏圆、渐顿之别,而皆不出心之缘起的大框架。乃至佛法的十二因缘、三法印、三十七道品等内容,皆不出一心。正如木村泰贤《大乘佛教思想论》所说:

佛教的根本精神,可以说在基于一心的缘起法则。

二、“一切法中,心为上首”

根据心的缘起法则,佛陀指出:造成生死苦恼和了彻生死的关键,唯是自心。《法句经·双要品》佛偈云:

心为法本,心尊心使。

谓心是产生、建立一切的根本,也是佛法的根本,世间万物中,心最为尊贵,具有宰制、驱使一切的力量。心有感知、思维、情感、意志等奇妙功能,是心这个主子,发起或善或恶的“业”——思想、言语、行为等活动,善恶业按自然的因果律运作,迫使众生承受或乐或苦的果报,无休无止地生了死,死了又生,轮回于天、人、鬼、畜生、地狱“五道”之中,饱受苦荼。被迫禀受既定的生命形态、种类、族姓、形貌,既定的生存环境、生存条件,非属自然,非出偶然,非关上帝神明,而是自心所造作,自业所感招。《正法念处经》卷五将能造业的心比喻为善于用笔墨颜料在纸帛上随意描绘种种图画的画师,这一画师“自业画作业果地分,种种异心”——不仅画出众生各自不同的形貌及其生存的环境,还画出众生的心理模式。心,还有创造心、制作心灵桎梏的奇特能力。大乘《华严经·夜摩宫中偈赞品》以一偈形象地表述了佛法的心要:

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

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

心,是万有中最为神奇、最为玄妙、力量最大的东西,《五苦章句经》佛说“一切壮无过心”——什么东西都没有心的力量强大,心是世间第一大力士。《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观心品》偈云:

心有大力世界生,自在能为变化主。

称心为具有创造世界万物之巨大能力的主宰者,比喻心为能生长五谷花草树木的大地母亲,称为“心地”。

可悲的是,众生虽然无不拥有这个神奇的心,完全具足创造世界、主宰世界的本钱,却因不能自知、自宰其心,而使自心异化为强大的异己力量,被异己的无明烦恼心所宰制,反主为奴,被自心所起的无明烦恼奴役驱遣,入生死海中,受苦无已。《五苦章句经》佛谓“心是怨家,常欺误人”。《正法念处经》卷三佛偈说心为第一怨家,“心常烧众生”,就像开垦烧荒之火。《佛遗教经》佛言:

心之可畏,甚于毒蛇、恶兽、怨贼,大火越逸,未足喻也。

此所言心,指异化的无明烦恼心,此心乃迫使、诱骗众生受尽千辛万苦的罪魁祸首,是最为可怕的怨敌。欲图跳出苦海,永享常乐自在,只有制伏、主宰制造苦难的元凶——自心。《五苦章句经》佛言:

能伏心为道者,其力最多。

能通过修学正道,制伏、战胜心这位超级大力士,那当然是世间力量最大者了。佛陀自称:“吾与心斗,其劫无数,今乃成佛。”佛被尊称为“大雄大力”,意谓能完全战胜、主宰自心的大英雄、大力士。

心虽然具有大力,最为重要,然而却常被逐物不返的世人所忽视,佛教因而大声疾呼,高扬心的重要性,强调心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解决人生根本问题乃至人类文明根本问题的枢机和关键。《正法念处经》卷四二佛偈云:

一切法行主,所谓彼心是,

复以如是义,故得名为心。

谓心在一切现象中起主导作用,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叫做心。如实认识自心,被佛陀强调为认识世界的第一要务,《中阿含·自观心经》中,佛陀教诫弟子应该“善自观心,善自知心”。《大般涅槃经》卷十八教菩萨应“ 善知心界,知心生界,知心住界,知心自在界”——善知心所依的因、知心如何生起、知心如何安住、知心如何获得解脱自在及解脱自在的因缘。大乘《胜天王般若经》卷二佛言:

一切法中,心为上首。若善知心,悉解众法。……若能伏心,则伏众法。

《大乘宝云经》卷五也有类似的说法:

一切诸法,心为上首。若知于心,则能得知一切诸法。……不随于心,能为心师,以心师故,则能得为一切法师。若能于心得自在者,则于诸法而得自在。

都高推心为万有中、佛法中的首要者,有如擒贼擒王,只要如实了知心这个最深奥、最复杂,能总摄一切的主枢者,便能如实了知万有的真实本面,如实了知一切佛法;只要制伏、主导自心,为自心之师而非为自心之奴,便能制伏世间的一切,能为主导一切的明师;只要能获得自主其心的自由,便能自由主宰一切,“得大自在”。甚至整个人间、世界的样相,也取决于心。《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四云:

心清净故世界清净,心杂秽故世界杂秽。

《维摩经·佛国品》谓“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这个人间之所以充满罪恶,污秽不堪,是因为人们的心被烦恼所污染,只要大家都净化、庄严自心,国土世界自然清净庄严。

大乘佛教所追求的终极目标——无上菩提(佛陀如实遍知一切之大觉),也终归是对自心的如实了知。心既然为生死升沉的枢机,则佛教所强调的超越生死之要——“如实知见”,当然应以如实知见自心为要。所谓无上菩提,是对万有真实本性如实的、圆满的觉知,而万有真实本性,即是自心的真实本性,是故只要集中力量研究自心,治理自心,如实觉知自心实性(心性),便会证得无上菩提。密乘要典《大日经·入真言门住心品》说得明白:

云何菩提?谓如实知自心。

说菩提大觉即是对自心的如实了知,观自心实性,乃证得大觉、即身成佛的捷径。

三、“心理主义”的佛教

以心为佛法枢机,极其重视对自心的研究、治理,是从原始佛教到大乘、密乘一贯坚持的立场。《增一阿含经》中,佛以心为生一切法之“一法”。印度大乘如来藏学及中国天台、禅、华严、真言等宗,更以一心统摄一切,《曼殊师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卷二谓“一切法,即是一切有情心”。《大乘起信论》开宗明义:

所言法者,谓众生心,是心则摄一切世间、出世间法。

谓大乘佛法即是总摄世间、出世间一切的众生心,此心能总摄大乘教义。永明延寿禅师《宗镜录》卷九四云:

夫心者,为诸法总持之门,作万有真实之性,故称第一义谛。

称心为总摄一切佛法的要门,心即是万有实性(终极实在),即是第一真理、最高真理。

基于这种认识,佛教将了脱生死这一人生根本大事的解决,乃至大乘“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宏伟理想之实现,都落实、聚焦于对自心的认识、调伏、净化、庄严(美化)。佛教虽然不乏对物质现象的研究,但其所侧重显然在心理现象;佛教虽然志在改造、净化、庄严整个世界乃至全宇宙,但其着眼、着手处无疑在改造、净化、庄严人心。佛教教义以心之缘起为纲宗,其理论探讨的重点在心,其三学、六度等修行之道,皆是调伏、净化、庄严自心的技术,其实质皆是修治自心。全体佛学实际上可以看作专门究心、治心的“内学”。

从多元文化并行中承认佛教的擅长和功用为治心,乃中国古代社会人士对佛教的定位,宋孝宗“以佛治心”之言,集中表达了这种社会共识。梁启超在题为《佛教心理学浅测》(1922)的讲演中,说佛家所谓的法“就是心理学”,虽然现代欧美所讲的心理学和佛教所谓心识严格地说不能混为一谈,“但就学问大概的分类说,将说‘心识之相’的学问认为心理学,并无过咎”;主张研究佛学“应该从经典中所说的心理学入手”,“研究心理学应该以佛教教理为重要研究品”。其《说大毗婆沙》一文谓欧洲近数十年来始渐成独立学科之心理学,印度在千五百年前殆以大成,尤佛陀之后学“对于心理之观察分析,渊渊入微,以较今欧美人所论述,彼盖仅涉其樊而未窥其奥也”。熊十力《佛家名相通释·撰述大意》认为:

佛家哲学,以今哲学上术语言之,不妨说为心理主义。所谓心理主义者,非谓是心理学,乃谓其哲学从心理学出发故。

其实,佛家哲学不仅从心理学出发,而且落足于心理学所包括的心理治疗、心理卫生、心理健康。从心理学的角度,可以把全体佛学看成一门心理学,“佛教心理学”的大口袋,甚至可以囊括全部佛学,起码可以囊括佛学的主要内容。

三千多年来,世界各地的无数佛教人士,怀着了生死的终极关怀和信仰虔诚,精勤修行,倾注全部心力,以独特的方法究心治心,在心灵研究方面积累了极其丰富的智慧成果。佛教心理学解答了近现代心理学所主要探讨的心灵结构、心理机能、心身关系、心物关系、梦之解析、行为、认知、自我、人格、爱、欲望、心理调控、情商逆商智商培养、心理治疗、自我实现、超个人等方方面面的问题,内涵甚为丰厚,可以分为二三十个学派,分出禅定心理学、潜能开发心理学、认知心理学、业心理学、涅槃心理学、佛教艺术心理学等子学科。早在科学心理学诞生两千年以前,佛教心理学便详尽描述了直到现代精神分析派心理学方才关注的深层心灵世界,研究了现代人本主义心理学、超个人心理学着力论述的超自我实现、超个人问题,探讨了现代心理学界不久前才列入议题的禅定、气功、瑜伽、神通异能等超心理现象,至于佛教心理学所重点探究的心性问题,则尚未引起现代心理学的普遍重视。可以说,佛教心理学是一门古老的现代心理学乃至“超现代心理学”。

本文节选自《佛教心理学》,已获得作者陈兵教授的授权发布。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五)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四)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三)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二)

佛教与心理学(连载一)

郑科彦 本文来源:网易佛学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