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压住孙悟空的五指山,是座什么山?

压住孙悟空的五指山,是座什么山?

2017-08-16 21:05:57 来源:网易佛学

照见五蕴皆空。

一、

话说孙大圣神通广大,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可是折腾来,折腾去,却跳不出如来的五指山。这五指山不是别的,就是比喻我们的五蕴。

佛教把世间分为有情世间和器世间,前者是正报,后者是依报。但无论正报依报,都不超出五蕴的范畴。出离世间并非是说跳出三界之外,还有一个世界,而是说要从我们的五蕴世间中走出来。

五蕴是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早期的翻译则是五阴。蕴是聚集义,由于五不是一,一不是五,所以正好对治于常一不变之我的执着;而阴是覆盖义,揭示出我们因被五阴所蒙蔽,执以为实,取以为我,所以生死不息,苦患不止。这两种翻译各有所长,倒也不能随便取代。

五蕴是如何来的呢?是我们自己“取”来的,由爱而取,由取而有,所以我们常说“五取蕴”。“取”有主动的意思,是从因的角度来说的;而“五取蕴”还有另外一种翻译,就是“五受阴”,“受”有被动的含义,是从果的角度说的。我们之所以会把五蕴执着为“我”或“我所”,可以从主动的“取”和被动的“受”,这两个方面来理解。

首先,从主动的角度来谈,我们觉得身体这个色壳子,让它往东就往东,让它往西就往西,因为能够支配和主宰,于是就以为是我的身体。又觉得自己的思想是独立的,想怎么想就怎么想,既然觉得能支配和主宰,就又以为是我的思想,其它的诸蕴,依此类推。

而若从被动的角度来看,五蕴是如何被执为“我”或“我所”的呢?比如饥饿的感受,这不是我人主动取来的,而是被动承受的果报,甩也甩不掉,扔也扔不去,最后终于认命此“受”唯我独有。用《楞严经》中的一句话来形容,就是“不汝还者,非汝而谁?”

无论是主动的执取,还是被动的承受,五蕴的背后都不存在一个实体的取者我或受者我。但由于我们无始以来的俱生我执,总以为有个自在的我在“主宰”着五蕴,而所谓“主宰”总是双方面的,“主宰”离开了“被主宰”便什么也不是,从这个角度来看,“被主宰”同时也就在主宰着“主宰”,如同系缚总是彼此的系缚。要想从这种系缚的感觉中走出来,关键点就是认识到那个主宰者的缺席。

二、

虽然我们常说,我们生活同一片天空下,同一个地球上,似乎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相同的。但这只是就共业所感的器世界而言,于有情个体来说,我们实是生活在不同相续的五蕴世界中。

我们的色蕴完全不同,即使有些人看上去似乎拥有相同的样貌,相同的体重,相同的身高,相同的肤色,相同的血型,相同的……我们的受蕴完全不同,虽然我们可以使用相同的词汇去表述痛苦、快乐、忧伤、喜悦等,但其实每个人的感受彼此不同,可以理解,却无法取代。同样的道理,各人的想蕴、行蕴、识蕴也都是独一无二的。

因此,虽然佛陀以及那些圣弟子们从他们的五蕴世界中走了出来,但他们不能代替我们走出来。这是一个人的战争,一个人的任务,一个人的使命,没有人能走进你的世界来替你完成解脱。

有时想想学佛也真是孤独,非但世间名利地位等身外之物得放下,就是原来执以为自体的,也得放下。无始劫来那些围绕着“我”为中心而建构的一切,被慢慢剥离、分解、丢弃,我们还可依恃什么?当我们把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渐渐放下时,也就越来越接近于空性,但此时由于无始以来串习的贪爱执着,会让我们觉得极度的空虚、恐惧和惊慌。如同一个溺水的人,想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我”想逃跑,想挣扎,似乎再一步,就是悬崖末路,“我”会放手吗?“我”会让你杀了“我”自己吗?魔王在此回头了,佛陀却跳了下去。

据说佛陀在证道之后,说了一段很短的自白:

经多生轮回,寻求造屋者,

但未得见之,痛苦再再生。

已见造屋者,不再造于屋。

椽桷皆毁坏,栋梁亦摧折。

我说证无为,一切爱尽灭。

五蕴就是那个屋子,谁在不停地构建它呢?

三、

多年以前,听过一首歌,其中唱道:“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面子,似乎人人都要,但这其实只是属于想蕴中的一朵浪花。仔细想想,我们不仅是扛着一个面子活着,而是扛着整个五蕴活着。

因为这个色蕴,我们每天得喂它吃,予它喝,给它洗,把它净……

因为这个受蕴,我们每天忙着趣乐避苦,造作诸业……

因为这个想蕴,我们每天奔波不息,为实现梦想或妄想而努力……

因为这个行蕴,我们每天甘被贪婪、嗔恨、傲慢、怀疑等驱使……

因为这个识蕴,我们每天虚妄分别,烦恼不已……

五蕴就像重担,我们扛着它走过春夏秋冬,生生世世。虽然苦,虽然累,但我们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它,厌弃过他,因为我们自始至终地把它执为自家宝藏。而佛陀却发出狮子吼,五蕴如贼。

我们被骗了,自以为聪明,却其实是天大的傻瓜。大家都说人自私,其实一点也不。把五阴当成是“我”,然后为着这五贼忙前忙后,为之生,为之死,还甘之如饴。这是聪明还是愚痴呢?今天跟着一个感觉就走了,明天又跟着一个妄想走了,我们迷失了自我,被五阴牵着鼻子团团转。古人云,认贼为子者,自家财宝终不成就;同样,认蕴为我者,解脱之门也终不开启。若不识得本来面目,岂不要自欺一生!

阿罗汉被称为放下重担者,游行于世间,不造作一丝新业。又如清凉之月,游于毕竟之空,无所挂碍。而我们则是挑重担者,虽然众苦逼迫,却不知舍离。也许是时候为我们的生命谱写新歌了,歌名就叫做“有一种智慧叫做放手”。

四、

佛教说,虚幻的“自我”来源于对五蕴的错执,而五蕴是通于三世的。经典中在解释五蕴时,于每一蕴的前面都会加上“若过去、若现在、若未来”一句,这真是深刻的智慧。因为我们执着为“我”的,非但是指现在的五蕴,也包含过去和未来的。现在的五蕴仿如一个支点,左右两边挑着的则是名为过去和未来的重担。

一方面,现在的行为受着过去经验的制约,想一想,如果我是个孤儿,如果我离过婚,如果我做过牢,如果……我们很难摆脱过去留下的烙印,即使想摆脱,别人也会用过去的眼光看你,他们看不到现在的你,如同他们看不到他们现在的自己。一切都在变,但头脑没有变,头脑活在过去的概念中。

另一方面,现在除了要为过去“买单”,还要为未来“买单”。试想一下,如果我没有养老保险,没有医疗保险,将来老了病了,没有人照顾我……为了保护“自我”,我们宁愿活在对未来的恐惧中,我们放不下未来。

但头脑所想象的“未来”,其实只是“过去”的延伸,它只能用已知的素材来创作未来。没有惊喜,没有意料之外,头脑希望一切都在掌握中。我们设想明天、明年将会发生的活动,有时甚至想到了死后。通过设想未来,“我”获得了安全感。一切都是已知的,安排好的,没有危险的,但一切也都是死的。

所以,有时候我们会突然觉得,这样按部就班地重复,日复一日,实在枯燥无聊。于是有些人为了寻求新的刺激,新的激情,或爆发、或堕落、或出轨;就是不愿活在安排好的,名为未来的“过去”中。

总之,回忆过去,会令“自我”显得真实;而设想未来,则让“自我”觉得安全。“我执”就是心飘荡在过去和未来,不肯停歇的原动力。当我们背着沉重的担子时,我们是无法安然地活在当下的。担子越重,就越无法稍息停留。也许直到死神来临的那刻,我们才会暂时放松一下,喘一口气,接着奔向下一个担子。

五、

让感受仅仅是感受,让思想仅仅是思想,无视诸触,不受任何观点引导,我们就会慢慢从五蕴的系缚中解脱出来。但如何达到这一步呢?传统上,有三种方便善巧。

1、观五蕴是苦

佛陀教导我们,应视五蕴如病、如痈、如箭、如疮、热恼、 逼切、败坏、衰朽、变动、速灭、可畏、可厌、有灾、有横、有疫、有疠、不安隐、不可保信等等。一旦认识到五蕴纯粹就是苦之聚集,根本没有想象中的乐时,我们就会自动地厌离,如同不再在无花果树上寻找花朵。

如果第一步,观五蕴的苦,就产生厌离,愿放下重担,那当然最好。但娑婆世界的众生,堪忍是其特征,有时即使知道是苦,也依然舍不得放下,面对这种情况,就需要更进一步地观察五蕴了。

2、观五蕴非我

经论中说,由无我想方能具足苦想。因为这场轮回大戏中,最大的悲剧其实就在于根本没有“我”,我们一生都在为了“我”而自私地活着,但其实根本就是个骗局。如同一个父亲唯有一独子,辛辛苦苦养大成人,还为其积攒了一大笔钱,结果却发现那根本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仇人的,岂不大苦?

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能认识到五蕴根本就不是我,一一蕴中也根本没有我,那么我为五蕴所受的苦,岂不全是白劳的?这样一想,对五蕴的执着,也就慢慢淡了。因为人的思惟模式本就是以“我”为中心而运转的,看看我们每天的念头,不都是围绕着自我的吗?一旦认识到五蕴与己无关,也就不会那么执着了。

3、观五蕴皆空

上面所说的观五蕴非我,只是粗品无我的观察;若细致地来说,何处有蕴执,何处有我执。所以,除非认识到五蕴的自性本空,否则无我想是难以究竟的。

由于五蕴是缘起法,缘生缘灭,刹那不住,因此其中无有一丝一毫的自性。而我人却被其相续的假象所蒙蔽,执以为实。有时,我们甚至会对数十年前的一段感受,一个妄想念念不忘,牢牢抓住,似乎它们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我们不愿看到无常变化的本质,所以我们也就无法认识到“空”。

如果对五蕴皆空有所明了,那么前两步的修法就会被超越。一方面,既不会随五蕴而流转生死,也不会因厌离于它而失大悲方便;另一方面,不执五蕴以为我,也不会计为非我而产生冷漠的心态,如《中论》所说:“诸法实相中,无我无非我。”

《心经》中的一句“照见五蕴皆空”,把孙大圣从五指山下解救出来。各位看官,我们何时从自己的五指山中走出来呢?

郑科彦 本文来源:网易佛学 作者:释净智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净智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