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慧能“无念”禅法及其修学意义

2016-03-25 12:57:53 来源: 网易佛学
0

慧能“无念”禅法及其修学意义

“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是《坛经》的实践纲领,是渐顿两种法门都要遵守的禅修准则。宗、体、本分别有宗旨、体性、根本的意思,表示在修行中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无念是不起相对的念想、分别心。慧能认为,人心是活动的,也是需要活动的,念就是心的一种相。但念有净念与妄念之分,所谓无念,不是不起念,而是心不起虚妄分别的念想。无相是不具有相对的形相,不执取对象的相对相、差别相。无住是指没有任何住着、执着的心灵状态。在禅修中不起妄念、不作分别相,不执取任何对象,这三者是密切联系的,同为般若智慧的要求、作用和表现,其实质是强调从主客体空寂的基础上实现主客体合一,以实现精神的超越。这也是慧能提倡的禅修的根本方法——顿悟。

慧能的禅法提出“无念为宗”,但“无念”并不只是把空掉念头,因为若是有所谓某物的空掉,这已是相对的无,而不是“本来无一物”的绝对无。慧能的“无念为宗”是一种绝对无的无念,是心念对境之时,了知境的本性是空,心的本性也是空,从而不染不着,而又能以空为有用。因此,他并不以静坐敛心才算是禅,而是在一切时中行住坐卧、语默动静,皆可体会禅的境界。这就不同于北宗的教人静坐看心,以为那样将心境分为两截,不能契自心性而生智慧。他教人只从无念着手,并不限于静坐一途。这也是南宗禅法的特色所在,也是慧能《坛经》的主旨思想,对后来南宗思想起了很大的影响。

一、“无念”的含义

对于“无念”的表述,慧能说:“善知识,我此法门从上以来,顿渐皆立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1〕就是说无念、无住、无相是法门的宗旨、本体、根本。其实这三者都是一个意思,它们只是关于根本方法的不同表述而已。对于这个根本方法,慧能主要从无念的角度作了比较详细的阐述。

他认为无念就是“于念而不念”,亦即在念中而有不念,或者说无念是既有意念又没有意念。所谓不念或没有意念,是指内心没有关于任何对象的意念,用他的话说,这就叫做“于一切境上不染,名为无念。于自念上离境,不于法上生念”。〔2〕他认为迷惑之人总是意念着某种对象(境),于是便有种种邪见妄念,所以必须克服心中关于对象的意念;无念的“无”就意味着没有关于任何对象的意念妄想。所谓念或有意念,是指心中保持有从真心本性(即佛性)发出的作用,也就是说内心有一种纯粹的意识活动。所以他说:“若百物不思,念尽除却,一念断即死,别处受生。……若无有念,无念亦不立。”〔3〕就是说人的内心如果没有任何意念的话,那就形同死人,于是无念也就无从成立。在他看来,“为人本性,念念不住,前念、今念、后念,念念相续,无有断绝,若一念断绝,法身即离色身。”〔4〕人心本来就是念念不住的,如果一念断绝,人心便如同死灰枯木,那就谈不上何为无念的问题了。如此说来,无念并不是没有任何意念,而是既没有关于任何对象的意念,又有一种纯粹的意念。所以他说:“无者无何事,念者念何物?无者离二相诸尘劳;念者念真如本性。”〔5〕所谓“离二相诸尘劳”就是说没有对事物加以分别取舍的意识;所谓“念真如本性”并不是说把真实的本性(佛性)当作对象去加以攀缘意想,而是说从真实的本性发出一种纯粹的意识作用。因为在他看来,真心佛性与这种纯粹的意识之间并非主体和对象的关系,而是本体和作用的关系:“真如是念之体,念是真如之用。”〔6〕作用只是本体的功能或表现,而不是对本体的反映与内省。所以无念之念或作为无念的意念活动既不是对象意识,也不是通常所说的自我意识,而是一种与任何对象(包括外物和内心)都没有关系的纯粹意识。后来神会在解释无念时把真心佛性比作镜子,把纯粹的意识比作镜子的鉴照功能,认为镜子无论是否面对物象都具有鉴照的功能,无念的纯粹意识就是真心佛性发出的智慧光芒,它只是清净本性的表现,而与任何对象无关。慧能认为,如果能做到无念,那就是自己的意念体现自己的本性而不受对象物的牵制,那样即使有各种各样的感官活动也同样是自由自在的。所以说“真如自性起念,六根虽有见闻觉知,不染万境,而自性常自在”。〔7〕

“无念”一语,在佛教其他典籍中偶尔也用,集中加以发挥的是《大乘起信论》。《起信论》云:“心起者,无有初相可知,而言初相者即谓无念。是故一切众生不名为觉以从本来念念相续未曾离言,故说无始无明。若得无念者,则知心相生、住、异、灭,以无念等故。”〔8〕《起信论》将“无念”作为心体和最高境界的同义语,用以突出“心”的本然状态为“不动”的静态。在《起信论》中,“无念”是心体离言静寂,心相的流动迁流全不复存在的状态。《坛经》所言则与其相反,慧能认为,生命的本性就是念念不断的、如真的什么念都没有,“一念断即死,别处受生”。所以,劝人莫以“百物不思”为目标。同用“无念”一语,《坛经》变《起信论》的静寂义为心动义。因此,《坛经》中的“无念”属于心用的范围,它的标准定义是:“念而不念”,“于一切境上不染”。念是心之动,心所对的是境(法)。一般人于境上起念,如境顺于心思则起贪念,如境违逆其意念则起嗔心。这样的念是依境而起、随境而转的。这样的念是妄念,众生终日被境所驱使,不得自由与自在。所以《坛经》说“迷人于境上有念,念上便起邪见,一切尘劳妄念从此而生。”〔9〕因此,无念就是“于自念上离境,不于法上念生”,也就是不依境起,不依境转。“自性起念,虽即见闻觉知不染万境而常自在。”〔10〕“于自念上离境”,主体之心虽然还能听、能见、能思,但这种见、闻、觉、知却不受外境所染,不受外物的干扰。面对世俗世界而不受制于世俗世界,认识外境、内境而不对其产生执着,这就是“无念为宗”的实质所在。它无意于强行抑制主体的见闻觉知(认识活动),而是要人们把对外境的直觉感受完完全全转化成为内心的自觉体悟。《坛经》所使用的概念系统以自心(自性)为中心,并且以无相、无住、无念诠释心之体、相、用,从此悟入自性就可见性成佛。

二、无念禅法的体现与影响

慧能主张的“顿悟”思想,不但在理论上符合佛法本质,在实践上,也是一条直截心源的成佛途径。他所提出的“无念”、“无相”、“无住”的指导思想,改变了自达摩以来一贯静坐凝神的禅修方法,开拓了一条在日常生活中悟道成佛的新道路。他把“顿悟”的方法概括为:“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

所谓“无念”,并非清除意念,而是既不取善不取恶、不作清静想、不作成佛梦,但也绝不千方百计去排除各种念头,因为一旦有所系念就有所执着,就会被各种思虑所纠缠,而心中若是有“排除杂念”的想法,则又会迷执于“排除杂念”。所以“无念”绝非万念除尽,而是在缘境之时,心不染着,正如慧能所说:“于念而无念”。

所谓“无相”,并非宇宙万象山河大地都不存在了,也不是说就不要与外界接触了。而是说,宇宙山河大地幻有非真,行者接触外界时,不要执于表象,保持内心之空寂,正所谓:“于相而离相”。

“无住”,即不执着任何境界,不被任何境界所转,如中流砥柱,任尔波涛汹涌,我自屹立不动。这是对“无念”、“无相”的补充和总结,也是慧能禅法之根本所在,更是整个佛法之关键,所以慧能称之为“人之本性”。

“无念”、“无相”、“无住”是慧能围绕“顿悟”而展开的一种新的修行方法,三者其实一体,不可分割。慧能以“无念”为宗旨、“无相”为本体、“无住”为根本,三者同等重要。通过“无念”、“无相”、“无住”三者的合一,禅宗主张内不着空,外不着相,将“性”能于心用,即贯注于日用修行之中而显现心性大机大用,是为南宗禅活泼自在之禅风形成的深层原因。

将自心“三无”之旨归贯彻于日常事务及其修行活动之中,而不光停留于义理讨论,这是禅宗的特色。这种贯彻,在门风上表现为随缘任用,在心性思想上表现为对于“直心”的特别强调。“直心”一语出于《维摩诘经·佛国品》“直心是菩萨净土”。〔11〕僧肇对此解释说:“直心者,谓质直无谄,此心乃是万行之本。”〔12〕此经“菩萨品”说“直心是道场,无虚假故”,僧肇解释说:“直心者,谓内心真直,外无虚假,斯乃基万行之本,坦进道之场也。”〔13〕此中所言“直心”是指坦诚正直之心。《起信论》释“发心”时说:“一者直心,正念真如法故”,〔14〕亦即随顺真如实相之正念是也。《坛经》将“东山法门”之精髓“一行三昧”用“直心”释之:“一行三昧者,于一切时中行住坐卧,常行直心是。”〔15〕又引《净名经》云:

直心是道场,直心是净土。莫行心谄曲,口说法直,口说一行三昧,不行直心,非佛弟子。但行直心于一切法上无执着,名一行三昧。迷人着法相,执一行三昧,直心坐不动,除妄不起心,即是一行三昧。〔16〕

这里所言之“直心”是一种对任何事物无所爱恶、无所取舍的自然无为的立场和态度。从“三无”之旨出发,慧能以“但行直心”变“东山法门”之坐禅看心为随缘任用。慧能批评北宗静坐不动的禅法是障道因缘,他认为:“若言看心,心元是妄,妄如幻故,无所看也。若言看心,人性本净,为妄念故盖覆真如,离妄念本性净。不见自性本净,起心看净,却生净妄。”〔17〕看心看净的禅法,依慧能之见不仅不能使人解脱,反而成为使人着相执着的枷锁。《坛经》的这一理论,影响后世禅宗甚深且远,是禅宗随缘任用作风的根由。

慧能“无念”禅法对神会的思想产生了直接的影响。在神会的禅法体系中,“顿悟”解脱是目的,“无念”是达到“顿悟”的宗教实践方法。然而,因为“顿悟”是“顿见佛性”,“无念”是与所谓中道佛性相应的一种精神境界,所以两者又常相同,有时又把达到“无念”的境界当作宗教修行目标。神会的无念法门虽直接来源于慧能,但又有所发展,其主要表现在对“无念”作出了十分明确的解释。宗密在《禅源诸诠集都序》中曾就神会菏泽宗的禅法作了如下的重要概括:

诸法如梦,诸圣同说,故妄念本寂,尘境本空,空寂之心,灵知不昧。……若得善友开示,顿悟空寂之知,知且无念无形,谁为我相人相?觉诸相空,心自无念,念起即觉,觉之即无,修行妙门,唯在此也。故虽备修万行,唯以无念为宗。〔18〕

这里所说的“无念为宗”,是菏泽神会顿悟禅法的宗教实践宗旨。神会的无念法门基本上是对慧能思想的继承和发挥。他坚持慧能所说的“我自法门,从上已来,顿渐皆立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其中,“无念”是最根本的。所以,到了神会时,把“无相”、“无住”都归结于“无念为宗”。故神会顿悟禅所提出的所有的宗教实践全部都是以“无念为宗”为出发点的。对于“无念”,神会在《语录》中有许多具体的阐释。其中“见无念者,谓了自性”一句。意思是说,如果能达到“无念”的境界,就可以了悟“清净空寂”的“自性”。这里的“自性”究竟是指什么呢?下面看一看他的解释:

问:无者无何法?念者念何法?答:无者无有二法,念者唯念真如。……念者真如之用,真如者念之体。……若见无念者,虽具见闻觉知而常空寂。〔19〕

慧能、神会两师都在中道佛性的角度上解释无念法,即无者,离有无、善恶、烦恼菩提等二元相;念者,只念真如佛性。所以说,“无念者,于念而不念”。所谓“于念而不念”就是指“念而不念,不念而念”的中道正观。这是说,任心自念而不起妄念。人们在生活上依对象而念念生起有无、善恶等二相,是“妄念”,但修无念法者,顿了妄念无自性故,把妄念转变正念,是“无念”。也就是说,有正念而无妄念。这样作者可以实现“虽具见闻觉知而常空寂”。这就是在一念中体现中道佛性的宗教实践。如此,神会明确指出,无念是了悟中道实相,也即“见无念者,谓了自性”之义。

神会认为,在无念的中道正观之中,如心中没有有无、善恶、生死等二元的观念,自然也就无所取舍、好恶。所以,见无念者,也就是达到中道第一义谛的佛境界。那么,这种无念法在修行上该如何具体地实现呢?神会在《语录》中简要地说:“不作意即是无念”。〔20〕“作意”就是起心,起心就是执着,执着就是忘心。“不作意”不是什么都不作,而是不起心去执着二相境界。“不作意”就是无所得的无念,神会在此进一步提出,执着“无作意”也是边见。因此,不作意而无不作意,才是正念,也就是真正的无念。这与“中道亦不中”完全相同。所以说,“有无双遣中道(亦)亡者,即是无念。”〔21〕这里“中道亦不中”的含义是指中道义不是理论体系而是宗教实践行。在此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神会所说的“无念为宗”的说法强调人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实践般若波罗蜜行之中道行。

“无念”思想特色表现在定慧修持上,慧能反对传统的“以禅发慧”的主张,即通过坐禅观想来制服情欲,断除烦恼,引发智慧,目的是最后达到解脱。他认为,定慧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就好像灯与光的关系那样,两者是不可分的。他说定是慧的“体”,慧是定的“用”。当觉悟自性的时候,慧本身就是定,此时没有慧之外的定;同样,当修定的时候,慧就在定,没有定之外的慧。慧能实际是借批评“定慧各别”来反对口说佛教义理而不认真实践的现象,说“作此见者,法有二相:口说善(指慧),心不善(指定),慧定不等”。〔22〕如果做到心口一致,也就做到了“定慧即等”。

按照“无念”的精神,修行者是否一定要依照固定的程式进行坐禅呢?当然不是。不论是出家还是在家,只要直探心源,自修自悟,对一切没有执着,那么,任何时候,无论是行住,还是坐卧,都可以看作是坐禅。他对禅定作出新的定义,说:“外于一切境界上,念不起为坐,见本性不乱为禅。何名为禅定?外离相曰禅,内不乱曰定。”〔23〕可见,“坐”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坐”(打坐,结跏趺坐),而是“念不起”,亦即不起杂念、妄念;“禅”不是原来意义上的“禅”(禅定,静心思维),而是“见本性不乱”(“见”,意为显现,与本性相应),意即坚持清静自性不受外界干扰。“念不起”和“见本性不乱”或“内不乱”,皆是特种精神境界,无非是相信自己本具清净佛性,即心是佛,不受周围环境和任何事物的影响。

神会基于“定慧等持”思想,进而提出把“定慧等持”付诸于顿悟禅的实践行。他不同意传统禅法和北宗禅法的“先定后慧,以定发慧”的理论,而主张“定慧不二”。所以,神会不仅认定是“即慧之时即是定,即定之时即是慧”。而且强调“即慧之时无有慧,即定之时无有定”。〔24〕这更加突出了定慧不可修、无可求的般若中道思想。这样,“念不起,空无所有”为定慧等,实际上是以智慧摄禅定,即以不修禅定为禅定,禅定于整个日常生活之中。所谓“今言坐者,念不起为坐;今言禅者,见本性为禅”,〔25〕是把做到“念不起”(无念)、“见本性”看作坐禅。既然如此,修持无念禅法是不需要脱离现实生活的,也没有特定的形式化、定型化的规范。他认为,禅定是“念而无念”,智慧则是“无念而念”。这样的“禅定”其实是符合般若波罗蜜的“空无所有”,即“无所住”思想的实修。

三、“无念”思想在我们修学中的运用

从上对“无念”的表述,我们得知,无念并不是离念,离念是压制正常的心理活动。无念并不刻意清除意念,而是“于自念上离境,不于法上念生”,不依境起,不随法生,也即是自性之念,念而无念。因为一旦有所系念就有所执着,就会被各种思虑所纠缠,即使心中有一个“排除杂念”的念头,同样是有所执着,从而引起种种思虑、不安。无念不是要求人们逃离现实生活之外去闭目塞听,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念,而是照样生活在现实的社会中,但要求对任何事物都不产生贪取或舍弃的念头,没有执意的是非善恶的观念,所谓“即见闻觉知,不染万境”。无念所要否定的是把事物的两个方面看作绝对对立的见解,并不是连真如本性也不念;这种念是以真如本性为体的。如果认为无念就是取消一切思虑,那么,“一念断即死”,此时的“法身”(相当于“神明”,指灵魂)就离开身体。

无念是相对于认识的主体而言的。念就是能认识的心,无念就是我们的心在缘境的时候不起分别。无念并不是说像木头石头一样没有任何反应,而是有反应而无分别,这就是无念。知一切法,心不染着,就像《金刚经》里所说的“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26〕或者说“应生无所住心”,这就是无念。无念就是我们这个意识再没有世俗异想分别,符合于真如之念。圭峰大师在《禅源诸诠集都序》里面讲到,如果我们了解外在一切相的空性,那么我们的内心自然就没有分别,自然就无念。而且“念起即觉,觉之即无,此即修行之妙法,故虽备修万行,而以无念为宗”。〔27〕这就是说,我们在修一切法门的时候不要有能所分别之心,而要时时刻刻把握自己无分别的心态。假如我们真正处于与真如冥符这样的一种心态,那么我们时时刻刻就住在禅定中。修一切法时不起法相,不起修相,做到三轮体空,这就是无念。

我们在日常的修学中,总觉得修行难,找不到下手处,无有是处,无法与大道相应。妄念时时侵扰着我们的内心,无法宁静。于是在寂静处安坐,远离烦忧,让心止于一处,但这终究不是究竟的方法,当我们在寂静处出来,对着各种境界与人事,马上又是烦恼重重,稍不如意,就无名火冒出,怪道场不清净。其实不知我们的习气是根深蒂固的,不能靠石头压草式的方法去除。心是要靠久久训练的,在座上只是培养一个相似境,而要使这个相似境能起作用,只能在现实的修行生活中去造就。真如不是缘起法,但不离缘起法;真如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其实我们要想建立一个清净,就会执于净相,所建立的都是妄想,故不除妄想不求真,于妄想处着手,用不生不灭来对待一切顺违的境界,当放下身心时,空性就扩展开来。所以,不要感觉到妄想是罪恶,不必刻意地断它。本来毕竟空性,不能建立任何知见,若论佛法,一切现成,从来没有离开我们的见闻觉知,关键在于妙用。如果想遣除它,遣之又遣,还是有量的存在;若念起不住,不随之流浪不停,即为无念,不是压念不起,亦不是将一念不生的时间拉长为无念。只有身心契入本来,就是无碍自在。如云彩在虚空中倏忽飘散,但不会妨碍虚空,内心的挂碍是多余的,起心动念没有关系,而在于念念无相。我们眼见的一切相,在见相当下就与绝对的本体相应,不是刻意地保持不动,刻意的控制就是无明。身心清净即是实相,这样,“我自无心于万物,何妨万物常围绕”。如此乃真修行也!

可见,无念为宗,其实包括了无相为体,无住为本。无念并不是说要断绝念头,要离去念头,没有了念,也就意味着死去。禅宗不是拒绝意识活动,而是要超越意识活动,要离境离染,要念念真如本性。不要有爱憎、执着,蔽于境。强调的是真心发露,如此才是无念。而无相为体,无相就是不注重相,名字概念是相,桌子是相,但我们不能停留在相的阶段,不要被相所蒙蔽,而是要超越它,这存在一个修行的问题。佛教中的戒律实际上是外在的,我们不要被它所束缚,要自然去做,不违背它即可。无住为本,无住就是不要停留,不要中断。每一个都有佛性的觉悟,但不是很容易达到,应该空去色身,这样才是无住。平时应缘接物,须“于事无心,于心无事”。就是做事之时无第二念,既无患得患失之心,亦无毁誉成败之念。事情做过了之后心中毫无挂碍,如未做过一样。而不是逃避事情,死住在无事匣里。

所以,证见本性后,所有妄心、妄想、妄念皆化为真心的妙用。妙用与妄作的分别即在“有住”与“不住”之间,住即妙用化为妄作,不住即妄作摄为妙用。这样,念念都在当下,念念都成无念,念念都不住色声香味触法。所谓无念,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无住的意思。念念无念,就是念念无住。若能做到念念无住,即可达到一念万年、万年一念。

慧能明确地规定自己禅法是“立无念为宗”。所说的“无念”不是要求人们离群索居,闭目塞听,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念,而是照常生活在现实的社会环境之中,照常从事各种活动,只是要求对任何事物、任何对象都不产生贪取或舍弃的念头,没有执意的好恶、美丑的观念。是任运而随缘,随缘而不变,物来而不拒,物去而不留,毫不造作,自在而行。

我们在修学中若能从无念着手,重在“但行直心,不着法相”,将“无念”的原则贯彻于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在行住坐卧中去体味,即是“一行三昧”,那就是“一念相应,顿超凡圣。无不能无,有不能有。行住坐卧,心不动摇,一切时中,空无所得”。〔28〕并把这种思想运用到禅修和弘法利生当中,运用到我们的做人做事当中。如果一切都能够以“无念”为宗旨,以“无相”、“无住”来指导,那么我们的人生与社会就会充满和乐、安详,我们的僧团就会清净。因为一颗久经训练了的心,远离了偏执,远离了片面性,远离了种种的人我是非,使我们真正处在一个和乐温馨的大家庭当中,那样就是人间净土的实现。这也是慧能南宗的精神实质所在。

〔1〕敦煌本《六祖坛经》,《大正藏》第48册,第338页下。

〔2〕同上。

〔3〕同上。

〔4〕同上。

〔5〕同上。

〔6〕同上。

〔7〕《六祖法宝坛经·定慧品第四》,《大正藏》第48册,第353页中。

〔8〕《大正藏》卷三二,第576页中下。

〔9〕敦煌本《六祖坛经》,《大正藏》第48册,第338页下。

〔10〕同上。

〔11〕《维摩诘所说经》卷上,《大正藏》第14册,第538页中。

〔12〕《注维摩诘经》卷一,《大正藏》第38册,第335页中。

〔13〕《注维摩诘经》卷四,《大正藏》第38册,第363页下。

〔14〕《大正藏》第32册,第580页下。

〔15〕《大正藏》第48册,第338页中。

〔16〕《六祖法宝坛经》,《大正藏》第48册,第352页下。

〔17〕敦煌本《坛经》,《大正藏》第48册,第338页下。

〔18〕《大正藏》第48册,第402-403页上。

〔19〕《南阳和尚问答杂征义》巴黎本,杨曾文编校:《神会禅话录》,中华书局1996年版,第79页。

〔20〕《南阳和尚顿教解脱禅门直了性坛语》,同上,《神会禅话录》第12页。

〔21〕《南阳和尚问答杂征义》巴黎本,《神会禅话录》第97页。

〔22〕敦煌本《坛经》,《大正藏》第48册,第338页中。

〔23〕同上,第339页上。

〔24〕《南阳和尚顿教解脱禅门直了性坛语》,《神会禅话录》第11页。

〔25〕《菩提达摩南宗定是非论》,《神会禅话录》第31页。

〔26〕《大正藏》第8册,第749页下。

〔27〕《大正藏》第48册,第403页下。

〔28〕《顿悟无生般若颂》,《神会和尚禅话录》第51页。

本文来源:网易佛学 作者:中国佛教禅宗网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