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白岩松:远看是佛 近看是爱

2014-12-17 10:20:48.0 
0

他突然体悟到,上人一路走来也是备受磨难,自是比任何人都能体会;而“越磨越亮”的比喻并非对任何不公不义都隐忍,而是在社会的法律、制度和公义之下,医师能不被医疗纠纷或伤医事件击溃救人的热忱,而能将行医之路作为打磨自我,打造自己的内心成为佛心。

白岩松:远看是佛 近看是爱

白岩松与证严法师

白岩松:远看是佛 近看是爱


白岩松

中国大陆知名电视制作人与主持人白岩松,受慈济发言人何日生邀请,于2014年9月8日上午在台湾慈济静思堂,罕见地与听众分享了他与慈济、佛法的因缘,以及对医疗独特的见解。

“佛陀,就是医治人心的大医王”、“远看是佛、近看是爱”等讲话内容,让人耳目一新。

白岩松在2005年第一次采访证严上人,也是大陆第一次对慈济以及人间佛教深入的报导;而长期在做医疗节目与采访的白岩松,也是大陆救难紧急医疗协会副会长、医师道德委员会委员,对大陆以及各地医疗现况了解相当深入。

白岩松以“远看是佛、近看是爱”诠释他对慈济的印象,更以“近看是医生、远看是佛”赞许所有人医会的成员,赞叹他们在医疗困难的年代,能仍把心中的佛打磨出来,让悲悯之心如月光一般帮助众生的身心获得希望。

白岩松一开场就以美国首位分离结核杆菌特鲁多医师的墓志铭——“偶而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在抚慰”来阐述,特鲁多自己是医师,却也是一位结核病患者,当医疗的技术和极限无法治愈他时,特鲁多到乡间的湖畔想要了却残生,却因为自然的放松与身心的抚慰而痊愈,让他成为第一个分离出结核杆菌的医师,也让他体会到,医师到底是治疗病人、还是抚慰病人?

白岩松举出最新的数据,全世界每四十秒就有一人自杀,每年全世界超过八十万人死于自杀,远远超过每年因灾祸与战争的死亡人数总和,因此这个世界最需要治愈的,不是身体的疾病,而是人心。

世界各地慈济志工、人医会成员在做的,其实就是医治人心、抚慰的工作;而佛陀,就是医治人心的大医王。白岩松说,何日生整理证严上人思想体现的书《一念间》在大陆出版时,请他作序。

他阅读后悟出了对慈济的这层认识,而透过对医疗的认识,他也引申出医师“近看是医生、远看是佛”,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职业像医生这样,介于凡人与佛之间。

可惜的是,暴力伤医事件、医疗纠纷近几年不论在台湾或大陆都频繁发生,严重打击医疗尊严与士气,也造成许多优秀的年轻人不愿行医。

白岩松说,医师看病救人,却还被攻击,甚至有时候网络或社会的支持似乎还站在施暴者的一方,他也为医师受这么多折磨委屈不平而询问证严上人,结果证严上人回复他:“被磨才会发亮,钻石也是磨出来的。”一席话让他豁然开朗。

他突然体悟到,上人一路走来也是备受磨难,自是比任何人都能体会;而“越磨越亮”的比喻并非对任何不公不义都隐忍,而是在社会的法律、制度和公义之下,医师能不被医疗纠纷或伤医事件击溃救人的热忱,而能将行医之路作为打磨自我,打造自己的内心成为佛心。

白岩松生长在大陆最北边靠近苏俄的呼伦贝尔小村子盟海拉尔,非常偏远,生病了都要到大城市去治疗。那时,北京的报纸送到村子要三天的时间,看到时都已经是旧闻了,却没想到他长大后成为新闻主播。

四十年前,他的父亲才三十岁,经常咳血,母亲请父亲去天津找大医院检查,父亲也是拖到把所有公事都办完了才去就医,结果检查之后发现是癌症,当医师知到他是一个人来就医时,不敢告诉他真正的病情,只是请父亲一定要住院。

但是不知道严重性的父亲拿出火车票,告诉医师他很忙,准备晚上就坐车回家,然后趁着这位医师去找帮手来劝他住院时,偷偷溜走了。细心的医师记住了父亲的乘车班次,在他的父亲上火车前,搭着救护车赶到车站,靠着站长广播寻人,接回了这位他放心不下的病人。

白岩松说,虽然两年后,父亲仍然去世了,但是当他多年后大学毕业准备要到外地工作的前夕,母亲告诉他这个故事,并且没有遗憾的说,如果现在遇到当时那位医生、加上现代的医疗技术,父亲的病很有可能是可以治愈的。

他看着母亲的表情,感受到这位到车站接回父亲的医师是全世界最成功的医师,因为他不但医治了这个家庭,也跨越时间岁月,医治了他,这个已经长大的孩子,他将永远记得那个温暖的夜晚,也会继续将这个医师与这个温暖的故事传给自己的孩子,疗愈一代又一代。

白岩松对证严上人“越磨越亮”的指点体悟甚深,也与他艰苦坎坷的人生经历有关。1993年,中央电视台推出《东方时空》,白岩松便跑去兼职做策划。

制片人见他思维敏捷、语言犀利,便让他试试做主持人。但由于白岩松不是学播音出身,经常发音不准,读错字。当时,台里规定主持人念错一个字罚50元。有一个月,白岩松被罚光了工资,还倒欠栏目组几十块钱。

当时,白岩松从《中国广播报》借调到中央电视台,如果不能胜任就要被退回去。那段时间,他的神经就像拉得满满的弓,“有连续四五个月的时间,一分钟都睡不着,天天琢磨着自杀,不想活了。因为不愿意说话,妻子在我身边,我们俩也只用笔交流。”在妻子朱宏钧的鼓励下,白岩松每天刻苦练习普通话,还在嘴里含块石头练习绕口令。“我用了两年的时间,由睡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慢慢把心态调整过来。

现在回头看,那是我特别重要的一次成长,突然看淡了很多事。”白岩松说。

终于,白岩松练出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加上机敏和语言犀利的天生优势,他在栏目组站稳了脚跟。两年后,白岩松获得了“金话筒”奖,也正式调入了中央电视台,从此展开了不一样的名嘴人生。

                                                          (来源:大公网)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0人参与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